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水墨画中的厉鬼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安雪丽看着眼前这二层的茶楼,上方的匾额上清晰有着“听雨阁”三字。

她展开自己的水墨画,死死盯着画上的女鬼,朝前走去,将茶楼的门推开。这个地方,平曰里更多是作为一个景点被人参观,并不是真正经营的茶楼。推开进去后,一楼完全是空荡荡的,摆放着一些桌椅,安雪丽紧张地朝前面走着,每走一步,她都感觉好像黑暗中会出现一个人影。

该怎么去杀那个女鬼?她的确带了刀子,可是,真能顺利像上官眠那样杀死鬼?她毕竟动作很快,所以才能轻易做到,但是鬼真会待在那里让她来杀?

想也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画中的鬼如果诡异地移动,那么,谁杀谁,还是个问题。安雪丽因为了解这一点,握着刀子的手也是分外紧张。不过,现在毕竟是有了生路。

她看到了一楼的楼梯。要走到那里,要穿过几张桌子,然后走上去。她这时候也注意着手中的水墨画,目前,画还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安雪丽不断念着经,一步步挪向楼梯那里。终于,走到了楼梯口,她咬着牙朝上面走去!

一步,一步,又一步……安雪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时间是那么漫长。她毕竟是首次执行血字指示,经验和心理素质自然不是那些老住户可以相比的。

此时,她越来越后悔当初为什么看了那么多伊藤润二的漫画。此刻,各种各样的联想在脑海中不断产生出来。

“不,不行……”安雪丽咬牙对自己说:“这只是第一次血字指示而已,如果我那么简单就倒下的话,那以后的九次血字指示该怎么办?不能,绝对不能倒下!”

于是,她加快了步伐,终于来到了二楼!

将刀子对着眼前的空气,她开始寻找着那扇窗户前。而这时候,她忽然注意到,手中的水墨画改变了!

那面孔碎裂开,表情扭曲的女人,此刻就站在一个走廊前面,她身后有一扇门,门上写着“墨川间”。“是这里?”

安雪丽又快步移动过去,她不知道这个“墨川间”是在什么地方,无论如何,要找到那个地方,然后立即动手杀了她!

这时候,安雪丽已经注意到,女人裂开的脸,从裂开的部分,开始生长出一些类似于手的东西!难道,真是如同富江一般,不断地分类增殖吗?

这时候她忽然害怕起来。富江是一个如果将其杀死,尸体还能够不断继续分裂,最后导致鬼魂的不断出现……杀了她,会不会反而造成这种后果?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非要杀不可了。否则,她就只有面临最可怕的结局了。所以就算如此,她也必须要赌一赌……“我想太多了,那只是漫画,漫画而已……”

但是,越是要自己不去想一件事情,就越容易让自己去想,安雪丽现在却是越来越害怕了。她一步步走着,看着附近的走廊,不知道该走到哪里去,才能找到那个鬼?

碎裂的面孔渐渐占满了整个水墨画。安雪丽的手越来越湿,她又怕手汗弄湿水墨画,不知道算不算“损毁”。

“是这里吧?应该是这里吧?”

安雪丽缓缓朝着某条走廊进去,然后,注意着两旁的房间,看看有没有哪一扇门有“墨川间”。

可是,这条走廊到了底,却也依旧是没有找到。明显,不是这个地方。

“可恶,那到底是哪里?是哪里?”

安雪丽忽然想到,这时候,或许该戴上人皮面具,这样,或许会好一些。于是,马上就从怀里摸出了一张人皮面具来,戴在了脸上。

回过头,将手电筒照向前方,走廊前面依旧是空无一人,周围非常安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但,正是如此,才反而更加让人感觉到可怕。

安雪丽缓步朝前面走去,而这是她发现,水墨画中的女鬼又变动了方向。

这次是要去哪里?

“这……”她忽然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水墨画上,那女鬼竟然就站在这个走廊的入口处!

“在,在这个地方?”

安雪丽看着手上的刀子,按理说她现在应该马上冲过去杀了那个鬼才对。但是,这时候她却是脚底打颤起来,根本不敢移动自己的身体。

“不,不行,必须马上过去!”

安雪丽强行移动着脚,可是恐惧感却是不断在内心升腾而起。她可不是上官眠,挥上一刀就能够结果了一个鬼,如果她有那么厉害,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了!

正常情况下,要杀的即使是一个人类,也是要刺中心脏或者割断喉咙才能做到的。但是除非被杀的人完全不反抗,否则这都很难做到。对于女姓来说,就更是如此了。而且,鬼毕竟是看不到的,脖子在哪里也得在黑暗中摸索才行。不过,就算是割断脖子就能杀了鬼吗?也许必须要像上官眠一样将头彻底割断才行。

她内心突然非常嫉妒邱希凡来,他怎么运气那么好?被上官眠当做是实验的白老鼠,却是幸运地通过了第一次血字!

不……她忽然感觉不对。邱希凡的水墨画中的那个女鬼,真的已经死了吗?虽然头是被砍断了,可是鬼的头就算被断掉,也不代表这个鬼就是死了。水墨画只要还在,只要住户还没有进入公寓,就不能保证这一定是安全的。

会不会这反而是将死路给触发了?

她拿出手机,开始编辑一条短信。内容是:“你还活着吗?”然后,发送给了邱希凡。如果邱希凡真是触发了死路,那么现在他也该已经去见阎王了。

他们目前都是借用了公寓住户其他人的手机在用,之前安雪丽用的是触摸屏的手机,现在是要用键盘,所以很不习惯,发完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分钟。

“不会有事吧?”

这时候,她看着眼前,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她在等待邱希凡的回信,毕竟至少要确定这不是在触发死路,她才敢过去动手。否则,岂不是找死吗?

不久,短信回复了过来。

“我很好,现在没事!”

这顿时让安雪丽喜出望外!于是,她也终于下定决心,朝着走廊口冲了过去!但就在这时候,她忽然看到水墨画上,那面孔碎裂的女鬼,突然张大了嘴巴,嘴巴几乎占满了整幅画,仿佛就要冲出画来一样!

不……不是仿佛……是真的冲出来了!

那张碎裂的巨大面孔,竟然从水墨画的表面完全钻出,碎裂面孔缝隙中,伸出了一只只手来,将安雪丽拿刀子的手紧紧抓住!

而这时候,安雪丽距离走廊口,已经只有很短的距离了!

“不,不要!”安雪丽吓得面无人色,她的身体被高高举起,无数只手将她抓住,而那张大嘴巴,也是缓缓张开!

水墨画此时倒在了地上,不过还好,和安雪丽的距离,还没有超过一米。

“杀……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然后,安雪丽的身体,就被不断拖入那张大张的嘴巴里面!这张嘴巴里,没有口腔,只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不,不要啊!”

安雪丽就在快要绝望的时候,她的身体一半已经被拉入了那张嘴巴!而她则是看向前方的走廊,只差一点,就可以杀了,就可以杀了……安雪丽不愿意甘心!她狠狠将刀尖扎入了一只紧抓着她的手,那只手立即洒出大量鲜血来,逐步垂下!她大喜过望,立即去刺另外一只手,顿时腾出两只手来撑住地面,大喊一声,朝前面一跃,狠狠地将刀子刺在了虚空中的某处!

为了防止没有刺准,她又变幻了好几个方向不断刺下去,于是,后面那张伸出水墨画的脸,顿时不断射出鲜血来,将这整个走廊都彻底染红,血雨洒下将安雪丽完全变成了一个红色的人!

受伤的巨脸,终于缓缓地收回了水墨画中。安雪丽立即回去抓住水墨画,邱希凡的水墨画也洒上过血,但他还活着,这说明被洒上血并不算是“损毁”。

“成功……成功了……”

安雪丽的身体倒在墙上,口中喃喃说着:“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画上,只剩下面孔被刺得千疮百孔的那张脸。

而此时,上官眠终于到达了她的目的地,那个名为“月竹轩”的古代建筑!而最初的宫装女子,在画中,却是进入了月竹轩深处!

上官眠走下了车,对弥真说道:“在外面等我。”

“知道了。”弥真点点头,又说:“你……小心一点,上官小姐。”

上官眠左手提着那长刀,目光锐利地看向眼前的一个被四方的墙壁围起来的小庭院。那小庭院的外墙,和水墨画上完全一模一样。

小庭院门口,有一块匾额,上面就写着“月竹轩”。

她一脚飞起,将眼前的两扇木门完全踢倒,继而就走了进去。她对照着水墨画,画上从那血红瞳孔映照出来的景象判断,那个鬼是在月竹轩内部。

景象中,是一个茶桌,茶桌上面则是一盘摆放着的围棋棋盘,上面有着一局下到一半的棋局。

上官眠朝着月竹轩内部,快速走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