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杀鬼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此时,琳斯洛和上官眠的距离,可以说是咫尺相隔。琳斯洛只要愿意,瞬间就可以要了上官眠的姓命。

虽然说,对琳斯洛的催眠,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但是,“幻华冥梦”作为琳斯洛的最高催眠术,已经可以超越视觉,直接通过任何感官对大脑发生作用。所以,哪怕上官眠这时候闭上眼睛,也一样无法逃脱。

水墨画中,那只血红的大眼睛越来越是鲜红。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

无论如何,都有可能会被催眠。而如果是一般的催眠,以上官眠的意志力还有抗过去的可能,但是“幻华冥梦”这种最高等的催眠,却是实在太过强大。当然因此对其精确要求更大,但是这一漏洞也被目前的距离所弥补。可以说,当前堪称死局。

琳斯洛见上官眠不出声也不闭上眼睛,知道她已经近乎绝望,冷笑着说:“知道怕了?可惜,已经晚了。你的实力,恐怕在整个欧洲杀手界绝对可以排入前五,已经可以和当年的‘地狱王’相提并论了。如果是来我们‘邪神’组织,也绝对能够得到最佳培养。但是,你注定要死在这里了。”

琳斯洛的眼中闪现出一抹残忍,然后,准备要使用她的催眠术!

“等一下。”上官眠忽然出口说:“你真的以为,你可以杀死我了吗?”

“怎么?”琳斯洛却是不以为意:“想拖延时间?没用了。你现在根本不可能逃开我,催眠一发动,我就只有任我宰割。所以……”

“所以……”

一把尖利的长刀,忽然穿过琳斯洛的喉咙,她惊愕地看着穿过喉咙的长刀,继而,身后的人就将长刀抽出!

“冥王的兵器,如今就归我所有了。”

长刀被狠狠抽出,琳斯洛的喉咙不断喷出鲜血来,她看向后面,站在身后的人,竟然也是上官眠!

“两个……”她倒在地上,不断捂着被刺穿的喉咙,难以置信地说:“怎么可能有两个……”

而眼前的那个上官眠,则是全身瘫软倒在地上,说:“吓,吓死我了……”

然后,她扯住脸颊,一下撕下了她的“面孔”,她居然是安雪丽!

琳斯洛死不瞑目地看着天空,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交换过来的?根本无法相信!

安雪丽之前,接到了上官眠的电话,要求她马上来这里,同时携带一个和她的脸一样的面具。她之前制作了很多住户的面具,以备未来不时之需。上官眠在手机里面特意强调,如果她敢不来,回到公寓后,她就一定会杀了她。这个威胁,由她来说出,比任何人的都来得可怕。如果上官眠真的能逃回公寓,被她盯上要杀死的目标,根本不可能生还,某种程度上来说比公寓更可怕。

没有办法,她只有选择听从。

而二人交换的时刻,就是在琳斯洛对冥王使用催眠术,将他杀死时。这个时候,她是背对着上官眠的。虽然背对她很冒险,但是对于自傲的琳斯洛,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而且也不认为受伤的上官眠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杀了她。这时候,安雪丽就从附近出来,和上官眠交换了位置。

“还好,你真的及时杀死她了。”安雪丽连忙说道:“好了,我们快走吧,时间不多了!”

安雪丽的水墨画中,那女子的脸出现了无数裂痕,裂痕导致那张脸扭曲得越来越厉害,犹如是伊藤润二漫画中才会有的恐怖面孔。安雪丽以前最喜欢曰本恐怖漫画家伊藤润二画的恐怖漫画,但是如今只要一回忆起来,就会全身起鸡皮疙瘩。

“可以了,走吧。”上官眠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琳斯洛,然后就收起冥王的双刀,朝着那辆雪佛莱快步走去!

这时候,弥真也走下保时捷,朝着雪佛莱这里走来。刚坐入车内,安雪丽就疑惑地问:“那个……请问,这位小姐是谁?”

上官眠冷冷地说:“今晚以后,忘记她的脸,以及和她见面过的事情。以后无论任何人问起,都要说你没见过她。明白了吗?”

“知……知道了!”安雪丽吓得连忙点头,回答道:“一定,你放心吧,我一定忘得干干净!”

弥真发动了车子,踩下油门,说:“不愧是雪佛莱,这车真是高档啊。坐稳了!”

车子快速起步,而这时候,上官眠再度展开了水墨画。水墨画的中心处,一颗大大的血红瞳孔,将画面占据了将近三分之二。刚展开的时候,吓得安雪丽大叫了一声。

她也将自己的画展开一看,这时候,那女人的头歪着,不断裂开的脸,越来越扭曲,那形象让她想起伊藤润二的漫画《富江》。富江是伊藤润二漫画中,一个不老不死的魔女,她会因为被人分割尸体而不断增生,而富江的分裂体,很多都是从她的面部生长而成。而这幅画中面容分裂的女子,就好像是肉开始不断蠕动重生形成分裂体的富江的脸!

高中的时候,安雪丽最喜欢的就是《富江》这个故事。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富江每次被人分尸后会不断再生的恐怖,而如今这幅画上的女子,就和伊藤润二笔下的富江重叠在了一起……“不,不要……”她拿着画,此刻已经是吓得魂飞魄散,说道:“这,这位小姐,快,再快一点!”

这时候,穿过眼前又一片田地,周围开始有了房屋。已经,要开始进入月溪镇了!

“终于……终于要到了!”安雪丽惊喜交加地大叫:“快,快一点,再快一点!”

安雪丽的画中的女子,是在一个楼阁上,而上官眠的,则是在一座古建筑前。驶入小镇内后,弥真忽然问:“那个……先去哪里?”

这两处都是月溪镇的著名景点,一个叫“听雨阁”,另外一个叫“月竹轩”。对于弥真而言,先去哪里,的确是个问题。

安雪丽当然想说先去她那,但是上官眠在,她知道,自己争不过她。如果徒步去,谁知道是否来得及。

“先去她那里吧。”

上官眠说出的话,让安雪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上官眠又重复了一次:“到‘听雨阁’去。”

这时候,距离李健飞死去,已经过去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虽然周期未必那么短,但是谁敢赌这个公寓的可怕?

弥真有些意外地看着上官眠,问:“你……不先去你那里?”

“开车。”上官眠很平静地回答。

“谢,谢谢你!”安雪丽立即低下头,感激涕零地说:“上官小姐,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雪佛莱开始朝着“听雨阁”方向开去。

而同一时间,邱希凡和仲恪言二人,也是进入了月溪镇。首先,二人已经来到了邱希凡画中的“寒枫桥”。

“这座桥……”邱希凡将画和眼前的桥对比了一下,惊喜万分地说:“就是这,对,没错,就是这里!”

这时候,邱希凡的画里面,双眼和嘴巴都涌动着黑暗的女人,就站在桥头!

忽然,一辆雪佛莱经过了这座桥,上官眠立即注意到了邱希凡和仲恪言!她立即对弥真说:“停车!”

弥真连忙踩下了刹车。继而上官眠推开车门,朝着桥头走去。

“上……”邱希凡回头一看,吓得差点跌倒在地,口齿不清地说着:“上……上……上官面,你,你来了?”

上官眠却是看向眼前的桥头,然后,左手举起冥王的长刀,一步步走了过去。

然后,站到桥头不远处,上官眠忽然朝着眼前猛一挥动长刀!

此时此刻,在水墨画中,那女人的脖子处,忽然出现一个伤口,然而,大量鲜血竟然从画中喷射而出,完全溅满了邱希凡的面孔!

“果然是这样。”上官眠看着刀面,上面没有丝毫鲜血。

这,就是水墨画血字的生路!

“鬼……鬼,鬼被杀死了?”邱希凡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有些口吃地说:“这,这,这怎么可能?”

“这是公寓安排的生路,当然就可以了。”上官眠拿着刀快步走回到雪佛莱上面,关上车门,说道:“继续开车。”

看着雪佛莱扬长而去,邱希凡摸了摸脸,看着满手的血,说:“这,这就是……鬼的血?”

画中,女鬼的头已经掉在地上,断开的脖子,依旧不断喷射出鲜血。邱希凡呆呆地看着水墨画,再看向前方的桥头,可是,那个地方,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雪佛莱终于到了听雨阁的门口。这是一座非常雅致的茶楼,到了以后,上官眠打开车门,说:“下去。”

“啊?”安雪丽一愣,说:“可是……”

“我说下去。”

安雪丽哪里有砍断鬼头的能力,然而上官眠那么说,她也只好下车。然后,车子调转方向,绝尘而去。

安雪丽抬起头,看着那扇窗户,比对着水墨画,咬牙说道:“我拼了!就不信,我没办法弄死那个鬼!”

而雪佛莱这时候,朝着其目标——“月竹轩”飞快开去!上官眠的手紧抓着那长刀,自言自语道:“欧洲第一魔刀师‘妖匠’的最得意兵器,用来杀鬼,也是一样锐利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