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扭曲的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街上,无数警车被卷入火海,警察们也是死伤无数。

而战场中心,仅仅剩下冥王和上官眠!

“路菲斯,”上官眠的左手紧紧牢抓着那卷水墨画,声音依旧那般冰冷地说道:“你最好不要逼我。”

冥王怒极,说道:“哦?逼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别说是你,就算是当年的‘地狱王’欧法里亚和‘修罗’雷杰特,还不是照样死在我的手上?你以为杀了一个‘死神’金迪斯利,就能得意成这样?”

手始终不放开那水墨画,上官眠忽然闪过身子,从她刚刚站的地方,一发子弹猛然射过!

那是一个幸存的警察,身体被压在警车下,还对上官眠射出了那一枪。而接下来,一根毒针立即射入他的额头,立即取了他的姓命!

“‘地狱王’是死在你手上的?”上官眠忽然说道:“‘堕天使’昔曰的头号杀手,‘金眼恶魔’的蒙修特斯的师父?”

“不错!怎么样,你明白了吗?你杀死‘金眼恶魔’,根本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而且,当初,你不是连埃利克森家族的家主身边,都接近不了吗?我要杀你,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那你就试试看啊。”

上官眠说完这句话,身体纵身跳开,立即朝着某个方向跑去!而冥王则是冷笑一声,说道:“你逃不掉的。我看上的猎物,没有一个可以逃脱!等时间一到,我自然会送你下地狱!”

然后,他的脚步也是立即加快,紧跟着上官眠!

而这时候,上官眠的方向,却是朝着弥真和林心湖而来!她的速度何其之快,立即到达了弥真面前,第一句话就是:“跟我走!”

“敢背对着我,‘睡美人’,你是想死不成?”

冥王的身体欺近了上官眠身后,然后高高举起长刀,就对着上官眠的身体后方狠狠划下!

上官眠抓住弥真的手,然后脚一蹬,躲开那长刀的攻势,身体迅速朝着远处挪去!

弥真这时候,一双眼睛却是紧紧盯着上官眠,说:“你知道蒲靡灵?那你知道弥天在那里吗?”

上官眠却完全没有回答,不时回过头去看越来越接近的冥王,然后立即拐入一条巷道!但是,她现在有伤在身,同时又带着弥真,速度自然不如冥王!

“居然进入这狭窄的巷道,‘睡美人’,你难道是脑子坏了吗?”

谁知道就在这时候,上官眠却是突然停下来,然后回过头,直接面对着冥王!

“你好像忘记一件事情了?”上官眠把画放入衣领中,然后取出了手枪,对准冥王说:“在狭窄的地方,受到限制的不光是我也包括你!‘冥王’是擅长近身战,以双刀为武器,这是欧洲地下杀手界,人尽皆知的事情。”

“你说什么?”

“我和你一样,都是擅长近身战。既然如此,在狭窄的地方决一胜负,才是取你姓命的最佳地点!”

冥王倒是怒极反笑,说道:“呵呵,不愧是‘睡美人’,敢那么和我说话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了!但是,你终究还是要死在我的手上!”

这僻静的巷道内,此刻充满了肃杀之气。

然后,冥王大喝一声,就笔直冲了上来。他此刻也很清楚,使用双刀的他,在狭窄的巷道确实被限制了发挥。而惯用手枪的上官眠受到限制却较小,而且,他的肩膀被子弹射中,也会影响自己出刀的速度和力度!

但是,他怎能够就这般退缩?毕竟自己是“冥王”,欧洲地下杀手界人尽皆知的最强杀手!当初,“地狱王”和“修罗”都是死在自己的双刀下,如今,也一样可以杀死这成名远远晚于这二人的“睡美人”!

上官眠对身后的弥真说:“你如果敢逃,我就会马上砍断你的脚。你信不信就算你离我很远我也可以做到?”

“我不会逃的。”弥真却是回答道:“你放心吧。”

上官眠随即将枪口对准冥王,说:“那么,给我去死吧!‘冥王’路菲斯!”

子弹呼啸而出,在这狭窄地方,锁定几个方位后,要完全躲开子弹自然难度更是增加了不少。可是,冥王依旧是躲过了最初射出的三发子弹,双脚一蹬,身体顿时跃到几米高的空中,明显想借用重力,提升刀的速度,来砍伤上官眠的左手!

上官眠立即举起左手,刚要扣动扳机,忽然她的身体一个颤抖,重重倾倒撞在一旁的墙壁上,说:“禁药的副作用……”

话音刚落,那长刀立即划过她的左手,手臂接近关节的部位被划出一道重重的伤口,随即,冥王抓住那把枪,立即将其夺下,然后,顶住上官眠的额头!

“你输了,‘睡美人’……”

这一刻,大局已定!

“对了,这幅画……你那么紧张,我来看看?”

冥王的手一闪,立即抽出那水墨画,迅速展开。

“喂,这是什么画?”

这水墨画中,原本那翩翩起舞的宫装女子,却是在此刻,脸上满是鲜血,双瞳变为一片白色,那无数鲜血之下,女子的面容变得是如此狰狞异常……“这画太怪了,你带着这画,莫非有什么特别的?”冥王用枪一顶上官眠,问:“回答我,这幅画是什么意思?”

上官眠没有丝毫沉默,而是立即做出了回答:“这是我从爱德华手上拿到的东西。”

黑色禁地首领爱德华,是个手段阴险狡诈的人物,他手上,自然不会没事拿着一幅水墨画。冥王心中渐渐有了些想法,让上官眠如此竭力保护的,莫非是什么至宝?

“说。这东西究竟代表了什么?”

“我说了,你就不杀我吗?”

“你可没有时间和我讨价还价!”

上官眠的视线始终集中在那水墨画上,此刻,只要水墨画离开她身体一米以上,那么一切都将彻底终结。

“你少给我……”

突然,冥王发现,那水墨画上的宫装女子,头部竟然完全转动了一个角度,一对翻白的双眸,却是好像死死盯着他!这一瞬,他有一种灵魂都被窥视的感觉……虽然很短暂,但他拿枪的手,出现了颤抖的刹那!上官眠立即抓住那枪,将枪口朝上,随即一脚飞出狠狠踢在冥王的裆下!而被那水墨画的宫装女子吓到的冥王,在被踢中下体的时候,才感觉到了剧痛!

上官眠一把抓回水墨画,然后,手枪立即对准了眼前的冥王,迅速扣动了扳机!

而冥王立即躲闪而开,但是脸颊却被子弹擦过,鲜血飞溅!接着,她就抓住弥真的手朝着巷道逃去!这七拐八弯的巷道,用来逃开追踪再容易不过!

而冥王此时还倒在地上,满脸的不可置信,说:“不,不可能的……怎么会转过头来?”

此刻,安雪丽等人,逃回了公寓大门口。

经历刚才那一幕,想来想去,最安全的,还是公寓门口!毕竟,那个冥王再厉害,除非被选为公寓住户,否则是进入不了这里的!

安雪丽等四个人跑到公寓的门口时,不断喘着粗气,说:“吓,吓死我了……不是死在鬼手上反而死在那个‘冥王’手上的话,也太冤枉了……”

“可不是嘛……”邱希凡索姓整个人躺在地上,说:“还有,这水墨画的不断变化说明了什么?我们该怎么办?”

“谁知道啊……算了,还是先在公寓门口进行研究吧。”

仲恪言忽然问道:“对了,上官眠,她不会有事吧?”

“难说。不过她也太狠了,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她是何方神圣啊?”

“如果这次血字可以活下来,以后在公寓见到她我一定要绕道走,开玩笑,和她在一起,有几条命也不够啊!”

“当初嬴子夜说她如何如何厉害,我还以为是她夸张了,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比她说的更加强啊。”

“不说这个了,快看水墨画!”

将手中的画展开后,安雪丽没有发现画发生了更可怕的变化!画中的女子,脸上已经布满了裂痕,此刻的女子,就如同是一个坏掉的瓷娃娃一样。

被裂开的部分,五官不断扭曲,原本白皙的皮肤也变得幽暗起来。而看着那画中女子的眼睛,竟然感觉,好像被窥视着一般!

“这,这样下去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变化不断持续下去的话,后果会有多可怕?没有人知道。

“叫,叫李隐出来!”安雪丽连忙说道:“去问李隐,他也许能找到办法,谁,谁快打电话!”

几乎每一个住户,手机里都存着李隐的手机号码。李隐已经被住户们视为一个不可超越的“神”,也是住户们在这个公寓的绝望生活中,唯一的希望。

此时,李隐在家中的卧室,打开了电脑。

“果然是在这个文件夹里面。嗯,按照弥真说的,拷贝一份给她吧。”

插入优盘,李隐冈准备要进行复制的时候,口袋内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是上官眠他们打来的?”

摸出手机,却是安雪丽的来电。他接通了电话,立即听到安雪丽的大叫声:“李,李楼长,你快下来,我们现在在公寓门口啊!这画,不断在变化!”

“你是说……画在不断变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