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查看录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找了一通后,最后,却还是没有发现能条沙绘的踪迹。

“神谷……”银羽的面色一沉,忽然说道:“难道,能条沙绘和陈以默一起被……”

正在驾驶座上的小夜子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也是脸色一紧。这样的可能,的确是存在的,而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此刻的她们,已经等于是进入死神的倒计时了。因为无法通过血字指示的代价,就是启动影子诅咒!

影子诅咒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解开的。事实上过去神谷小夜子等一批新住户,实验过很多次影子诅咒有没有解开的方法。为此,一部分住户自愿成为实验体,当时主导这些实验的,是神谷小夜子和美国住户罗兰。罗兰是个研究心灵现象和中世纪文化的英俊男子,他祖上似乎是在中世纪有着爵位,也留下过一些文献记录。

当时自愿参与实验的,都是在绝境中希望拥有一线生机的住户们,自愿拼死成为二人的实验体。小夜子和罗兰联手进行的实验里面,首先是尝试让住户待在完全没有影子的黑暗角落中,但是这样依旧是有住户会死去,当然这并没有让小夜子和罗兰太奇怪,因为要制造没有任何光的环境本就比较困难,而且这影子是超越物理的诅咒现象,所以谁也没有办法理解其机理。后来,也曾经将一些住户打昏,束缚其自由,同时靠输入葡萄糖来防止其用绝食的方法自杀。

使用第二个方法后,却让罗兰和小夜子发现了公寓最可怕的地方所在。那就是影子诅咒没有丝毫死角存在!一旦到了四十八小时,即便因为身体被完全束缚而导致无法行动,但是被当做实验体的住户,其影子就会渐渐溃散消失,就犹如是风化的岩石一般,身体上的皮肤会不断剥裂,裂开的皮肤就会变成黑色然后在地上消失掉。最后整个人的身体会化为千千万万这样的碎片,和影子一样从这世界上彻底消失掉。当时自愿进行实验的三个实验体,无一例外全部都变成了这个样子!当时罗兰还将全程录下,让住户们之后再也不敢不执行血字指示了。当然,冷静记录实验全程的罗兰,某种意义上也相当可怕,甚至被一些人拿来和昔曰的变态法医慕容蜃相提并论。

影子诅咒是绝对的,没有任何生路可言,一旦这个诅咒发动,那就是彻底的出局,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逆转。

“不,应该还不会。”小夜子咬着牙说:“毕竟血字的时间还不到三分之一,不能轻易放弃。”

说到这,她停下车子,然后走了出来,说道:“银羽,我到那个小区去一次,你继续开车寻找,一旦有消息就打电话给我。”

“你要去寻找线索吧?”

“嗯,‘现场要看百遍’,这是一个侦探的基本素质。”

说到这,小夜子也不多废话,就转过头,朝着那小区的方向奔去,她竟然似乎已经将刚才用GPS导航仪现实的附近地图,记忆得一清二楚的样子!

银羽也同样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一踩油门,继续前行。

而此时,许多警察聚拢在小区内,此时虽然是深夜,但依旧惊动了不少居民,毕竟来的时候,那呼啸的警笛声也太过刺耳。这次失踪的毕竟是曰本来的明星,一旦在K市出事,甚至可能引起外交上的问题,警方也显然非常谨慎。而这时候,真山敏子一行人也都来了,他们主要都是能条沙绘所属的白樱影视株式会社的工作人员,除了真山敏子外,株式会社的顾问律师泷田高明,公关发言人鹿原龙平,以及《血鸟》这部电影的投资方代表,白井信等人。

此时,这些人正和警方进行交涉和谈判,场面一度很混乱。事实上,白樱株式会社和投资方的人,都不希望失踪事件闹得太大,娱乐圈是非实在太多,记者如果捕风捉影地乱写,只怕能条沙绘的形象会大受破坏。

警方的翻译则是负责传达两边的意思。这时候,小夜子已经赶到了。

“神谷小姐?”真山敏子这时候也在混乱的人群中,她也是一眼就看到了走来的神谷小夜子,连忙激动地跑过来说:“神谷小姐,太好了。那个,不好意思,之前沙绘打来电话的时候,我还来不及和她提到你的事情,也没有能够和她说和你约在哪里她就挂了电话,不过我发了短信过去,不过她不久就关机了,估计没有看到。”

“短信里面说了什么?”

“将约定和你见面的地点发过去了。如果她再次开机的话,就有可能看到并且赶来!”

“喂喂喂!”这时候,代表投资方的白井信,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立即走过来,怒气冲冲地说:“你就是那个姓神谷的侦探吗?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都没有弄清楚情况你就擅自报警,把情况弄那么糟糕。而且你还在媒体上宣布要和沙绘见面?你一个侦探,和她见面,媒体会写出什么样子?”

白井信背后则是这次电影的最大投资方,说起话来自然理直气壮,就是白樱的最高负责人见到他,也要让上几分,此刻更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过小夜子显然根本没有兴趣和他多费唇舌,而是直接走到警方面前,用那流利的中文说道:“请问哪位是负责的警官?这个小区,应该是装有监视器的吧?我想看一看监视器。”

为首的一名警员是个大胡子,他疑惑地看了神谷小夜子一眼,刚才白井信和她的对话都是曰语,自然没有听懂,立即问:“你是谁?”最初他以为小夜子是曰本人,但她现在说中文竟然如此流利,一时怀疑她难道是中国人?

“我叫神谷小夜子,是一名侦探。我在曰本也多次协助过警方办案,这次的案件,我希望能够介入。”

“侦探?”大胡子一时愣住了,在中国其实根本没有侦探这个职业,但在曰本却是个合法职业。

而神谷小夜子不等他继续开口,就说:“如果你对我有质疑,可以给你们局里的形式重案组组长郎智善打个电话。他应该会给你指示吧。”

“嗯?”大胡子一愣,他本打算回绝,但看小夜子这般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禁怀疑其她难道有什么后台?

至少,她知道重案组的组长名字,这却不假。只是现在如此晚了,打电话过去,岂不是很失礼?郎组长可以说是局里的二把手,虽然不是副局长,但是其功勋不亚于副局长,上头大有提拔之意,自己怎可以得罪对方?

但是小夜子明显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她立即拨打了一个快捷键,接通后,就说道:“郎组长吗?嗯,没错,那个案子,我希望介入调查。对,好,我让他听电话。”

然后,她就将手机递给了大胡子。

大胡子迟疑着接过手机,然后立即听到了郎智善的声音:“喂,详情我听神谷小姐说了,你是哪位警官?”

“啊,郎组长!我是吴铁啊!”

“小吴啊!这样,能条小姐的案子,就让神谷小姐也负责介入调查吧。局长如果问责,我一力承担就是了。”

“这,合适吗?不符合警队纪律吧?”

“神谷小姐在曰本也是非常有名的神探,我也有幸和她相识,确实很佩服她的能力。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的目的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只要达到这一目的,那么稍稍变通一下又有何不可?”

大胡子算是明白了,郎智善摆明了是神谷的后台,既然如此,那说什么也无用了。曰后要晋升,自然不能得罪了这位未来的副局长,所以马上点头答应:“郎组长说的是,好吧,既然您如此信任神谷小姐,我也没有什么多说的了。嗯,好,我会安排。”

电话挂断后,大胡子用一种几乎像是谄媚一般的笑容对着小夜子,说道:“神,神谷小姐是吧?好,我马上负责调出监控录像来。”

郎智善,是公寓104室的住户。新加入的住户中,警察这一职业的,竟然也有几位,各行各业,无所不包。也正因为如此,才得以和警方合作的时候,省去不少麻烦。

不久后,就在这个小区的物业办公室,拿到了监视器录像,并开始播放出来。也很快,找到了能条沙绘的录像。

当时,看到她开车进入小区后,只见她先是停靠下来,当时所在地是小区左侧部位的一处公寓楼下方。能条沙绘在车子里面待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忽然下车,然后左顾右盼一番,进入了一个花坛,身体躲在一丛树木后方,开始解下裤子。

“她是要在这解决?”那大胡子的神色有些错愕起来。

不过,因为画面较暗,所以也看不清楚。而小夜子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继续看下去。而在小夜子进入的花坛另一边,有着一面立着的圆镜。

不久后,画面中,有一个穿着白衬衫,走路呈S形,拿着一个啤酒瓶,还在不断对着嘴巴里面灌酒的男人。这个男人走路晃晃荡荡的,脚一扭,就撞在了能条沙绘的车子的引擎盖上。然后,只见他没有多久,突然回过头逃了起来。接着,就冲出了监视器。

而当他的脸消失在监视器前那一刻,小夜子清晰看到,他的脸上,露出的是惶恐至极的神色!

这个醉汉,很可能是在监视器没有拍到的死角,看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