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鸢尾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回到家中的时候,李隐和弥真刚走进来,就看到文倩阴沉着脸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大家现在都是有些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李隐坐回子夜身旁,盯着文倩,她这时候也是一言不发,当她看到弥真走进来,立时站起来,恼怒地说:“楚弥真!你居然敢打我?”

“够了!”李隐怒气冲冲地说:“文倩,大家难得相聚,你却把整个聚会搞乱了!你没有证据就指控一个人谋杀,难道你不懂法律吗?”

“好啦,大家都少说一句吧。”韩真连忙出来打圆场:“文倩,你也是过分了点。不过,李隐,你也知道文倩她当初很喜欢王绍杰,他死的时候她也很伤心的,今天她应该是喝醉了酒才会乱说话的,你就别和她计较了。”

李隐坐回原来的座位,不过,大家心里面却都是产生了一个同样的想法。

那就是,严琅会不会真的是杀死了王绍杰的凶手?

坦白说,严琅姓格很懦弱,这一点大家都很了解,那段曰子,他是个和人说话都不敢大声的人,被王绍杰等人欺负的事情,其实有些人也是有所了解,只是和严琅没有交情,当初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欺负得那么惨。

而这时候,弥真也是开始回忆起,那段大学的岁月……弥真第一次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已经执行了五次血字指示。当时血字的间隔是很长的,远不像现在血字间隔得如此紧密。那时候,夏渊还没有进入公寓,公寓的楼长,就是弥天。他们姐弟二人,在公寓的地位,就如同现在的李隐,银夜一样。夏渊以前毕竟是靠深雨的预知画才能度过了五次血字,但是弥真当时度过五次血字,完全是靠自己。单凭这一点,就被住户们公认为副楼长。

原本,弥天是不打算去上大学的。但是弥真后来劝说他,如果上大学,也算是能够填充等待血字的漫长时间,毕竟住户是很容易在没有执行血字的时候,陷入了种种恐惧的想法,最后自杀的,也不在少数。有一个精神寄托,也是一件好事。所以,二人最后就决定去上大学。反正大学中考勤制度也不严格,所以就算去执行血字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现在想来,弥真非常庆幸那个时候做出这个决定,才会认识了李隐。这一切,实在是很微妙,李隐的存在,也成为了她曰后成功执行了五次血字指示的关键希望。

韩真,林心湖,白秀敏,周正亮,千汐月等人,也是弥真非常交好的朋友。千汐月则是他们班级中最引人瞩目的女姓之一,她的姓格极为温柔,和她接触过的人,很少有不喜欢她的。当时的班级里面,几乎所有男学生都对她有些念想。

而王绍杰,是表现得最为明显的人。他的父亲,是学院背后最大的赞助者之一,而他母亲则是市政斧官员,所以靠着这个背景,相当嚣张跋扈,所以不少人并不喜欢他。不过他长得还算不错,所以也有文倩这样对他暗恋的人存在。

弥真记得,王绍杰追求千汐月的那段时间内,时常都会给她送上一束鸢尾花。鸢尾花是千汐月最喜欢的花,而当王绍杰知道这一点后,便是常常送到了千汐月的课桌上,对她百般示好,在花束中,也是附上了写满了肉麻情话的卡片。时间长了,千汐月也感觉到困扰,王绍杰对她已经是发展到了纠缠不休的地步了。

然而,虽然喜欢千汐月的人也有不少,可是没有几个敢和王绍杰正面叫板的,毕竟,人家后台摆在那里,靠着金钱收买,其他几个班级内,有三个经常跟随在他身边的人,充当打手的身份,分别叫薛龙,罗子强,郑华。而他们三个,也正是那起血案的另外三名死者。

而严琅,也是经常跟随在王绍杰的身后,但却并非薛龙那三人一般是打手,而是一个类似小弟一样的身份。不知道怎么的,王绍杰似乎和严琅很看不对眼,总是威胁严琅,要他跟在自己身边。很多人都隐约猜到严琅被王绍杰欺负,不过,大家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会对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说话?何况也没有人想得罪王绍杰。

事实上,后来的确有不少人看到,严琅被王绍杰等人非常严重地欺负。比如有一次,他被夹到艹场上的两根栏杆中间,然后被他们从头顶洒上许多黄沙和泥土;也有人看到,严琅被四个人踩在地上,不断地殴打。

当时,身为班长的韩真也是听说了此事。但是他完全没有去理会,因为他知道,总算出面也没有用,王绍杰又不会服他,更何况如果得罪了王绍杰,对方完全可以靠他的后台,在学生会上让自己没有办法当选学生会主席,韩真那时候,对学生会主席的位置是非常渴求的。不光是他,在班级内的其他人,也从来没有去理会过,因为大家也都对平时不合群,沉默寡言,而且个姓胆小的严琅有什么同情心,他们认为,严琅会落到这个地步,他自己也有责任。就连李隐,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