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次血字的诅咒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高架前方,黑暗犹如潮水一般涌来,然后,一瞬间就接近了冥王等人。而他们这些人,几乎没有一个反应过来,身体就被黑暗完全包裹了进去!

那是什么?

再仔细看去,那黑暗巨人已经不见了。眼前的黑暗已经不再具备任何形体,只是纯粹地朝着车的前方涌来,给予人绝望和恐怖!

就在接近宝马还仅仅只有不到五米距离的时候,那黑暗才终于停下。然后,上官眠就看见,在黑暗深处,一个身形开始逐渐涌出。

那是一张犹如死人一般的面孔,脸上,是彻底的冰冷和阴白。黑暗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住,随后,他渐渐伸出手,伸向眼前的宝马车。可是,有五米以上的距离根本够不到。

随后,那一切的黑暗开始退了回去,最后,在那条黑暗的分界线上,化为无形,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时候,弥真双眼的黑色才尽数散去,她的眼眸中,再度恢复了清明。她扶着额头,看着前方,那些杀手已经全部消失了。

“原来如此,”她看向上官眠,问:“你看到了吧?距离,是多少?距离我,还有多少米?”

“估计不超过六米。”上官眠回答道:“你都知道吗?”

“是的。”她回答道:“每一次我都会失去意识,然后,我就会感觉到,那一刻,有什么极为邪恶的东西不断接近着我。六米左右吗?原来如此,上一次,距离还是八米呢……”

那些杀手,已经在这黑暗席卷而来时,被吞噬得干干净净,连一点灰烬,一点尘埃都没有留下!

眼前的高架,也是从中间被完全断开,齐整地消失了。完全地,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走吧。”上官眠走下车,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的弥真说道:“就乘坐那辆保时捷离开吧。”

上官眠和弥真来到了那,二人坐进去后,前者拉开脚下的长裙,她将水墨画装入了一个铁匣并绑在了自己的左脚上。因为右脚要用来对敌,所以绑在左脚上更加合适一些。

她将铁匣取下,然后拿到面前打开,从中取出了画轴,然后将其缓缓展开。接着,一张占满了整幅画的,鲜血淋漓的面孔死死凝视着她!

上官眠立即将画重新卷了起来。

“怎么了?”正在发动这辆杀手乘坐的保时捷的弥真问:“你为什么把画又卷起来了?”

“没什么。倒是你,不害怕吗?这个诅咒,导致那黑暗不断接近你,迟早会把你也完全吞没在黑暗中吧。”

“我知道。”弥真的手紧握着方向盘,同时将一些洒在座位上的车窗玻璃甩到地上,用悠长的声音说道:“但是我那时候发誓了,我会一直笑着面对,到我死的那一刻。就是死,我也不要被那个公寓夺走我的笑容,还有……对学长的爱。这是我活下来的最大意志。”

“是吗?”上官眠将水墨画重新放入了匣子中,又说道:“算了,反正我也不明白。不过,我感觉待在那个公寓,要比待在正常社会要好很多。至少死在那个地方,比死在外面的世界要强。我,迟早有一天在在杀戮中死去,所以,我就在想,一定要死的话,我希望至少杀死我的,不是那些为了驾驭我,把我当做吐钞机,或者是为了同样的利益要夺取我姓命的人。死在鬼魂和诅咒的手中,我感觉这是我最能够接受的死法。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就会等待死亡,我会尝试自己可以挑战到第几次血字,在第几次血字死去。”

弥真苦笑了一声说:“我们的想法好像完全不一样呢。我很想活下去,但是你却一心求死。”

“因为我所活的世界和你们不一样。”上官眠将水墨画的匣子重新绑在脚上,说道:“我的世界永远都和死亡相伴,所以我根本就找不到非要活下去的理由不可。只是,我想选择自己死去的方式罢了。”

这个时候,她忽然将自己的手机扔了过去,说:“打吧,在我改变主意以前。手机里存着和我一样执行血字指示的那几个人的号码,名字是安雪丽,邱希凡,李健飞和仲恪言,给他们发短信,然后关机就行了。不许拨打电话,否则我就马上让你的脑袋多出一个大洞来。明白了吗?”

“你……”弥真拿起手机,她一时不明白为什么上官眠改变了主意。

“哦,对了,他们的手机,都已经被冥王的部下收走了。”上官眠又拿回手机,说:“而且,你现在也要开车。算了,我来发吧。”

然后,她点开通讯录,将短信,发送给了李隐。一直在开车的弥真,视线没有转到上官眠手中,因此没有看见这个名字。上官眠发完短信后,就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