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找不出的生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公寓内。

子夜几乎一夜未睡。手中的手机,已经不知道拨打出去了多少个电话,现在的她,满脸的憔悴,仿佛变得苍老了许多。现在,则是星辰,银夜,银羽陪着她,而神谷小夜子也是来了。

子夜就犹如蜡像一般坐在那,表情似乎没有任何的牵动。眼眸犹如一潭死水,双手十指相扣,就这样呆呆坐着,从昨晚到现在,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没有喝过一滴水。

在这种时候,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是多余的。谁都很清楚李隐和子夜之间的这段生死情缘,谁也都清楚,这两人一旦失去彼此,将会失去活下去的信念和勇气。

目前,还是没有办法联络上李隐。当然其他人也一样联络不上,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形,但是现阶段,不能够说是乐观,也不能够说是悲观。

“够了。”子夜忽然昂起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双眸终于又有了神采。

“够了?什么够了?”坐在她对面的神谷小夜子用狐疑的口吻问:“你想到什么了吗?”

“我要去李隐的大学。”子夜却是语出惊人:“继续坐在这,我会疯掉,会崩溃的。只有到那里去,也许能够找到公寓留下的生路提示。如果可以找到生路的话……”

“喂!”神谷小夜子立即厉声说道:“你弄清楚没有,嬴子夜?你该知道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吧?如果去那,有鬼魂在……”

“我知道。”子夜面无表情地回答:“我考虑过百次,千次,万次了。但是,如果是为了李隐的话,那么这点危险,我也无所谓了。何况,公寓既然让住户跟随在严琅和千汐月的百米范围内,不就证明,在这以外是安全的范围吗?”

“话是那么说,可是……”神谷小夜子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却被一个声音打断:“好!嬴子夜,你有种!我佩服你!我跟你一起去!”

说话的人,竟然是星辰!

他此时也是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深雨现在也是生死不明,所以我也不能够就这样待在这里,无论如何我要救出她,一定要救出她来!”

子夜和星辰二人相继如此说,让大家都是面面相觑。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更是在这个残酷恐怖的公寓,居然会出现如此感人的一幕。

“事不宜迟,快点走吧!”星辰咬着牙说道:“我怕时间长了,我会害怕,会不敢去!”

“好吧,我们走。”

就这样,星辰和子夜,做出了决定,前往李隐毕业的大学——金域学院!那是一所经济学院,在上网查了地图和交通路线后,星辰和子夜就马上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为防万一,自然是准备了武器。

“你们真决定了?”

到了公寓门口,一直沉默的银夜终于是开口了:“你该知道这一去意味着什么吧?那是王绍杰他们死去的地方,接近那里,后果……”

“我知道。”子夜却是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回答道:“可是我不能坐视李隐死去,现在这个时候……”

“那好,你随时联系我和银羽,还有神谷小姐。”

“子夜,你真的要去?”银夜身旁的银羽则是一脸担忧的神色,她还是出言劝说道:“李隐可是度过了七次血字指示,这个公寓的楼长啊,他一定可以想出生路来的。”

然而子夜却是浅浅一笑,说:“谢谢你,银羽,但是,我一定要去。我想过了,我必须为李隐做点什么。”

说完后,她便是回过头,和星辰一起离开了。

目送二人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后,银夜,银羽,还有神谷小夜子却是久久伫立着。过了好一会,神谷小夜子才开口打破了沉默。

“为了……爱情吗?”神谷小夜子这句话是用曰语说的:“爱情,有那么重要吗?真的有必要坚持和执着到这种地步吗?”

“你刚才说什么?”银羽听到这句曰语,问道:“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神谷小夜子摇了摇头。

离开公寓后的子夜和星辰,两人的神色都满是决绝,犹如是奔赴战场的死士一般。

“大致的资料,都掌握了吗?”

坐下后,子夜翻开手中的笔记,上面是黎焚搜集而来的资料,她的手紧紧握着这本笔记,仔细盯着每一个细节和要点。

“嗯。”星辰也是取出一本笔记来,说道:“关于王绍杰,薛龙,罗子强,郑华这四个人的死,基本上都已经……”

“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再确认一次文倩的证词。”子夜忽然打断了星辰的话:“那一天,我虽然亲耳听到文倩指证严琅,说王绍杰被杀当曰,他有说会和严琅见面,但是,我想再确认一次,确认……她的证词。”

“确认?可是,文倩住在哪里?”星辰连忙问:“谁知道她的住址,或者,她的手机号码也行啊。”

子夜盯着笔记,开始仔细看了起来。最后,她不得不说道:“没有办法知道,文倩的手机号码和住址,我都不知道。只有李隐本人才知道这些。”

顿时,气氛相当漠然。如果找不到文倩的话,就意味着无法得到更多情报了。现在,过去一分钟,情况就会变得更严重。

“先去金域学院。”子夜做出了决定:“然后,去学生会,在那里寻找毕业学生的联系方式。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文倩的证词,非常重要。无论如何,都必须再和她确认一下具体的证词。”

此时,正天医院的地下停尸间内。

“我,我不行了……”

汐月就这样跪倒在地,一手扶住墙壁,满脸都是泪痕,她显然是到极限了。虽然严琅一直扶着她,并警惕着身边的李隐,深雨和封煜显,但是他也感觉到精神要崩溃了。这样下去,只能是等死,没有其他扭转乾坤的可能!

“汐月!”李隐过去扶住她,同时帮她搭脉。她如果因为情绪波动太剧烈,也一样有可能小产。在这个被封锁的地方一旦发生这一情况,后果不堪设想。

该怎么办?

究竟该怎么做才可以解开这个血字呢?究竟有什么办法?

“王绍杰!”汐月突然停止了哭泣,对着眼前的虚空喊道:“好,我认输,我向你认输!求你,求你放过我们吧,你该满意了吧?我们已经被你逼到了这个地步,你该满意了吧?我,我求你,我求求你了!我不想死,我想保住我们的孩子,还有严琅,求你……”

严琅知道,如果不是痛苦到了极点,妻子怎么可能对那个恶魔求饶!

“汐月……”严琅看到妻子如此,顿时也跪在了地上,头重重磕在地板上,说道:“我也求你了,王绍杰!最低限度你放过汐月吧!求你放过她吧!”

此时的严琅夫妇,已经放弃了所有自尊,只求一条生路。哪怕是向那个恶魔跪地请求,也在所不惜了。他们也感觉到了自身的无力,无论是意志再坚定的人,到了这个地步,也只有动摇了。只是,就算那么做,可以感化鬼魂?那是不可能的。

李隐的头靠在墙壁上,他的大脑现在一片紊乱,他需要整理一下。

生路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

“你们承认了吗?”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封煜显冷冷看着那二人,说:“你们这是代表着,承认你们杀人了吗?承认,王绍杰是被你们杀死的了吗?”

严琅抬起头来,他的额头已经被磕出血来,而双目依旧满是寒光地盯着封煜显,说道:“对!就是我们!是我杀了他!王绍杰那个恶魔,你知道他对汐月做了什么吗?口口声声说着爱她,却把她当做是玩物一般地,要和他那帮‘朋友’轮歼她!他根本没有把我们当做人看待,因为有他有着那样一对父母,所以我们在他眼里看来只是草芥一般!”

“所以我杀了他!他,薛龙,罗子强,郑华都是该死!”

然而话说到这,一把匕首已经是陡然亮出,封煜显快步冲过去,一刀就从严琅的头顶划下!严琅愕然之间立即躲开,他的肩膀,顿时被划出一道血痕来!

然而封煜显根本没有任何的迟疑,那匕首立即转向,就朝着严琅的胸口直刺而来!汐月吓得魂飞魄散,立即冲上来要夺匕首,可是,封煜显却是只顾着冲向严琅!

“住手!”

一声震雷般吼声响下,李隐冲过去一把抱住封煜显,强行将他拉开,然而他还继续挥舞着匕首,杀意凛然地说:“都是你们!你们是元凶!人是你们杀的,为什么事情要我们承受?为什么!为什么!”

李隐死命拉着封煜显,可是后者力气实在太大了,现在,他完全是不顾一切了。

“你们两个该死!”

“你们该死!”

封煜显最后的诅咒落入了严琅和汐月耳中,现在,很明显,脆弱的制衡已经瓦解了。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退路了。

“严琅,你的伤口……”汐月吓得连忙来查看严琅肩膀的伤势,这一刀划得非常深,血现在是不断渗出,看得让人感觉触目惊心。

就在大家争执到了这一时刻,突然一声清脆的“叮”,不远处,传来了电梯门开启的声音。

然后,电梯门又重新关上了。

顿时,所有人都是陷入了沉寂,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距离电梯那么近的地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