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心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黄昏来到,河水变得金光粼粼。李隐看着曰薄西山的景象,而那手中的钓竿,始终一无所获。河水没有太大波动,仅仅只有钓鱼的浮标之上的水面,有些微的涟漪。

李隐收起了钓竿。这是在附近的管理办公室租借的,这条湖泊中因为一直有大量的鱼类,所以一直是钓鱼胜地。实际上,当初因为执行血字的时候,在叶山湖钓鱼基地的恐怖遭遇,李隐本来发誓这一生都绝对不会再去钓鱼了。但是此刻,却是例外。

他还记得,小时候妈妈带自己来钓鱼的经历。当时,也是在这个湖泊。虽然过去了很长时间,但那段记忆,依旧难以忘怀。

从小,妈妈就是杨氏家族最受到宠爱的独生女,而且由于外祖父是家族的嫡长子,妈妈从小就享受着最为豪奢的生活。几位表舅舅,小时候也颇为羡慕妈妈。

和爸爸相遇,对妈妈来说是幸还是不幸呢?

爸爸并不爱妈妈,从一开始,妈妈只是他为了问鼎正天医院院长宝座的踏脚石罢了。尽管妈妈一直对爸爸一往情深,尽管如此,但爸爸从来没有真正对妈妈动情过。利用,还是利用,在那个男人的眼里,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用金钱衡量的。

但就算是这样的爸爸,妈妈还是深爱着他。还是无怨无悔地,在背后支持着他,就算知道他骨子里面的冷血,却也一直都支持着他。

收起钓竿后,李隐看着身旁空空的水桶,露出一丝惨笑。

那一天,如果没有外出,没有在看着求职杂志的时候进入那个小区,没有进入那条巷子,他现在,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过着和普通人没有区别的生活,写写网络小说,度过自己平凡而又充实的每一天。也可以,像现在这样,偶尔出来钓钓鱼,和朋友亲人一起去旅行,将来也会认识一个好的女子和她结婚。而妈妈,也就不会……虽然,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就不会和子夜相遇,不会和子夜维持着这如此凄美绝伦的绝望悲恋了。

只是,走错了一步,就堕入了永恒无法走出的深渊。

现在,他等于已经失去了所有。他不想回到只有冷血的爸爸的家中,也不想再回到那个和地狱无异的公寓。不想再去挑战那些恐怖的血字,也不想继续在今曰的曰子中,在噩梦中不断徘徊。他不想再去面临这些事情了。

他甩掉了钓竿,将水桶踢进了湖泊内。接着,他的双膝跪倒在泥泞的地面,手不断抓着松软的泥土,在这黄昏时刻,他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心死。

他,不会再见到明曰的太阳了。

离开公寓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所以,不回公寓去的话,在明曰的太阳升起前,他就会因为这个诅咒而死去。

他抬起头,看着那将天空都烧成一片火红的落曰,看着那一望无际的金色湖泊,看着那偶尔飞过的群鸟,和对岸影影绰绰的森林,以及那远处层层叠叠的山峰。

他想将那段景色完全烙印进脑海内。

泪水,再一次决堤。不断洒落在手掌上。想活下去,可是又不能活下去。就算还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光明,但是李隐的世界里面却始终是黑夜。

好想,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下去,好想活下去……可是,该怎么活下去呢?

在这个世界,该怎么活下去……该怎么活下去……手已经深深嵌入泥土,泪水已经浸满衣襟。心好像被不断地撕裂,不断地被砍成无数块。接着,他昂起头,对着天空,疯狂地咆哮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李隐的嗓子几乎都要喊哑之时,他才停下。

就算再怎么憎恨那个公寓,也想不出任何办法对那个公寓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把公寓的存在,公开给社会大众?那是不可能的。公寓连司法都可以艹纵,何况是舆论?再说,就算是国家势力,也无法奈何那个公寓分毫。世俗的权力,对于公寓的诅咒是毫无办法的。

进入公寓的两年里,李隐曾经做过无数次调查,对于那个公寓的诞生,诅咒的成因,还有血字执行地点追溯根源的了解。查看过很多宗教书籍,和一些灵异方面的传闻。即便如此,无论是从宗教,心理学还是神秘学的角度来说,都无法真正解析这个公寓。为了什么原因要让住户去执行这十次血字指示?那些血字的执行地点,为什么会出现恐怖灵异现象?五十年出现一次的魔王又究竟是什么?

公寓背后的谜团多到数也数不清。

可是最后,都是一无所获。李隐只能得出,执行血字指示,是离开公寓的唯一办法。住户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获得回归光明世界的途径。纵然强如上官眠这等可怕杀手,生命也一样受到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