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鏖战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此时,巴士上完全是一片紧张。在市内行驶的这辆巴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即使因为巴士没有到点,在这个已经和外界完全断绝联系的地点,也无法报警。每一个外国人都监视着乘客的举动,不让他们有求救的机会。那个死去的乘客,也是让他们不敢说出任何求饶的话来。

冥王依旧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犹如一座雕像似的。上官眠则是始终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她的右手虽然无力地垂下,但是左手却始终握着那颗手榴弹。在这等压抑的气氛下,另外四名住户,也都在心中就自问,今天是会死在鬼的手上,还是这个杀手的手上?

安雪丽则是无比期待,这画中的鬼出现,将这个光头外国人杀死,可是,这祈祷丝毫不起作用。就在她的视线继续挪向手上的水墨画时,前方,又有一名乘客被杀死!

“居然想跳窗逃走,不要命了吗?”

被杀死的,是距离弥真的座位很近的一个黄头发青年,那青年此时脑门出现了一个血洞,身体无力地倒下。杀死他的那个外国人却是狠狠踢了一下那青年的脑袋,说:“还有谁敢逃走的,他就是下场!”

又是一名乘客被杀死!

现在,这个巴士完全被恐怖所笼罩。一些胆子比较小的,甚至都吓得尿了裤子。而冥王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将视线离开眼前的上官眠,那么那后果绝非他能够想象的。

睡美人,绝对不是一个能够轻视的对手!

上官眠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打开她的水墨画看是否发生了变化,但是她也注意到了其他住户的水墨画的异变。

不过,表面上她丝毫没有表现出焦虑和担忧,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冥王。

现在,这微妙的对峙局面已经形成。随着时间不断流逝,已经渐渐过去了一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内,水墨画没有再发生新的变化。可是,就算如此,也让住户们足够恐惧了。

这一个小时,冥王和上官眠,都在互相观察对方。

而就在这时候,前方又是传来了一声大叫。

那是一名持枪的黑人杀手,他竟然揪住林心湖的头发,然后将手枪对准她的鼻尖,说:“Fuck!你给我去死吧!”

“怎么回事?”旁边一名外国人皱了眉说:“她怎么了?”

“哼,我不过是摸了摸她的胸口罢了,居然敢用手指抓伤我,倒是泼辣得很啊。”黑人杀手怒不可遏地说:“干脆杀了算了!”

“住手!”弥真立即扑到林心湖面前,护住她的身体,用英语说:“很抱歉,先生,弄伤你了,请你放过她吧!”

黑人杀手却是狞笑一声,忽然拿出手枪对准她的额头,说:“又是你,好,既然如此,我就先把你给杀了!”

巴士内的乘客们,此时都心中为弥真痛惜起来。不少人都是非常同情和佩服她,但是,她明显也会像之前的人一样,遭到厄运。

此时,没有人能够救她了!

黑人杀手很是欣赏眼前弥真眼眸中掠过的恐惧,他忽然注意到,弥真脚下吊掉下的一张纸片,瞥了一眼,说:“嗯,难道是在看男朋友的情书?不过你也是最后一次看了。嗯,‘蒲靡灵’?这是名字吗?呵呵,就让你看着这张纸死去吧……”

然后,他就准备扣下扳机。但是,他的脖子,突然被一把飞来的匕首狠狠刺穿!那冲击力甚至让他撞击到了前方,倒在了地上!

上官眠的左手还高举着,看向那黑人的尸体。

“嗯?”冥王开口了:“真是难得啊,‘睡美人’一向以冷酷无情著称,居然也会去救别人,太奇怪了。”

上官眠却是充耳不闻,双眸锁定着前方的弥真,说:“你和蒲靡灵,是什么关系?”

弥真却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倒在她身边不远处的尸体,回头看向出手救下她的上官眠,眼里充斥着不可思议。

“你,你知道吗?”弥真拿起那张曰记纸,说:“你知道写曰记的这个男人?”

上官眠接着身体纵身跃向弥真,冥王也立即一屁股坐起来,朝着她的身后冲去!然而,上官眠的动作极快,转眼间就到了弥真面前,接过了那张曰记纸。

而这时候,冥王已经到了她身后,双手高高举起,就朝着她的头部抓去!上官眠根本来不及闪躲,就被冥王抓起,朝着一旁的车窗玻璃狠狠砸去!

“杀了我的人,还不把我放在眼里,你以为我‘冥王’的名号是拿来做摆设的吗?”

上官眠的额头被狠狠撞击在玻璃上,鲜血顿时不断淌下,然而也就在这同时,她却是忽然用左手狠狠击碎玻璃,将那颗手榴弹,扔到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