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最后一幅水墨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月溪镇的上空,此时布满了阴云。

黑暗似乎是所有恐怖的源头一般,在黑夜之下,即使是平时看起来很平凡的东西,也会充满了恐怖感。

仲恪言对这一点相当有体会。他现在拿着手中的水墨画,走到了他的目的地,月溪镇东面的一座古旧的书院。

月溪镇是个保留了将近百分之四十古代建筑的小镇,许多古建筑都保护得相当完好,甚至还曾经被一些拍摄古装剧的剧组用来取景之用。

那座书院,大概是建造于唐代,名为“尊儒书院”,而水墨画中的那口大钟,正是在这个书院中的一个塔楼上。

仲恪言亲眼看到邱希凡得以死里逃生,内心也是相当激动。如果顺利,那么他也可以获得活下去的机会了!

毕竟,之前的血字,新住户死得太多太多了。如今有了生存下去的机会,说什么,都是要彻底把握,绝对不可以放开的。

走到“尊儒书院”门口,那是一座被石墙围起来的庞大院落,里面有着一座座古色古香的建筑,而门口则是有着两只石狮子,和“尊儒书院”的匾额。在书院门口,还有一块碑,特别介绍了这座书院的历史。

书院的大门完全洞开,以方便观光客入内观看。

仲恪言紧紧捏着手中的刀子,最近,住户们普遍都开始使用公寓中的刀子,因为这刀子绝对不会被破坏,使用起来很方便。用来杀鬼,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时候,画中那个站在大钟前的女鬼,头颈不断地伸长,犹如是面粉一般,脸也随着脖子的变长,开始显得诡异,犹如是曰本的能面一般。不过,至少还在那口大钟面前,那就够了。月溪镇是一个著名旅游地,这个尊儒书院内的钟也是登在网上介绍过的,这口大钟代替上课铃,以撞钟来宣告上课时间开始。也因此仲恪言才能查到这个地方。

仲恪言踏入了书院的大门,他先是仔细看看了一下。附近,林立着大量古建筑,前方是一个孔子雕像。目前,仲恪言首先要寻找的,是那座钟楼。旅游间介上面,写得相当简单,所以,现在的他必须要亲自去寻找才行。

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走了几步,他不时看着手中的水墨画,心中不断在思考着究竟该怎么办。无论如何,他都发誓要活下来。就算是为了妻子,也一定要活下去。

仲恪言进入公寓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情妇就住在那个小区里面的某座公寓里。说起来,那个小区里面其他公寓的住户,很少会进入那个可怕的公寓。似乎正因为是近在咫尺的地方,倒反而很少有人会进入那个巷子里面了。

现在想来,仲恪言认为,报应果然是存在的啊。

结婚一年来,他从来没有对妻子有任何不满,但是,在和那个女人邂逅后,他却感觉到很刺激。他知道那个女人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在深夜下班的地铁上和那个女人邂逅后,却被那个女人的狂放和姓感所吸引,莫名其妙地就跟她去了她家里,和她发生了关系。那个女人在这方面明显是个老手,深通各种“技巧”,每一次都能把仲恪言伺候得舒舒服服。每一次和她做完,感觉都完全不是和妻子所能相比的。久而久之,他就越来越迷恋这个女人的身体。

他当然绝对不可能为了她和妻子分开,毕竟妻子是那么善良贤惠。他知道,他要的仅仅只是那个女人的身体,他喜欢看着她那迷人的身材,和她那各种熟练的“技巧”。这就好像是吸毒一般,让仲恪言非常满足。

他除了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其实也很可能是假名)外,对她的其他事情一无所知。这个女人也不会要求自己离婚,她也不向自己索取金钱。

最初,仲恪言坚信自己一定可以和她彻底分开,但是,到后来却是越陷越深,和她每个月的相会,由最初一个月两次,变为一个月四次,最后甚至是一个星期三次!虽然对妻子的愧疚不断加深,看着她艹劳家事的样子,仲恪言好几次在心里骂自己是个畜生。可是,不管怎么做,他都没有办法让自己彻底不再去找那个女人。这一天,他再度进入那个小区。可是,内心却挣扎着,一边是妻子在家中贤惠地洗衣烧菜的情景,一边是那个女人高耸的双峰和魔鬼般的身材。于是,他就进入了那个巷子徘徊,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的影子突然脱离了脚下,然后,进入了巷子深处,见到了那个不存在的公寓!

“报应啊!”

仲恪言怎么也没想到,这报应竟然来得是如此之快。如果,他能够战胜自己的心魔,就不会遭遇这样可怕的结局了。现在,却是不得不面对自己种下的苦果。如果可以离开公寓,他绝对不会再去找那个女人,一定会好好对待妻子。但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