第一章 十六个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夜幕低垂。

李雍正站在一个黑暗的走廊上,他身边则是一群身着黑衣的男人,而他面前,则是一个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男人。

“李院长。”李雍身旁,一个叼着香烟的中年男子说:“我以前说过,凡是你有所求,我绝对不会推辞!咱们出来混的,讲究的就是一个义字。这点,你也很清楚吧?希望我们以后,一直合作愉快呢。”

“一定的。”李雍说到这,走了几步,来到那被打得半死的男人面前,蹲下身子,盯着他说道:“那么,这一次,是第几个了?”

“嗯……第十个了。”

“好的。钱我会继续汇款到你的账户上去,今后你们的任何要求我也会答应。新建立的分院,我会在那里帮你们贮藏贩卖的毒品。那么……”

看向那个男人,李雍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轻轻说了一句:“杀了他。”

第十个了。李雍感受着这种感觉,就算是杀死了第十个人,也是没有多少区别的。

杨景蕙的死,确实给了他很大冲击。但是已经无所谓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死去多少人,哪怕2012真的是世界末曰,他也要继续进行下去。任何要阻拦他的人,他就会将其铲除。无论是谁。

只要,青璃可以活过来,只要她可以活过来,就算拿这个世界所有人类的生命来当代价,他都做得出来。

只要能实现这个目的,他没有做不出来的事情。

“不,不要杀我!”男人支撑着地面,恐惧地看着李雍,把头摇得犹如拨浪鼓一般,大喊道:“求你,求你别杀了我!”

“杀了他。”李雍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道。

于是,那个抽烟的男人,取出一把大砍刀,走到那男人面前,两名黑衣人将他死死按住。男人撕心裂肺地拼命求救,但那大砍刀还是迅速砍下,收割了他的生命!

李雍此时却是有些心烦意乱。

杨景蕙离奇惨死,让李雍感觉到陷入了一场噩梦中。他越来越确定,她的死,是自己所进行的实验造成的。难道,被自己杀死的某个人,化为厉鬼杀死了杨景蕙吗?再加上因为杨景蕙的死,还在接受警方调查,他本打算最近收敛一点的。可是,仔细思索,他还是决定铤而走险。已经到第十个人了,他不能够半途而废。

要杀的人,还有六个。

一个小时后,李雍已经来到了他在市区秘密购买的另外一座别墅内。这个别墅的存在,只有他本人知道,杨景蕙也丝毫不知晓。

“只是杀到了第十个人而已,就那么愁眉苦脸的吗?”

宽敞的客厅内,阿馨坐在李雍的对面。二人之间的桌子上,都摆着一杯红酒。那红酒的颜色,简直犹如血一般鲜红。

“你好像,调查了不少事情呢。”阿馨的手缓缓伸出,拿起了酒杯,品尝了一口,说:“不错啊,这红酒……”

“那是1980年的伊索瑟。酒窖里面还有更多好酒,随便你取用。”李雍也是端起了酒杯,说道:“不过你刚才的话听起来,好像你杀过的人很多一样?”

“很多哦,”阿馨抿嘴微笑着说:“我和主人认识后杀的人,基本都是为了让主人能够尽心解剖尸体。”

“我调查过你,冷馨。”李雍冷冷地说道:“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受到继父的暴虐姓侵,长达十二年之久,当时也将你囚禁过很长一段时间,并且以杀死你威胁让你无法报警。对你进行了强烈的洗脑调教,把你当做奴隶一般对待,仅仅只是发泄欲望的工具罢了。直到你继父发生交通事故去世后,你才获得自由。但是,长达十二年受到虐待导致你心理受到扭曲,反而变为真正的受虐狂。因为你习惯了那样的生活,最后把那当做了生活的全部。直到现在为止也是如此,完全漠视人命,以受到虐待为乐,并且只有通过[***]的方式才能够正常地和异姓发生姓关系。”

“嗯,了解得满清楚的嘛。”

“慕容蜃这个男人我也调查过,他的父亲慕容文,在慕容蜃出生后不久,妻子就去世了。但是却将妻子的尸体用防腐剂保存埋在地下室,甚至还多次和死去的尸体发生关系,让慕容蜃小时候也长期接触死去的母亲,导致他产生出强烈的恋尸癖,以及对和死亡有关的所有事物的爱恋。最让人感觉到胆寒的是,慕容蜃因为模仿父亲的行为,也多次在小时候和母亲的尸体发生关系。后来他父亲私藏尸体的事情被发现后,慕容蜃决定成为法医。他对蒲深雨的[***]血脉如此感兴趣,也是因为幼年和母亲尸体发生关系的缘故,导致心理扭曲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们两个因为有共同的病态需求和爱好,所以才在一起了。”

“好厉害哦,你都查出来了。没错,主人很喜欢和尸体发生关系,不过后来主人发现解剖活人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啊,总之就是这样啦。我很爱主人呢,因为他都会对我非常好,非常好……”

冷馨这种极度变态的人,却很对李雍的胃口。因为他不需要花费心思说服对方放弃道德上的罪恶感,更可以绝对信任对方。这省去了他不少事情,在他看来,“道德”不过是人类虚伪的外衣罢了,这些变态和正常人的区别不过是完全脱掉了这层外衣罢了。

“以后你要记住,”李雍正色道:“我是你新的‘主人’。只要你服从我,那么我也不会亏待你。”

“不过,你老婆刚死吧?警察现在还在调查你?”

“我有不在场证明,怕什么。”李雍却是怡然自得道:“怎么了?你问这些做什么?”

杨景蕙的死,给李雍带来巨大冲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妻子居然会死得那么惨。毕竟多年夫妻,感情还是有的,他此刻也是相当难受。可是无论如何,这个实验,也是要继续进行下去的。毕竟,现在没有任何事情,比这个实验更加重要。

如果李隐现在在这里,恐怕他会不顾一切也要这个恶魔父亲拼命。李雍这个男人,没有心,没有血,没有人姓,没有感情。对于青璃,他的感情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占有欲,是近乎变态的占有欲。

本质来说,他和慕容蜃是同一类人。

“这个世界上,只有青璃对我而言是有价值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端着那红酒杯,李雍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只要可以让她复活,只要可以把她的灵魂从地狱中带回来,我什么也可以做。”

说到这,他放下了酒杯。

“目前,要杀的人,还有六个。”

就在这时候,忽然二人听到了什么声音。

“咚!”

“咚!”

“咚!”

那声音在这寂静的房间不断回响起来,让李雍和阿馨都是凝神起来,然后朝着某个方向看去。只见在客厅的门口。门,微微打开了一道缝隙,接着,一只血淋淋的手,缓缓伸入!然后,是一颗被浓密头发覆盖住的头颅,从门缝中伸出来!

李雍和阿馨都是站起来,死死盯着那颗头颅!

然后,那头颅只是伸出了一半左右,便无法继续伸出。接着,那头颅就慢慢往后挪去,手也伸了回去,门,也自动关上了。

“果然失败了。”李雍却是没露出任何恐惧的神色,说道:“算了,反正是预料之中的事情。还不够。还要杀死,剩下的人……”

当初,他就听阿馨说出,有可能让嬴青璃复活的方法。

以前,慕容蜃通过深雨的预知画,得知了公寓住户执行过的某个血字相关的诅咒。就是……这栋别墅。因为长期的闹鬼传闻而一直无人问津,房价再怎么下降也没有人买。房子的前主人,就是慕容蜃。慕容蜃死后,现在的主人,是李雍。

拿着事先拟定的杀戮名单,李雍露出了残忍的神色。

只有杀死这些人,才能够让青璃活过来。

当初公寓血字特别说明,如果在这座别墅的地下室的墙壁上,用血写下死者的名字,然后将那个死者,在死前二十四小时内,曾经和她见过面超过一小时的人全部杀死,就能够让死者重新回归这个世界。

嬴青璃在临死以前曾经见面超过二十四小时的人,他已经全部查出,一共有十六人。

如今,已经杀死了十个。现在,他已经开始策划杀死接下来六个人了。

“说起来……”阿馨狞笑着露出一个表情来说道:“我当初看到你在杀戮名单上写上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还真是很吃惊呢。”

“只要可以让青璃复活,杀死谁我都无所谓。”李雍又喝了一口红酒,抹了抹嘴,说道:“包括我自己在内。”

而说到这里,不知何时,李雍的手上多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赫然……就是子夜!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阿馨继续问:“要杀的话,其实机会很多吧?”

“不急。”李雍的手紧握着红酒杯,说道:“反正,如你所说,要杀,随时都可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