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特殊血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弥真这几年的曰子过得非常辛苦。当时好不容易去了国外,在那里她辗转各地打工,忍受着种种艰苦,才坚持到了现在。而如今归国,至今还没有找到工作。

他们姐弟二人,父母在他们刚上初中不久的时候就去世了,当时是发生了一起列车事故,靠获取的大量抚恤金才得以生活到现在。当时,想要抚养二人的亲戚,都是为了要获取这笔抚恤金。弥真决定承担姐姐的责任,和弟弟独自生活下来。直到后来进入公寓,再是一次又一次咬牙熬过每一个恐怖的血字指示。

可以说,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几乎都发生了这对姐弟身上。这份苦命也造成了弥天为人尖锐,愤世嫉俗,以及悲观阴沉的姓格。但弥真却是反而在逆境和痛苦命运中越挫越勇,她总是抱着希望,不愿意轻言放弃,好几次,当弥天都几乎放弃的时候,是她一次次咬牙坚持了下来。

第一次血字……第二次血字……第三次血字……第四次血字……一年,又一年。在公寓生活的曰子,也依旧会去上学,因为弥真需要补充知识来作为未来执行血字的筹码,她也因此有了很强烈的求知欲,哲学,宗教,心理学,神秘学等各种书籍都查看过,也多次深入去研究灵异和诅咒现象。而她钻研得最深刻的,就是心理学,逻辑推演这两方面,而且后来也的确是学习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血字执行到第六次之后,每一次血字发布,都是她和弥天去执行,因为,很少有人能够执行血字到第五次以后。姐弟二人单独执行的血字,难度也是不断扩大,生路也越来越难找出。那段最为痛苦的岁月,弥真都没有流下过一滴眼泪。

不知不觉,就到了最后一次血字指示。

“姐姐,我不想死!好不容易熬到这一天了,我不想死啊!”

弥真抚摸着手中的一个雕刻。那个雕刻是两个身体缠绕在一起,没有头颅的人。因为没有头颅,身体的部分又缠绕得很紧,也看不出来雕刻的两个人是男是女。这是个很明显的石雕,但是,仔细研究就会发现,这并非任何地球上存在的物质所雕刻的。当时,二人就是使用了这个雕刻,才得以共同承担诅咒。雕刻的使用方法和作用,是那古老遗迹的一块石碑上,用篆文所书写的。

若非如此,弥真此刻也无法坐在这里。

她重新将那雕刻放回身上。雕刻,她从来都是随身携带的,目前,诅咒已经越来越强了,她很清楚,目前蒲靡灵留下的线索是唯一的希望了。一旦弥天死去,那么她也会重新被拉入那个空间,万劫不复。

可以这么说,她至今,依旧在“执行”第十次血字指示。

不过,她在听上官眠,提到了“仓库”的事情后,最初有些意动。那个消失的仓库,说不定有可以解除她诅咒的道具存在,有没有办法可以将仓库重新召唤而出的方法呢?

只是,这兴奋只是稍微持续了一段时间就消失了。

因为她感觉到有些不同寻常了。仓库的存在,从最初到最后,都不正常。在公寓内生活了那么多年,弥真自然很清楚,公寓对所有血字都有很强的制衡,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所谓的仓库。虽然目前看来是以削弱限制为代价,但是道具出现的数量也未免太多了一点,而且给了住户太多选择。反常为妖,弥真怎么会不明白这等道理?

她详细向上官眠询问了所有道具,了解了一下后,又询问了仓库消失的情况。很诡异的是,公寓门口的血瘤树也是完全消失了。为什么仓库一消失,连道具也彻底不见了?如果要收回仓库,从最初就没有必要出现。目前住户们都认为是发生了某个异变,导致了这一现象,但是没有人推敲出真正的原因。

刚才,和深雨的短暂交谈,更让她进一步确信了自己的假设。仓库,绝非为了帮助住户度过血字而出现的。弥真大致上已经猜出了仓库出现的原因。

根据弥真的分析,仓库的出现是为了进一步减弱公寓规则对住户的保护。但是,并非是表现在道具上,因为道具数量的齐全和诸多异能都太反常了,所以这绝非是为了制衡。而且,如果只是将难度保持在原有状态,只是改变制衡的形式罢了,公寓不可能会安排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也就是说……是为了让住户触发“死路”。

她得出的结论是……仓库本身就是公寓发布的一条血字指示!只不过,是针对公寓全体住户所发布的一条血字指示!只是,除非到执行第十次血字指示,看到血字中的提示文字,没有人能够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执行第几次血字。当时,公寓的确是发布了一条血字,然后让住户们进入“仓库”。而血字原文是“用于执行血字指示的道具”,并非“用于克制鬼魂的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