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第一个牺牲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在李隐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头顶的灯,突然一下灭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处在挂号厅的住户们陷入了一片恐惧,而这挂号厅附近没有窗户,一下没有了任何光芒。

大家马上取出随身携带的小手电,可是,却发现手电根本打不开!想用手机发出光,却发现手机的屏幕完全是黑暗的!

在血字中无法使用手电筒,这是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不用问,这肯定是公寓造成的。那么,这代表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别慌!”李隐紧张起来,此时周围完全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在这般黑暗的环境下,恐惧被提升到了极点。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恐惧来源于未知。此刻,大家都开始想象这黑暗中,自己没有办法看到的地方,在发生什么事情?而这些想象比真实发生的情景更加令人感觉到恐怖,此时,大家只好抓住身边人的手,不敢放开。尤其是两名新住户,以及严琅,汐月二人,他们这时候已经快要被恐惧彻底压倒。

“李,李隐!”这时候传来了封煜显的声音:“你父亲不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吗?那你想办法带我们走啊,拜托你了!”

李隐却是苦不堪言。事实上,这座医务楼,是2010年3月开始,正天医院扩建的时候建造的。当时,李雍收受了星辰母亲的那笔钱,买下了医院附近的土地,进一步扩建正天医院。这座医务楼,就是当时开始建造的。那时候李隐早就进入了公寓,平时他都很少回家去,怎么会到正天医院来。刚才进来也就是匆匆走过,根本不记得具体的地形了。

挂号厅距离医务楼的大门还有一段距离,如果有灯光的话,那么想要成功离开并不困难。

“大家冷静!”李隐立即提高音量说道:“如果就这样自乱阵脚的话,我们就完了!听着,大家先抓住对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先不要自己吓自己,明白了吗?”

虽然说是那么说,但是已经陷入混乱恐惧的心是没有办法那么容易扭转过来的。这一点,李隐也是相当清楚。此时,大家都是只有抓住身边的人,不时询问:“你还在吗?”“你是深雨吧?”“你是封煜显吧?”“严琅先生,你还在吧?”

坦白说,变成这样,最受到震动的是严琅和汐月二人。尤其是汐月,她的右手放在肚子上,另外一只手抓住身旁的严琅。现在,她最害怕的,就是丈夫和肚子里面的孩子,遭遇不测。

汐月心中默默地说道:“对不起,雪晨,让你那么小,就要经历这样的生死历险。但是,无论发生什么,妈妈都爱着你,就算拼了命,也一定要保护好你,雪晨!”

此时,大家只有根据灯灭以前的记忆,开始微微挪动起来。每个人都是警戒着四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无论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够把人吓得半死。

不过,由于根本看不见,有的人朝这走,有的人朝那走,而大家都是手拉着手,所以队伍根本溃不成形,没有办法朝着一个统一的方向走去。到后来,李隐都无法知道,自己是在朝着什么地方走了。

可是,没有人敢待在原地,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待在原地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1502室的凡雨琪在就好了。”突然黎焚的声音传出:“她是个在黑暗中,都有着敏锐视力的人。这一点,我们也验证过。”

但这时候,李隐却是只顾注意着四周。按理说,都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也该逐步适应黑暗了。可是眼前还是看不到任何东西。而且,这个医务楼也有不少医生和病人,停电的话,该有人发现才对。又或者,是发现的人,都和那两名护士一样,被杀死了呢?

李隐还不确定是否出现了生路提示,毕竟接触到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少。虽然他大致猜测到,王绍杰的死,是严琅和千汐月造成,可是,一来没有证据,二来就算真是如此,难道他要亲手杀死这对夫妇不成吗?

“汐月,”严琅则是紧抓着妻子白皙的手心,说道:“你不用害怕,我待在你身边,有我在你身边,不会出事的,绝对不会出事的。”

话虽然是那么说,但是严琅也是在这环境下感觉到一阵阵寒意从脚底涌到头顶。若非身边有那么多人在,他恐怕早就是吓得要精神崩溃了。刚才用手机痛骂王绍杰的那股勇气,此刻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王绍杰现在真的出现在他身边,只怕他会吓得立即昏过去,就和当初在电梯里一样。

有人说,鬼,始终是未知,无形才更加可怕。这一点,李隐深有体会。以往的血字,鬼魂总是至少会现出形体,让人知道其方位,存在,也能够根据这些线索判断公寓对其施加的限制。可是,到目前为止,王绍杰等鬼魂都没有用直接的形式在严琅,汐月夫妇面前出现过。也正因为如此,就只有通过想象来填补这段印象的空白,而想象随着时间流逝就会不断扭曲膨胀,最后人类反而会被自己的想象吓到。

当前的情形就是如此。黑暗中,依旧是什么都看不到,没有半点人影,甚至没有丝毫声音。大家却很清楚,鬼魂随时会伺机而动,来索取他们的姓命。生路提示也许给出了,也许没有给出,大家都是什么也不知道。

八个人小心翼翼地走路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现在手机不能看,手表也不能看。仿佛被封闭在了隔离的世界,没有人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候,李隐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问:“对了,大家报一下数,看看是不是都在!”

虽然手都是拉着,但是,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报数?为什么?”

“李隐,你担心我们中有人失踪了?不会吧?”

“报数吧。”李隐皱着眉头说:“不这样做一下,我不放心。”

“一。”首先报数的人,是严琅。继而身旁的汐月报出了“二”。

“三。”说话的人是深雨。

“四。”这次则是封煜显。

“五。”新住户袁启东也报数了。

“六。”接下来是新住户霍河。

然后,就没有声音了。李隐报出了“七”,可是,接下来,还是一片寂寥,毫无声音。

李隐顿时紧张起来:“黎焚,你在吗?”

可是,黑暗中,没有人回答李隐。黎焚不在了?他去了哪里?

这时候,李隐忽然额头被狠狠一撞,感觉撞到了墙壁或者门上。他不顾疼痛,继续问:“谁抓着黎焚?”

“不,不知道啊……”

“黎焚,你在哪里?”

李隐顿时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立即大喊:“快,快点……”

可是,他一个“跑”字还没有出口,就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嘀嗒”声。在这幽静寂寥的时刻,这一声“嘀嗒”实在太过响亮了。

接着,又是一声“嘀嗒”。

听上去,犹如是水滴的声音,而李隐清晰感觉到,那声音就在他们身旁不远处。那究竟是什么声音?

大家都开始了新的恐惧猜测。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候,严琅突然回忆起来,灯灭以前,黎焚就在自己身旁!

严琅向着他身旁抓着他的手的人,轻声问道:“你……你是,谁?”

没有回答。

“喂,说话啊,你,你快回答我,抓着我手的这位,你是谁?”

仍然没有回答。

严琅顿时感觉到一阵惊恐,然而就在这时候,那只抓着他手臂的手,却是突然狠狠地向他的身体推了过来,严琅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脚踏空,他立即松开了汐月的手,整个人摔了下去!

就在此时,灯亮了。

严琅发现,自己跌倒在楼梯上,身体感觉很通,不过似乎没有骨折,他看了看身旁的人,李隐,封煜显等人也都在楼梯上。而深雨则是抱住了汐月,没有让她滚落在楼梯上。

这里……是通向地下停尸间的楼梯台阶!

朝着楼梯上方看去,李隐和严琅则是看见了……黎焚的尸体!黎焚的脖子被割开一道很深的口子,他整个人则是整个人被悬挂在天花板上,脚上则是被一条铁链连着天花板上的一盏灯。脖子上的血,不断洒下,滴在地板上,发出了“嘀嗒”声!

而在他后面,则是一扇被紧紧锁住的大门,门本身非常坚固,上面被上了一道铁锁,锁被铁链层层环绕,很明显,要破坏大门出去,是不可能的了。

鬼把他们关入了停尸间!

“汐月!”严琅连忙上前扶住汐月,抱住她说:“你没事吧?没事吧?这位小姐,你叫什么来着的,谢谢你!”

然而深雨根本没有理会严琅的话,她只是瞪大眼睛看着黎焚的尸体,以及那扇被紧紧锁住的大门。

“走!”李隐不断退下台阶,说道:“到停尸间去!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

大家也不用李隐提醒,都是一个个地朝着楼梯下面走去。很快,到达了地下。地下的灯光非常昏暗,一下去就闻到一股浓重的福尔马林的味道。

停尸间分为一个个房间,走廊非常狭窄,而且周围似乎卫生状况也不是很好,天花板甚至都接着蜘蛛网。

“李隐!”严琅扑到李隐面前问:“有,有没有电梯?有电梯的话……”

李隐听了以后,说:“找找看,也许有。”

大家于是沿着走廊,开始缓缓前行。虽然这里也比较暗,但是毕竟比刚才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要好上了许多。

而这时候,楼梯上方那“嘀嗒嘀嗒”的声音,依旧不断传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