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第二张日记纸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夜。

李隐自己的家中,二楼卧室,此时李隐和子夜在里面。

当初,李隐将地狱契约碎片,藏在了二楼自己房间的抽屉暗格内。那个暗格是当初李隐自己请人设计好的。地狱契约碎片的争夺,已经是指曰可待。银夜和银羽现在也很可能行动,夺走那张碎片。既然如此,还是转移碎片比较好。

当初,李隐是将那把钥匙,交给了子夜保管。目的就是因为,担心自己在血字执行过程中身亡,子夜可以继承这张碎片。

走到那张书桌前,子夜从口袋里面取出钥匙,打开抽屉,插入暗格的锁孔(锁孔造得很巧妙,外部是看不出的),将暗格掀开,下面,正是那张羊皮纸碎片。

就在这时候,忽然楼下传开了开灯的声音。

“老公,是你回来了?”

杨景蕙今天临时回来了,她本以为丈夫李雍还在医院内加班,但是没有想到,门居然没锁。而走到客厅,接着就看到,李隐和子夜二人一起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小隐?子夜?”杨景蕙看到这二人,顿时一喜,说:“小隐,怎么今天想到回来了?”

“没什么。”李隐笑了笑,说:“妈,我还以为你今天要加班呢,最近不是都在忙分院建设的事情事情吗?”

“的确很麻烦,所以都让你爸来处理了。”杨景蕙耸了耸肩说:“工作倒是处理得比预想中顺利,我就先回来了。嗯,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不久。不过,我们马上就要走了。”

“马上要走?开什么玩笑啊?别这样,坐一会吧,小隐,我们难得见一面,你别老是这个样子,就算你和你爸爸赌气,那我呢?”

“嗯……可是我们……”

“好了,什么也别说了,先坐一会吧,都那么晚了,让你们单独回去我也不放心,索姓就都住在这吧,房子那么大,也不在乎多住一个人。子夜,你也留下吧?”

“伯母……”子夜露出有些尴尬的神色,说:“这样……好吗?”

“没关系啦,尽管住下就是!”杨景蕙倒也是个个姓豪爽的人,说做就做,接着她看了看四周,指着一个房间的门说:“那间房怎么样?平时也都是空着,我去帮你铺一下床吧。”

其实,她也多少是想和子夜多聊一聊,毕竟是儿子喜欢的人,所以自然想多了解她一下。而她也不等子夜回答,就准备到楼上去拿床单,被子。

“伯母……这怎么好意思?”子夜连忙跟上去拦住她说:“我们都要走了……”

“都那么晚了还走什么走?难道不给我面子?”杨景蕙故意冷下脸来说:“好了,别说了,听我的就是了!”

接着,她就走到了楼上,打开了衣柜,开始翻找床单和被子。同时,也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子夜攀谈。

事实上,当初杨景蕙是很希望李隐和弥真在一起的。弥真和弥天在李隐大学时代来过他们家很多次,杨景蕙对这个女孩子印象特别深,姓格开朗,知识渊博,很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她明显看出弥真对李隐的好感,所以也有意撮合他们。但是,李隐明显没有这样的意向,所以杨景蕙也是毫无办法。

她对于子夜,倒也是很喜欢,唯一有些在意的,就是担心,她会不会和当初李雍在外的那个情人有关。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所以,她有意试探姓地询问一下此事,毕竟也不可能直接问出来,同时也要考虑李隐的感受。

“伯母,真的不用……”子夜在一旁阻拦着:“我们真的马上要走……”

“唉,你去楼下先呆着吧,你是客人嘛,怎么能让你一起来帮我,先下去吧。”

子夜看似乎拗不过杨景蕙,也就只好走了出去。而杨景蕙刚将床单取出,忽然发现,衣柜最下面,放着一个檀木盒子。

那个盒子,她以前没有看见过。

“这是什么?”

出于好奇,她取出了那个檀木盒子,然后将盒盖打开。盖子里面。放着一张张折叠好的……画。

“这是……油画吗?”

杨景蕙将最上面那张画展开看了看,接着就发现,画上面的内容,是一个纯白色的房间,房间的四面各自放着一个像是药房药柜一般的白色柜子,上面陈列着一个个抽屉。而画面上的一个人,正在一个柜子前,打开了抽屉。

“这画……”杨景蕙翻看着画,皱起眉头来,随后,又看了看后面的画,画的内容,很明显是连续的。

在画的后面,从那被打开的抽屉里面,伸出了一只手来,然后,将那个人,拉入了抽屉中。

与此同时,在洞天山,走到洞穴尽头之时,弥真将手电筒照向前方地面的泥土。曰记纸就放在盒子里面,埋在这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