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镜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小夜子没有露出多意外的表情,问道:“你是说镜子?”

“对,”银羽斩钉截铁地回答道:“难道,你不那么认为吗?神谷小姐?”

“因为那面平面镜吗?还有就是便利店的玻璃门?”

“嗯,这是我的初步判断。如果说,是因为接近镜子,导致了鬼看到能条沙绘,就非常合理了。而一旦远离镜子就无法再看到她,如果说是这样的话……”

“不。”小夜子却是直接否定了这个说法:“不是镜子。”

“嗯?”

“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个不知所踪的酒鬼,从破碎的酒瓶来看,他本人很可能遭遇不测,而失踪的经纪人福井明也是如此。如果镜子就可以单单让人消失的话,能条沙绘本人为什么根本没事?她该比任何人都要危险。当时她在花坛内,正好面对着那面镜子,她本人更容易被杀死。”

“你是说……”银羽似乎明白了,回应道:“能条沙绘还活着,就证明不是镜子?但是,这也有可能是公寓施加的限制吧?”

“当然,若你要那么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施加这样的限制是否有意义呢?不要忘记一件事情,能条沙绘根本不是住户。”

小夜子的话,看起来对银羽也是产生了影响,她也不再坚持刚才的观点。最后,银羽再度沉下脸来,问:“我还以为,你也是那么想的。不过,既然你认为,能条沙绘不是住户,所以不会因为限制而不上伤害她,那么,为什么一直以来她本人都没有死呢?”

“因为公寓的限制。”

“喂喂,你不是说……”

“我是指,那个‘鬼’一直都没有真正地‘接近’能条沙绘。公寓施加了某个限制,导致那个鬼无法真正接近她,即使在位置上无限接近,却始终还是无法达到可以杀死她的程度。但是,其他人却不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无法真正接近她?”银羽完全是一副茫然的表情。

黑暗的大街上,风一阵阵袭来,小夜子的一头长发飘扬而起。她取出身上的笔记,摊开后,说:“柯银羽,虽然我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是这个限制,我想和能条沙绘本身有很大关系。能条沙绘,被公寓‘隐匿’了起来,这层限制就好像是变色龙的保护色一般,让她没有办法被鬼轻易察觉。”

“特殊的……存在?”

“也许和她身上的地狱契约碎片有很大关系。当然,这个限制会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步瓦解,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是我们的末曰了。”

她们两个人的话,微生凉完全是有听没有懂,他好歹也算是有学位的,如今却在这二人面前一句话也插不上。

“那个,”微生凉终于插了一句话:“纸上谈兵,终究还是没用的。你们看看时间吧,已经不够了啊,再不找出能条沙绘的话,影子诅咒就会……”

当初罗兰和小夜子联合进行的实验,很多住户都有亲眼观看,微生凉也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也很清楚,如果影子诅咒启动,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句话一出,刚才还侃侃而谈的小夜子和银羽都沉默了。的确,这一点,极为重要,如果找不到能条沙绘,那么说再多,夜不过只是纸上谈兵罢了,根本毫无意义。

“说起来,可以考虑之前严琅夫妇的血字吧?”银羽忽然提出:“十米范围,也可以考虑纵向距离吧?只要是纵向在十米,也许就不会有问题了。”

“也有这个可能。但问题是,目前我们连她本人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何况,还有最重要的地狱契约碎片,这是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以放弃的东西。”小夜子一针见血地提出了问题关键:“只要有这个东西在,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须要一直跟随着她,不能让她被鬼带走。直到五点后,我们才可以拿走地狱契约碎片。”

“对啊……等等,这,就是公寓的真正目的吗?难道不限制时间就是因为这个?是因为,就算不强行限制,我们也会一直跟在能条小姐身边?还特意限定,不可以将她带入公寓内,也是因为这个吗?”

“可能姓很高。住户对于地狱契约碎片可以说是趋之若鹜,因为地狱契约可以执行魔王级血字从而离开公寓。这也是在血字难度曰益高到让人绝望的现在,对新住户而言最大的希望了。这一次的血字,不是有五个人都是首度执行血字的新住户吗?”

然后,小夜子看向微生凉,说:“你也一样吧?如果可以,也是希望无所不用其极地夺得地狱契约碎片吧?”

“我……”微生凉一时语塞,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之前她在监视器所坐的车子,已经确定是一辆赃车。车的失主刚到警局报案过,”小夜子说出了她最新从警方那得到的情报:“郎警官也很配合我的调查。而根据报警的车主所叙述,当时他是被打昏在地,凶器是一块石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说明,能条沙绘故意抢夺了一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