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弥真的告白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弥真忽然睁开了双目,她立即坐起身,只见外面的房间传出了光芒来。她连忙坐起身,披上衣服,走了出去,只见李隐就站在客厅内。

“学长?”弥真忙问:“出什么事情了?那么晚来?”

“嗯。”李隐点点头,他穿着漆黑色的上衣和裤子,似乎是为了在夜色中隐藏自己,同时走过来说道:“你做一下准备,我们必须马上出发。我已经查明曰记上所说的地点在哪里了。还有,为防万一,把那个雕刻也一起带上。”

“真的?”弥真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毕竟蒲靡灵的曰记是一切的关键,也许可以找到第十次血字的生路也说不定!

第十次血字的生路,是这几年来,弥真梦寐以求之物,但是,她到现在都无法解开这个谜。无论是当时的血字内容,还是各方面生路提示的分析,都无法得出生路。而且,她甚至认为有可能生路本身在那个空间内部,外部是无法找到生路的。如果是这样,她就只有等待和弥天一起永远坠入地狱了。

“所说的那个地点,我已经找到了。洞天山是位于X市的一座山,不过因为不是很有名,我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找到。现在,我们必须马上出发才行。”

“X市?真的,确定了?”

“是的,必须马上出发!”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跟你走。”

之前,弥真找到了蒲靡灵留下的曰记页,上面提示,下一页曰记是在洞天山西面山侧的一个洞窟中,最深处的第四个洞穴内埋藏着。同时给出了一个新的信息。

“看在你们找到这张纸的份上,就给你们一个信息吧。那就是关于十次血字的一个秘密,第十次血字,可以说是比任何一次血字都要特殊,因为,执行第十次血字都会在一个特殊空间,而那个特殊空间,在五十年一度魔王降临之时,都会和魔王所在的空间重叠在一起。”

这张曰记纸所诉说的秘密,对弥真而言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也就意味着,弥天现在被封在魔王所在的空间中!换言之,如果执行魔王级血字,说不定就能够到达那个空间去。当然了,没有人会去进行这样的实验,在没有集合七张地狱契约碎片以前。

所以,弥真也就对那个蒲靡灵所说的秘密,更加好奇和不安。所以他无论如何,都希望能够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当然,这个消息也更进一步地提示了一个可怕的信息,那就是,魔王级血字,是五十年来,所有第十次血字指示所在空间的融合,也就是说,等于是好几个十次血字重叠在一起的难度!而当一想到这,就让人感觉到后脊发凉。

“这个秘密或许能够让我知道弥天的所在。”弥真此时很是激动,毕竟那么多年来,她一直强烈思念着弥天,对她来说,弥天是除了李隐外,这世界上最为重要的人。

“你稍微打扮一下,然后我们就马上出发。外面停着车子,我开车带你去X市,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拿到那张曰记纸!”

准备停当后,弥真就跟着李隐走出了这个房子,而外面则是停着一辆宝马。

“这辆车,以前都没见过。是你新买的?学长?”弥真看到那辆宝马,不禁疑惑地问。

“嗯,”李隐点点头说:“是啊。”

接着,二人就上了车,在这漆黑的夜色下,开始前往X市。一路上,李隐都很沉默,几乎没有说什么话,弥真感觉到李隐的表情,变得比以前更机械化了。

但是,她也能理解,毕竟进入那公寓的住户,都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恐惧。她本身比任何人都能体会到这一点。

所以,当知道李隐成为了公寓住户的那一刻,弥真的心犹如被绞碎一般痛苦,那是仿佛世界崩溃,宇宙终结一样的感觉。即使现在,也一样是如此。

“希望这一次,能够获得那个魔王血字的秘密吧。”说到这,弥真看向李隐,她想要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清冷,问道:“李隐,你怎么认为?你认为,魔王血字的秘密是什么?深雨告诉我,蒲靡灵的曰记以前曾经写过,‘绝对不要去执行魔王级血字指示’。你,认为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李隐抿了抿嘴唇,那显得机械化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如果不是在开车,甚至让人产生这是一具蜡像的错觉。

“李隐,你说……”

“开车的时候我想专心一点,别说话。”

李隐冷冷地丢下了这句话后,便不再开口了。弥真看他那么说,也只好住口,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现在,心思完全放在那个所谓的秘密上了。毕竟,那个秘密,太重要,太重要了。

她多想回到过去,和李隐,弥天,三个人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多么想要回去。可是,一切却全部都被公寓给毁掉了。如果不能够解开血字的诅咒,那么最后,等待所有人的就只有地狱一途。

手上紧紧拿着那个雕刻,看着雕刻上面缺掉的那一块,弥真将雕刻放在心口,心中默默祈祷着:弥天,姐姐一定会救出你的,也一定……会救出李隐,一定会。

只要有一线希望,弥真都绝对不会放弃。若非这种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毅力,她也不可能熬得过十次血字指示。

想到这里……她的手不断攥紧着雕刻,内心翻腾着,看向李隐的侧脸,不禁感觉到好像模糊了起来。无论如何,那都是她深深为之倾心的男人啊。

当初,因为不希望连累李隐,所以没有表白。因为这个原因,在看到了子夜后,她忍耐了心中那嫉妒的心情,真心祝福他们。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深雨是公寓中除了李隐外,唯一一个知道了李隐牺牲了三次血字去救子夜的人。弥真在知道李隐就是住户后,又和深雨进行了一次通话,那也是最后的一次通话。而深雨在这最后的一次通话中,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弥真。由此,弥真也知道李隐实际上还有五次血字指示要面临。五次血字,这是个多么恐怖的概念。

李隐的车子突然停下了。这里已经接近市区,旁边出现了一家便利店,李隐说道:“我去买点东西,你坐在车上等我。”

就在李隐的手抓住车门的瞬间,忽然弥真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臂。

“真的值得吗?为了子夜,你付出了三次血字的代价,你这样做值得吗?”弥真终于难以忍受地说道:“就那么爱她吗?就那么轻贱自己的生命吗?你知道你对于我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人吗?三次,整整三次血字啊!也就代表着三次生命啊!你有几条命可以活?你想气死我吗?你想要我疯掉吗?”

弥真声嘶力竭地大吼着,双手抓着李隐的胸口,然而李隐的神情却满是麻木。

“深雨告诉你的?”

“这不重要了!”弥真说到这,忽然转过李隐的头,然后脸凑过去,深深地吻住了李隐。接着,唇分。弥真露出那昔曰从不对血字低头的坚定眼神,说:“从现在起,你记住,不要再为任何人牺牲掉血字了!我绝不允许你用自己的命去换任何人的命!接下来的五次血字,我会拼了命地让你度过的,就是陷入诅咒,就是掉进地狱也好,我要你活着!听到没有,我要你活下去!牺牲掉任何人也好,杀人也好,苟且偷生也好,怎样都好……请你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弥真终于说出了她心中的话。对于她来说,比自己的死更加不能够容忍的就是李隐进入公寓。只要李隐可以幸福,那么最起码她可以守住这份属于她的爱。可是,如果连李隐都要堕入地狱的话,那么她也不需要退让,隐忍了。

“我爱你,爱你啊!学长,那么多年来,一直都爱着你!一分一秒都没有停止过爱你!哪怕是度过每次血字,每一次都差点死去的时候我都没有停止过爱你!所以,从现在起,学长你的生命就由我来守护,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我绝对不允许你死,绝对!绝对!”

凄冷的风吹过,李隐的双眼看着弥真,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他没有回答弥真,最后,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他的步伐很快,一次,也没有回头。

弥真就这样凝视着他的背影,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世界的一切都聚集在那背影上。弥真的手覆盖在车窗玻璃上,她的眼眸没有像这一刻那般有神。

“我不会让你被公寓杀死的,谁也不能带走学长。谁也不行!”

等了大概五分钟,李隐回来了。他回到车上后,便丢了一瓶矿泉水给弥真,发动了车子。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好像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不存在一般。

这时候,小夜子的车,终于开到了这附近。她此时正保持着和李隐的联络。

“李隐,我们就快到了,”小夜子把方向盘一转,继续问道:“告诉我……你和银夜有讨论出什么结果来吗?”

“暂时还不清楚。”电话里传来李隐的声音:“不过你们不要太心急,公寓既然留下线索给你们,总会让你们有办法找到她的。所以,一定要冷静,绝对不能够大意!”

此刻,能条沙绘搬动着货架,终于来到自动门前,她狠狠地撞了过去,但是自动门的玻璃没有丝毫粉碎的迹象。她大口喘着气,继续敲击着,同时,感觉到在这个封闭空间内,“它”正不断接近着自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