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李隐最后的四十八小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翌曰。

今天,是例行的住户血字研讨会议。会议地点照例在底楼大厅举行,此次住户们大量聚集后,却发现,楼长李隐却是姗姗来迟。

当银夜,银羽二人进入404室的时候,却只看到子夜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地板上。她的手上,抓着一张纸。

“他走了……”

子夜眼神呆滞地坐在地板上,嗫嚅着嘴唇说:“他走了,他……”

“怎么回事?”银夜立即冲过来,抓过那张纸,上面写着:“我走了。不用找我,也不可能找得到我了。我,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我永远也不会回到这个公寓来了。”

“开,开什么玩笑?”银夜的手剧烈颤抖着,抓着子夜的衣领就大吼道:“你不是该好好看着他吗?李隐现在,到底该有多痛苦,多绝望?就算可以离开这个公寓,他的母亲也永远无法回来了!他……”

子夜却是什么都不再说了。眼角,一滴泪悄然洒下,滴落在地板上。

“昨天他对我说,他对我说……要和我一起去死。他还说,他抹掉了自己三次血字的代价,换回了我的生命,否则我在送信的那次血字就已经死了。那次血字,我本来应该已经死了的。所以,他说,让我们,一起死吧。”

“你,你说什么?什么抹掉三次血字?这是怎么回事?”银夜听到这句话顿时变了脸色,立即追问道:“这是怎么做到的?你那次能够回归公寓,果然是别有原因的吗?”

“我没有答应他。我对他说,我们还有魔王级血字这个希望,就算是很飘渺的希望,但是我们也可以一起回到光明的世界去的。我们……可以从这个地狱公寓逃出去的。”

“所以他决定抛下我一个人去死。”

“他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用这种方式,从这个公寓的控制和诅咒中逃脱。这唯一的方式……”

唯一的方式……李隐此时,正坐在一辆巴士上。

该去什么地方呢?结束自己生命的场所,可以选择哪里呢?死之前,可以做什么事情呢?当然,他只有四十八小时的时间,可以做这些事情。

四十八小时后,他就会被影子诅咒杀死。至少,李隐不想死在自己的影子中。

很多事情都开始回忆了起来。

大学时代,和弥真,汐月等人的美好回忆;毕业后因为和父亲的理念不合而外出租房,开始创作网络军事小说;进入公寓,认识了连城,可欣,唐医生,夏渊,银夜,银羽等人。然后,在第四次血字执行完毕后,认识了子夜。

和子夜的邂逅可以说是他一生最美好的事情。虽然,是在那公寓中,和子夜度过了这不到一年的短暂时光。但是,和子夜共同执行的血字,和子夜有过的誓言,对子夜的爱,他都不会忘记。

一直以来,他都呆滞地坐着,始终目不斜视。也不知道,该在什么地方下车。坐这部巴士用的是正常的交通卡,他没有带出属于那公寓的丝毫东西。他只是希望死的时候,可以和那个公寓彻底脱离关系。

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现在,他已经完全确定,母亲是死在血字的手中。杀死她的,多半是王绍杰或者薛龙等人的鬼魂。这是目前最为合理的解释了。

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到了终点站。

周围的人都纷纷起身,只有李隐却还独自坐着。直到有人提醒他,他才起身下车。只是,仿佛失去魂魄的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

下车的站点,是在K市的真松区。不知不觉,来到了那么远的地方。

他抬起脚步,缓缓走动着。现在是五月下旬,天气已经有些炎热了。阳光照耀下,地面上,李隐的影子清晰可见。

那道黑暗的影子,却比任何鬼魂都来得可怕。

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这受到公寓诅咒的影子摆脱。

他已经将手机丢掉了,他不会让任何住户找到他。和公寓有关的任何事情,他都不想再去了解了。

就这样结束吧。

就这样把一切都结束掉吧。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转眼,已经到了中午。李隐,还是毫无所踪。子夜给李雍打去过电话,但是李雍显然对此也是毫不知情。

于是住户们立即选择了报警。无论如何,现在李隐的情况非常危险。公寓大多数的住户,都不希望李隐死去。毕竟,一旦李隐死了,那么就失去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智者。

大家,多数是出于利己的心态,希望李隐不要死。而且,作为公寓现在的精神支柱,没有人希望李隐死去。

当然,如果四十八小时后他不回到公寓来的话,那么他是否自杀都没有区别了。

李隐选择了这条道路。

时间,一点点过去……下午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一直到晚上,李隐都没有回来。大厅一直有住户们轮流守候着,可是都没有看到李隐回来过。

“楼长真的想死吗?”

“就算是母亲死了,也不至于就想自杀吧?”

“我听说,好像楼长母亲的死,也和公寓有关系?”

而子夜,银夜等人,则是去了所有李隐有可能去的地方。而也因为如此,他们还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弥真也失踪了。

当时联络了心湖后得知,弥真已经搬出去住,接着就在执行王绍杰索魂的那次血字的晚上,她打了电话给心湖,接着,就失踪了。到现在为止,都找不到她。而当听说李隐也是失踪了的时候,心湖甚至还认为是不是弥真和李隐的失踪有什么关系?

接着……当他们和严琅夫妇接触后,却是获悉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消息。

“李隐……失踪了?怎么会,正好弥真也失踪了!”

客厅内,汐月帮银夜等人泡好了茶,坐下来问道:“那么,是和那个公寓有关系吗?”

“是,”子夜此时已经满是泪痕:“我好担心他,他现在,会怎么样呢?你们有想到什么吗?毕竟当初你们是大学同学,有想到他会去什么地方吗?我也问过他父亲了,可是也不知道。”

“这……”汐月看了看严琅,然后,似乎是下定决心似的,说道:“虽然不知道李隐母亲的死是怎么回事,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和弥真有关系。”

“什么意思?”银羽立即追问:“弥真,和李隐母亲的死有什么关系?”

“不,我也只是猜测。弥真身上,也受到了一个诅咒。你们也许不知道,你们所生活的那个公寓,以前,弥真也在那里居住过。”

这句话一出,客厅内的子夜,银夜,银羽三个人,都是陷入极度寂静中。尤其是子夜,她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半天才说:“你们,你们是说……她曾经在公寓居住过?那么,她度过了十次血字吗?”

“嗯,差不多吧……只是,第十次血字,她并没有完全度过,但是,已经符合条件可以离开公寓了。这几年来,她一直承受着第十次血字的诅咒,而至今她都找不出第十次血字的生路。如果,她和李隐的母亲接触过后,也许,李隐的母亲也受到第十次血字的诅咒影响……其实我也是猜的,应该不会是这样吧。”

“详细地说明一下!”银夜此时立即冲到汐月面前,喘着粗气说:“把楚弥真的事情,全部告诉我!哪怕一个细节也不要漏掉!”

第二曰。

李隐还是没有回来。

尽管报了警,李雍也是通过他的人脉搜寻李隐的踪迹,可是,李隐还是不知所踪。只要四十八小时一到,那么,李隐就彻底完了。到时候就算他想活,也没有活下来的机会了。

公寓内。

银夜和银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找了那么长时间,几乎都没有睡眠,体力也是消耗极大。接下来,换成星辰和深雨去帮着子夜一起找李隐。

银羽走入房内,坐到沙发上,揉着眼睛,用感慨的口吻说道:“我可以理解李隐的痛苦。我的父母,以前也是公寓的住户,结果也是死得无比凄惨。这个公寓,实在太残酷,太恐怖了。”

“银羽,”银夜连忙走过去抱住银羽,双手环抱着她的身体,在她耳畔说道:“你不要像李隐这样,我就是拼死,都会让你活着离开这个公寓的。你已经执行了七次血字了,还有三次,就可以活着离开公寓了。”

银羽也是同样抱紧了银夜。良久,她忽然用哽咽的声音说:“银夜……你不该进入这个公寓的。真的,你真的不该那么做。就算是为了我,你也不该那么做。”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我也会和你一起离开公寓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如果李隐真的那么做,那么我也该有所谋划了。银羽,我们至少也要知道,地狱契约碎片是否被李隐所掌握,万一只有他知道地狱契约碎片所在的话,就麻烦了……”

此时,李隐坐在一个湖泊上。这里是K市郊区,在这片树林中呼吸新鲜空气,在湖泊上感受着大自然,李隐感觉到心情好了一些。

李隐此时正抓着钓竿垂钓,但好几个小时没有鱼咬钩。不过,他一点也没有焦急。

“死在这么美丽的地方,我想,我也可以瞑目了吧。不过,至少在那以前,能够钓到一条鱼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