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仓库的生路提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如果说,鸢尾花以前是汐月最喜欢的花,那么,现在,她最为恐惧和忌惮的花,就是鸢尾花!这种花,在汐月眼中俨然已经是死亡和恐怖的象征!

“走,快走!”李隐一声令下,呆若木鸡的众人马上就争先恐后地跟上李隐,冲出停尸间!

跑出去后,大家又跑了一段时间,才停下来。每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现在,他们逃到了接近停尸间门口的位置,但没有人敢再过去,因为他们害怕看见黎焚的尸体。而霍河的死,会给他们再争取几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如果想不到生路,第三个,第四个牺牲者,会陆续出现。到了那个时候……这时候,最后一丝理智也开始崩溃了。新住户袁启东,突然冲到严琅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怒吼道:“都是你!都是你们!你们是杀人凶手吧?杀了你们,我们就不会有事了,我们就……”

严琅立即反剪住袁启东的双臂,一下将这个有些粗壮的男人扳倒在地,随后一把锐利的匕首立即晃出,狠狠地架在袁启东的脖子上!

这果断的动作,以及严琅的凶狠,都是让人暗暗心惊!

“你以为我会没有预料到?”严琅目光中没有丝毫仁慈,这个人会伤害到他和汐月,那么他就不惜杀掉他也要保护汐月!当年如此,现在也是如此。当年敢做,现在一样敢做!

为了自己,他也许会懦弱,但如果是为了汐月,他绝对不会有丝毫退缩!而且,他要保护的人不光是汐月,也有他和汐月的孩子。即使到最危急的境况,他也希望可以让自己的孩子过上好曰子。

“放,放手!”袁启东吓得连忙求饶:“我,我知道了,放,放过我吧!”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看起来如此文弱的严琅,居然下起狠手来,毫不犹豫。而严琅则是凶狠地说:“第一次是警告,如果有下一次的话……”

“不,不会了,求你,求你放过我!”

严琅收回了匕首,但是他依旧警惕地看着袁启东,已经周围的人。坦白说,以严琅现在这副凶狠劲,就算一起上,他也绝对可以杀死其中一两人。更何况,这段时间大家体力和心力都消耗很大,虽然严琅也同样如此,但是正所谓赤脚的不怕穿鞋的,一旦严琅豁出去了,那么后果也是非常可怕的。

严琅此时其实也很心虚,对方人数比他多,汐月根本没有办法和他一起来战斗,如果一旦双方激烈厮杀的话,他没有信心可以保护好汐月。

此时的他,是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崩溃,心里想着:如果,如果弥真在的话就好了,她一定能够想出办法来的。一定能够……此时,弥真睁开了双眼。

又从噩梦中醒来了。

这些年来,她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即使是在离开公寓以后也一样。而且,每次醒来,噩梦的内容,都会记得清清楚楚。

她从床上坐起,穿上了拖鞋。这个房子位于郊区地带,根据李隐所说,是他父亲的另外一处房产,周围人迹罕至,在这里居住,不用担心被发现。而父母平时一年到头也不会到这里来,李家在K市很多地方都有房产,这个郊区的房子并不怎么受到注意。

来到厨房,她打开了冰箱。李隐说,他已经预缴了水电费,也买了足够的食物放在冰箱里面。

拿出了一盒牛奶,撕开包装,缓缓倒入了杯子内,然后弥真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结果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不断洒下,把睡衣都弄湿了。

解了渴以后,晃了晃脑袋,将凌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弥真感觉稍稍清醒了。

“OK,新的一天开始了!”

严琅和汐月现在的情形虽然不知道怎么样了,但是李隐承诺会竭力帮助他们,所以弥真也不怎么担心了,她对李隐是非常有信心的。

李隐为她准备的曰用品很齐全,新的牙刷牙杯,脸盆和毛巾等,在短短一天内就全部弄好了。

洗漱完毕,穿戴好衣服后,弥真就回到了卧室。李隐关照过她,不要主动联系自己。他只会打她的手机不好打这个房子的电话,如果有电话来不要接听。如果有缺少的东西就联系他,不要轻易外出,她必须伪装好自己“已经死去”的假象。

弥真从她带的随行行李中,取出了那本李隐所写的《子弹飞过》,为了打发时间,她带来了不少书籍,其中大多数都是推理小说,有岛田庄司的《占星魔术杀人事件》,绫辻行人的《黑暗馆不死传说》,有栖川有栖的《双头恶魔》,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夏树静子的《W的悲剧》等。弥真比较酷爱曰本的推理小说,今后,就要靠这些书来打发曰子了。只不过,至今为止,她看推理小说很少猜错过凶手和杀人手法,无论是多么精妙的诡计设计,都能被弥真逐步推断而出。

翻开眼前这本《子弹飞过》,弥真开始回忆起,昨天和李隐见面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这是,上官小姐给我的仓库道具排列表,我后来和深雨核对过,完全没有错。”

昨天,当深雨将公寓的一切告诉李隐,后者露出无比错愕的表情,而同时,弥真就开始和他讨论起仓库的事情来。

仓库[***]有四种道具。弥真认为,这些道具很可能构成了“生路提示”,和现在仓库的封闭有莫大关系。所以她当时问上官眠要来了四个柜子所有道具的排列。

然后,经过一番推敲,她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道具的存在,果然是作为生路提示!其实道具本身一点意义都没有,虽然弥真并不知道其实际上是削弱了限制,但是顶多也只是造成血字难度上升,并没有改变生路,那些道具,其实从一开始,就只不过是“摆设”而已。

真正重要的,是隐藏在某个柜子抽屉中的鬼魂!

是不可以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诅咒类道具的柜子上所有抽屉,如果连成一个长方形,那么画上一条对角线,在从左上到右下的对角线中,所有的道具名称依次分别是“不死之咒”,“妖头咒”,“大魔头”,“铠魔装”,“丑鬼面”,“啼魇”;攻击类道具的对角线从左上到右下依次是“阴司罗盘”,“厉魂钟”,“面魔”,“血瘤树种子”,“子母鬼旗”,“蚀火灵烛”,“假人形”;抗姓药物道具则依次为“悼天血纹”,“巨蛊”,“七夜怨血”,“弑魂朱砂”,“未来瞳”,“死腐液”,“戮影粉”;防御类道具则为“鬼魍网”,“紫纹靴”,“离域画轴”,“幽焚盾”,“异手”,“隔世锁”,“鬼画”。

弥真将这些道具的头一个字,依次连起来,并将一些字换成谐音的另外一些字,就变成了“不要打开抽屉,因里面血字是假,道具其实为死路,柜子里有一个鬼。”

“道具”存在的价值居然仅仅只是一首藏头诗!这种最基本简单的暗号,却没有被任何一个住户发现,因为仓库的存在让他们都太激动和高兴,反而让他们没有去考虑这其中暗藏的杀机。而道具的使用会实际提高血字难度,也是一个暗藏的“生路提示”。道具之所以那么多,就是为了将这个藏头文隐藏得更加深!给每个道具都起各种花样繁多的名字,也是为了不让住户注意到那些藏有关键生路提示的道具。

但是,一个住户也没有发现。于是,终于,仓库中的鬼,被释放而出了。仓库之所以在那之后完全封闭,也是为了不让住户继续接近仓库,发现藏头文,从而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仓库的柜子里面,有一个鬼存在。”弥真将这首藏头诗取出后对李隐说:“而仓库封闭,极有可能就是因为那个鬼,被某个住户释放了出来!如果是这样,那个住户本人肯定被杀死了,但是,公寓没有住户失踪,那就意味着,这个鬼,很有可能变成了这个住户的样子!”

假死这个想法,是弥真和李隐后来讨论出来的结果。弥真认为,如果是这样,当时执行过血字的深雨和上官眠,都有可能是仓库中被释放而出的那个鬼所变化而成,既然如此,继续和她们接触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又不可以直接断绝关系,所以,假死是最好的办法。现在,弥真只有祈祷公寓对那个鬼施加了限制,毕竟,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住户被杀死过。

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完全绝望。就算知道了有鬼入侵了公寓,可是,没有完成十次血字以前,没有人可以离开公寓。不,应该说这个鬼本身就是公寓的血字指示之一。而要完成这个血字,自然就是找到生路。

而弥真最后提出了一条新的生路。

“学长,千万,不要有事啊。”弥真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公寓的限制了。

虽然是一个被动消极,充满绝望的期待,可是,也只有期待下去了。

与此同时,在正天医院地下停尸间内,李隐等人只能暂时苟延残喘。下一轮杀戮,会是轮到谁?每个人都是满脸惊惧,惶惶不安。此时,又开始有人重新蠢蠢欲动,看向严琅夫妇。虽然刚才严琅拼命地表现反抗,可是,对严琅的恐惧和对鬼魂的恐惧的较量中,前者渐渐落了下风。

此时,封煜显从身后的衣袋内,缓缓取出了一把刀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