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血染的椅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弥真马上走入客厅,她也来不及欣赏这座大房子,就走向正在客厅内,六神无主的汐月。

“弥真……”汐月立即站起身来,说道:“你可来了,太好了!”

这时候的汐月,显得极为无助,就犹如是被无数猛兽包围的羚羊一般。看到她这般模样,弥真连忙搀扶住她,说:“汐月,小心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坐下吧。电话里面你说得太夸张了吧?就是这个保姆说看见了王绍杰?”

“对,是她……”

弥真回过头看向小华,肃然地问道:“你确定你看见王绍杰了?”

“我,太太,我不知道啊,你说什么那是死人,这怎么可能呢,大白天的,还见鬼了不成……”

弥真突然快步走向小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同时,她测量着小华的脉搏,同时观察着她的瞳孔,声调尽可能平稳了一些,说:“我再问一遍,你确定你看到的人,和王绍杰的照片一模一样?”

“真,真的啊,我真的看见了,我爹爹教过我,不可以撒谎的,你们都逼着我干嘛啊!”

弥真从她的反应以及测量脉搏的情形来看,她的言辞没有闪烁不定,瞳孔也没有明显收缩,脉搏在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明显加快。看起来,她没有撒谎。

如果再继续追问,她反而有可能因为恐惧而真的撒谎。于是,弥真松开了小华的手腕,说:“抱歉了,看来你说的是实话。”

然后,她坐回到沙发旁,抓紧汐月的手,说:“别怕,汐月,告诉我。最近你有没有接触过一些不认识的陌生人。那些人,是不是成群待在一起,显得很紧张?”

“没,没有啊。”

“是吗?那么,在这之前还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汐月立即回忆起了鸢尾花的事情,连忙说道:“有!你还记得吧,王绍杰他以前经常给我送花,我,我在正天医院进行胎教课程的时候,有人在我的课桌上放了……一束鸢尾花!可是我不知道是谁放的,那花的包装方式,还有里面的卡片,都和王绍杰当初送的一样!”

“那束花还在吗?”

“扔掉,扔掉了……”

“好,我知道了。”弥真又开始快速思索起来:刚才,深雨小姐接到了血字,接着,汐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不成,汐月是被卷入了血字指示中?又或者,汐月身边的人,成为了公寓的住户?

弥真的思考一瞬间就完成了。她考虑过后又问:“你最近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比如,接触到什么很邪异的东西?”

“不,不是的,没有那回事情。”

弥真抓起汐月的手腕,趁她不注意开始搭脉,接着问:“你,真的没有隐瞒我的事情吗?关于王绍杰?”

“没有,没有啊!”

但是汐月说这句话的时候,脉搏明显加快了。而且,她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下意识地闪避自己。这让弥真顿时生出疑窦来:她,难道真的有事情隐瞒着我吗?是什么事情?

“看你这个样子,就算没事也要变有事了!你现在在怀孕,不能那么焦躁啊。”弥真说到这,取出手机,说:“我给你老公打电话!他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弥,弥真!”汐月这时候脸色更加惨白:“难道真的是王绍杰的鬼……”

“先别自己吓自己,”弥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一些:“告诉我手机号码,我只是看你精神那么差叫你老公快回来照顾你而已。”

“好的,手机号码是……”

严琅这个时候,已经考虑要不要回去了。刚才厕所内看到的,结合妻子打电话来所说的话,让他已经没有心思工作下去了。

向经理请假后,他就换下工作装,匆匆走到楼梯口,按着电梯按钮,可是,电梯却是迟迟不下来。

“可恶!”严琅狠狠踢了一下电梯门,然后他就调转头,朝着逃生梯的方位跑去。

沿着逃生梯不断向下的时候,口袋内的手机铃声响了。他连忙站定,取出手机,接通了电话:“喂,是……弥真?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什么,你在我家?”

听完事情始末后,严琅也是越来越紧张,说:“好,你先看着汐月,让她稳定情绪!我马上回来!”

挂断手机后,他就一步好几个台阶地朝下面跑去。

就在他跑到其中一个楼梯台阶上的时候,突然只听到后面一阵巨响,连忙回过头去看,只见上面的楼梯,居然有着一把椅子从上面摔下来!

他连忙避让看来,椅子在台阶上不断滚落,掉到了下面!

而看着那把椅子,严琅的双目顿时凝滞!

这椅子,赫然是当初学院那个废弃大礼堂内的椅子!椅背上,还有着学院的名称和校徽!而椅背上面,则是染着殷红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