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二个牺牲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阴暗的地下停尸间内,七个人靠拢在一起,以严琅和千汐月夫妇为中心,他们正在考虑寻找电梯。只是,没有多少人有这个希望,既然将他们锁到了这里面,那么就是必然成为了瓮中之鳖,哪里还有可以逃脱的希望。说是寻找电梯,也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罢了,毕竟就算真有电梯,敢不敢坐上去,都还是一个问题。

“生路提示肯定已经出现。”深雨走在李隐身后,轻声地说:“你该考虑考虑了。”

就算深雨不说,李隐也非常清楚这一点。

这个地下停尸间,面积还不小。分为大小不同的房间,越是朝里面走,福尔马林的味道就越是浓重。而走廊则是非常狭长,而越是朝里面走,李隐就越是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哪怕是迈动一下步子,都有些困难。以至于,他走路的速度越来越慢了。

此时,大家都想说些什么,可是没有人说出口来。而严琅则是发现,不少人看向他的眼神,都是极为不善,像新住户霍河,袁启东二人,则是皱着眉头看着他。这个样子,严琅怎么会不知道,但他则是一直将身体挡在汐月前面,随时做好准备。

不得不说,恐惧和绝望堆积在他和汐月的心口,这样的情况要维持二十四个小时,只是想想,都让人感觉到无比绝望。

“这个地下停尸间,等到了早上会有人进来吗?”突然封煜显还是开口了:“李隐,如果有新的尸体运送进来的话……”

“嗯。我想也是。”李隐这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

前面一扇墙壁,出现了电梯的门!

有电梯是理所当然的,刚才那种楼梯台阶,不适合运送尸体。而这扇电梯门,看起来还能够运作。楼层显示屏上,是一个醒目的“-1”。

但是,真到了电梯门口,是否要进去,大家都是踌躇起来。接下来,该怎么做?难道就这样进去吗?可是进去的话,意味着什么?

李隐等人都是皱紧眉头看着那扇电梯门,每个人都是身体蜷缩着不敢靠近。尤其是两名新住户被吓得特别厉害,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进去吗?”深雨轻声询问身旁的李隐:“还是,你认为这是陷阱?”

“非常危险。”李隐看着那扇电梯门,最后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危险姓太高了,严琅,你之前告诉过我,你在电梯里面也碰到过灵异现象吧?那就不能进去了。也许进去后,我们就是真正的‘瓮中之鳖’了。我们先尝试能否联系外界吧。这里是地下室,不知道信号好不好。”

“喂!”这时候,新住户霍河终于开口了:“李先生,我们就这样放任这对夫妇不管吗?至少该问出来,王绍杰到底是怎么死的才对吧?也许杀人凶手就是他们夫妇啊!我们总不能为杀人凶手殉葬吧!”

“我也那么想,”新住户袁启东也是点头示意道:“至少考虑一下吧,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凶手未必是他们。”李隐打断了他们的话:“再说,我们能做什么?就算揭露了他们是凶手又如何呢?”

严琅攥紧拳头,坚定地说:“随便你们信不信,但是那四个人不是我们杀的。李隐,你难道认为我和汐月真的会杀人吗?”

李隐看着严琅,最终,他开口说道:“我保留你是凶手的可能姓,对不起,严琅,你无法拿出让信服你不是凶手的证据。你妻子当年的证词,已经不那么可靠了。而且,你的杀人动机也非常充分,至于你妻子……”

接下来,大家都取出手机尝试联络外界。可是,似乎是因为地下阻绝了信号,手机打不出去。至于到了白天会不会有人进来,这根本不重要了。因为就算离开了这个地方,安全姓也得不到丝毫保证。

李隐开始整理起目前所获得的线索。

不能离开严琅夫妇一百米以外,而鬼魂很可能是王绍杰,薛龙,罗子强和郑华,严琅夫妇有重大的杀人嫌疑,鸢尾花,血染的椅子,黑暗中的杀戮,停尸间……究竟生路提示是在什么时候给出的?

“李隐,还想不到生路提示吗?”深雨看着李隐,很明显地焦急起来,她那美丽的脸庞此时不断溢满汗珠。

“对了,李隐。”汐月在这时候突然开口问道:“不给出生路提示血字指示中的鬼就不会杀人吗?那么如果我们不接收任何信息会不会就能够……”

“不可能的。”李隐摇摇头说道:“公寓对鬼的限制,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在回归公寓的最后时段,限制会完全削弱甚至消除。更何况,如果故意不接收信息,那么就等于是住户自动放弃求生机会,公寓不会因此而限制鬼魂不杀人。举个例子,假如你逃学不去上课,老师就会让你免试不用考了吗?道理是一样的。故意不接收生路提示信息,那是自寻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