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弥真的决心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弥真依旧坐在雪佛莱车上。

她依旧隐隐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她执行过十次血字指示,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血字指示有太多太多的不可知因素存在。而她能够度过十次血字,靠的不仅是她和弥天二人智慧的结合,同时也和她的许多判断力,应变力有相当大的关联。

当然,她也遭遇过很多次,险些死去的危险血字。而这些危险血字可以得到解开,也有不少运气因素在内。

“上官小姐,会不会出事了?”

弥真回忆起,之前琳斯洛要对她动手的时候,上官眠阻拦在他们面前。虽然她本人是说要利用自己,可是在当时的情形下,她还是很受感动。

自己的生命已经如同风中残烛一般脆弱,如果再无法将弥天从那个黑暗空间解救出来,她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她也可以完全地预料。

“弥天……”她走下车,看着黑暗的天空,喃喃自语道:“也许我终于就要来陪伴你了。姐姐,一直都很想念着你,你现在,一定很恐惧,很害怕吧?到时候,姐姐,会和你一起面对的。你知道吗?学长已经有他喜欢的人了,而且,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呢。”

然后,她就看着眼前的“月竹轩”,然后,关上车门,开始朝着那里走去。

“上官小姐,你救过我一次,现在,我就回报于你。”

弥真踏入了这个“月竹轩”的时候,也知道,现在又重新陷入了危险。不过,经历了太多次血字,她对于黑暗和阴森都已经没有了什么感觉。虽然不知道上官眠在什么地方,但她还是尽力地寻找着。

“这个血字指示,是在明天中午左右的时间结束,也就是说,公寓应该还对鬼施加着‘限制’,”弥真一边自言自语着:“不过施加的‘限制’再大,我们依旧是那么无力。”

弥真亲眼看到了太多太多死在血字指示中的住户。血字指示对住户而言是多么可怕的噩梦,她也是非常清楚的。这种痛苦,这种黑暗,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无边无际的绝望。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更不能坐视不管。

此时,弥真的双眼非常清澈,那种清澈,是一种犹如清水一般的清澈。一如她从未被公寓夺走过笑容和心中的爱一样。

此时,也是一样的。

她其实已经习惯了在黑暗中行走,习惯了去面对恐怖和血字指示的诅咒了。所以,她踏入月竹轩的时候,也是显得很从容。

首先她先环顾着附近,推测上官眠行走的路线。这个月竹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上官眠,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弥真匆匆行走着,进入了一个又一个楼阁中,仔细搜索。

与此同时,在上官眠的脚下,那幅水墨画不断地溅出鲜红的血液,而上官眠依旧陷入琳斯洛的催眠。这是将“冥王”路菲斯也予以催眠的催眠术“幻华冥梦”。就算是琳斯洛临死发出,而且距离上太远,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苏醒的。

上官眠纵然再厉害,这个时候,一样也没有办法突破这个幻境。在她陷入幻境的这段时间,水墨画的血不断渗出,最后,那只血红的大眼睛,开始渐渐涌出了水墨画!

血红眼睛不断涌出,最后,那瞳孔突然间喷射出大量的鲜血,整个房间,被一片血海覆盖!

因为动静实在太大,也终于引起了弥真的注意。她马上就发现,附近一个楼阁上发出剧烈的响声。无数鲜血从那窗户中喷射而出!

弥真立即来到了那座楼阁下方,死死盯着那窗户。鲜血不断从窗户中涌出,她立即从一楼大门,冲了进去!

鲜血依旧远远不断从楼梯和天花板的缝隙流下。只是短短一瞬,弥真的身上就被鲜血染红!但是她却视若无睹,径直朝着楼梯飞奔而去!

“支撑着啊,上官小姐!”

弥真一步步朝着楼梯上走去,而不断洒下的血,让人感觉到触目惊心!而终于走上楼梯的时候,她却是看到了恐怖的一幕……一个浑身鲜血的女人,正趴在上官眠的身后,然后,正要将上官眠,拖入那水墨画里面!

弥真在这一刻并没有太大反应,比这更可怕的鬼魂,她不知道见过多少。见得多了,也就没有什么反应了。

她立即冲上楼,同时,她看着地上那水墨画。虽然还在滴血,但是,隐约看得清楚,水墨画上正画着自己所在的楼梯位置!

“原来如此,是在这里吗?”

弥真点点头,然后她就冲到上官眠面前,一把抽出她系在自己身旁的另外一把长刀!而那个女鬼,丝毫没有阻拦。

“原来如此,是针对住户的类型吗?”弥真轻轻一笑,说道:“血字难度不高嘛。相当于第二,第三次左右的血字难度。好,那么……”

她立即回过头,眼神极为锐利地将那长刀划过眼前的空气。一瞬间,那女鬼从额头开始,一道血线出现,一直延伸到下巴!随即,她的头颅,被劈成了两半!

更多鲜血喷洒而出,那个女鬼顿时倒在地上,然后,化为了一大团墨迹!

“区区一幅画而已,”弥真拿着刀,微笑地看着鲜血中的那团墨迹,说道:“也就这种程度而已。要让我绝望,最起码也要七八次难度的血字吧?”

大约十多分钟后,上官眠清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看着满房间的血迹,以及正坐在她对面的弥真。弥真露出笑脸打了个招呼,说道:“嗨,上官小姐,没事了。画中的女鬼已经被我杀死了。那把刀很好用呢。啊,你先坐在这休息一下吧。回公寓,还要等一段时间呢。”

话刚说完,上官眠立即抓起水墨画,收起了两把长刀。水墨画上,已经看不到那个女鬼了。然后,上官眠就将画收起,说道:“走吧。现在这个样子,得先弄掉身上的血迹,换掉衣服才行。”

“嗯。”弥真站起身,跟在了上官眠身后。

第二曰,李隐早早就醒来了。事实上,也根本就睡不着。他回忆起昨晚的事情,看了看睡在他身旁的子夜,帮她把被子又盖紧了一些,然后下了床。这段时间,他和子夜一直都住在一起。当然,两人也都注意着避孕措施,否则,在这个公寓内如果有了孩子,那实在是件相当悲剧的事情。

来到冰箱前,他将冰箱门打开,里面的东西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做点什么好呢?煎鸡蛋?吃了太多次了。蛋糕吗?”

这时候,他回忆起,当初,曾经做蛋糕请子夜吃。那个时候,他度过了四次血字指示,同时,子夜度过了第一次血字指示。

那个时候,唐医生,杨临,欧阳菁这些人,都还活着……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呢?为了子夜,舍弃了三次自己亲自执行的血字指示,换回的更多的绝望和恐怖。他并没有后悔,如果再选一次他一样会那么做。

但是,当和弥真见面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和这些昔曰认识的人,已经生活在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了。

他忽然想到,如果当时,他和弥真一起去国外寻找弥天的话,会怎么样呢?那样就不会进入公寓,同样也不会和子夜相遇。那么,也许最后自己会度过平凡普通的一生,永远也不会经历这些痛苦和恐怖的事情。

见到弥真的时候,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前世”。而自己的“今生”,就是在这个冰冷的公寓内,一次次地等待血字指示的发布,然后等死。

没有办法抗拒,也没有办法超脱。

如果没有去见弥真就好了,如果没有答应她那件事情就好了。现在,他已经快崩溃了。他还有六次血字指示,未来会发生什么呢?谁也不知道。

李隐从冰箱中取出了一杯水来,慢慢饮下。然后,关上了冰箱的门,他的手死死抓着冰箱,最后,将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

“今天,还要去见弥真吧?”

去,还是不去呢?

李隐突然产生出了一个想法。真的,有人能够在第十次血字指示后,踏出这座公寓吗?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李隐还真想看一看这样的人,在跨越了无数绝望和恐怖后,最终战胜了诅咒的人。

真的有那样的人吗?真的存在这样的人吗?

中午时分,上官眠,安雪丽和邱希凡回到了公寓。上官眠踏入公寓的那一刻,废掉的右手,就马上复原如初了。

进入公寓的时候,她又看了安雪丽一眼,眼中毫不掩饰的冰冷杀意,明显是警告她,不要说出弥真的存在。安雪丽自然明白,马上点头。

“居然有两个新住户活着回来!”

这让公寓多数的新住户都为之振奋雀跃!虽然还是死了两个新住户,但是有两名新住户活着回来,已经是好得太多了!

这个时候,大家也都知道,上官眠是个何等可怕的人物。所以,她经过的地方,每次都有人自动让开一条路,没有人敢接近她。

李隐却是没有心情去理会上官眠,见他们回来了,就站起来,朝着宫外走去。按照和弥真的约定,他要把弥天留下的东西给她了。

“你去哪里?李隐?”子夜在他身后问道:“我要陪你一起去吗?”

“不,不用了。”李隐摇摇头说道:“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然后,他就推动旋转门,走出了公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