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所谓地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家宅邸外,已经被警车团团包围住了。

现场的恐怖场景,就连办案经验的老警员,都是感觉到难以置信,犯下这案件的绝对是超出想象的恐怖恶魔!只有恶魔才能做出那么可怕的行为!有很多警员,看到现场都是纷纷呕吐,甚至不敢去看尸体。

而李隐赶到现场的时候,尸体已经被带走。但是,那鲜血遍布的房间,却是清晰在目。当李隐和子夜冲破警方封锁线进入现场的时候,警方正在拍照鉴证。

“不……不可能,”李隐呆呆地看着这个到处一片血红的房间,若不是子夜扶着他,他都无法站稳。

“李隐……”子夜此时也是扶着李隐,她似乎也明白到此时她是李隐最重要的支柱。

而李雍则是站在门外,他的双目呆滞地看着室内,警员们在旁边都用无比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而李隐好几次想要冲入现场,但都忍住了。

他终于大步流星地冲向父亲,咆哮道:“这是怎么回事!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李雍抓着头发也是怒吼道:“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大吼大叫!这两年来你一直在外面都不回来,现在你又想质问我什么!”

李隐此刻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和公寓的血字有关系吗?他所受到的某个诅咒转移到了妈妈身上吗?可是,每次执行血字他都没有和家人接触过,回到公寓就自动洗清了诅咒,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时候,李隐忽然想到,之前他们在正天医院执行血字,难道说……是王绍杰的鬼魂杀死了妈妈?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吗?

难道妈妈当时有接近过他们十米范围内?

是这样吗?

不,不对!时间和地点都说不通,不,也有可能……回忆起从小到大,妈妈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爱,所有点点滴滴的回忆,此刻好像在绞碎李隐的心脏一般。他的双膝顿时跪在地上,看着那血腥的房间,双拳不断攥紧,牙齿已经咬得嘴唇渗出血来,瞳孔中已经遍布血丝,表情变得极度狰狞!

如果,这一切真的是王绍杰的诅咒,那么,他再怎么憎恨又能如何?就算是失去了至亲,他也什么也做不了。人在公寓面前,犹如蝼蚁一般渺小。

而对李雍而言,眼下最残忍的事实摆在眼前,杨景蕙就这样死了,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死的。那放在衣柜中的,锁入箱子的油画,是李雍根据阿馨指示所找到的。阿馨告诉了他,仓库的真相,包括公寓的存在,还有进入仓库的住户,会打开“潘多拉魔盒”,被那个鬼替换,而成为绝对死路。

李隐这时候,发现自己,却是一滴泪,也流不出来。

好奇怪,居然无法流泪?明明应该很痛苦很绝望的,但是,却是无法流泪。

哀莫大于心死。

“子夜,带我走。”李隐强行支撑起身体来,说道:“带我离开这,我,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好的,我带你走。”子夜扶着连路都已经无法走稳的李隐,对李雍说:“伯父,无论如何让我来暂时照顾他。我会劝劝他的。”

李雍却是没有回答,他的双眼只是一直盯着房间内。

离开李家宅邸,走了一段路后,李隐的脚忽然一扭,整个人跌倒在地上。他的头发散乱,衣服也是很匆忙地穿好才出来的。

双目没有了丝毫神采,内心犹如一潭死水一般,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却能够将那恐怖场面继续放大,想象力发挥到极致,反而能够比现实场景更加让人感觉恐怖。

他的身体就这样倒在地上,额头撞在坚硬的地面上,好像是没有了感觉和灵魂。

“我……我……”

李隐双眼呆滞地躺在路旁的地板上,路过的路人还以为他是神经病。子夜只是默默抱着他,许久后,轻声说:“我知道你很痛苦,只是,我们……”

可是李隐没有开口,他什么也没有说下去。

进入公寓,到现在为止,已经差不多两年时间了。进入公寓,是在2009年6月初。再过不久,就是两年时间到了。

幽水村,银月岛,鬼镜……一次次血字,一次次死里逃生,一次次在地狱门口挣扎,和死神争夺自己的姓命。在绝望之中,寻求微渺的希望,寻求能够活下去的机会。李隐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两年,却让他感觉好像几十年一般漫长。

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活着,回到光明的,有希望的世界,对很多人而言触手可得的幸福,对他而言却都是奢求。

而妈妈的死,就犹如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