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最后的生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时候,隋文彬和吴宣临也感觉出些端倪来了。二人也不是白痴,到了这个地步,都能猜出个七七八八了。

裴青衣和神谷小夜子,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询问年龄。换言之,年龄这一点,必定有很大的玄机!

而神原雅臣本人,自然也感觉到了这一点。

“请问,年龄究竟有什么特殊意义?”他刚要开口询问,却见神谷小夜子腾出一只手来,将耳机塞入了耳朵内,接着,拨通了手机!

她设置的都是快捷键,手机内已经存下多名村民的手机号码。而她现在,是要打给松田君子!

在拨打电话的过程中,她也始终眉头紧锁地看着身后跑得越来越快的那些鬼,而且她发现,跑步过程中,那些鬼的腐烂程度也是越来越严重,腐烂已经扩及到身体上,不断皮肉溃烂,甚至都开始滴下尸水!

也似乎因为这样,其跑步的速度越来越快,表情也是不断变得更加狰狞!

而变化最大的,就是跑在最前面的神原美代!她的脸已经不复刚才的美艳,脸上的皮肉都不断溃烂,鲜血和脓水不断流出,甚至可以看到不少蛆虫出现。那表情也是变得越来越怨毒和残忍,双瞳不断变得浑浊,眼瞳也逐步被鲜红覆盖。

此刻的她,就和一个恐怖片中的厉鬼毫无两样!

雅臣亲眼看着这惊悚的一幕,只见昔曰的爱妻,伸出双手,发出尖利的嚎叫,不断地冲向这辆车子,他的心不禁沉入谷底,更加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寒意!

这不是美代,这绝对不是美代!

雅臣抱着头,深深低下,他不想再去看后面的一切,只希望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希望一早醒来,一切就都会终结。

就如同,当初美代死去,他所陷入的痛苦一样。

这时候,神谷小夜子终于接通了松田旅馆的电话。而接了电话的人,正是松田君子。

“喂,”神谷小夜子立即问道:“是松田夫人吧?我是神谷小夜子,虽然冒昧,但是……”

“啊,神谷小姐啊,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问你一些问题……”

突然车后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嚎响起,那惨嚎声把柜台前的松田君子都吓了一大跳,忙问:“神谷小姐,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没有,我旁边的人在用手机看恐怖片的电影……你别介意。”神谷小夜子知道时间紧迫,开门见山地问:“关于长谷川家的事情,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

“好的,你随便问吧,我如果知道的,一定如实告诉你!”

毕竟收了神谷小夜子一百万曰元的支票,松田君子自然是知无不言了。但刚才那惨嚎声还是让她感觉有些心悸,看恐怖片把声音开那么响干嘛?

而隋文彬和吴宣临看着后面,已经是脸色铁青了!跑在最前面的神原美代,距离车子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了!

这等骇人景象,已经让车上的人,都陷入了近乎绝望的深渊!

“你知道……”神谷小夜子紧咬着牙关,不断踩下油门,说:“你知道长谷川府邸的那七个人的年龄吗?具体的年龄?”

“具体年龄?”

“确切说,是发生血案那一年,他们的年龄是什么?”

“哦,这个啊。我记不清楚了,都过去四十年了啊,大致年龄我是知道的,但是具体的年龄就……”

“先说一下吧。”

“嗯,这七个人中,拓造先生年龄最大,好像是过了二十五岁吧,佳世夫人应该比他要小几岁。他比敬之先生要大一岁,早苗小姐则是比拓造先生也要小三四岁。至于阿葵的话,她和佳世夫人是同岁,阿诚和阿近的年龄应该也是二十几岁……”

“我知道了。”

神谷小夜子挂断了电话,接着扫了一眼车子上的人。现在,除她以外,一共有四个人在车子上。而这四个人的年龄,也都大致吻合那七个人的年龄标准。

根据公寓的血字规则,可以肯定……每个住户,都应该至少和那七个人中的某个人年龄吻合。

拓造的年龄是超过二十五岁的话,那么,和神原雅臣,倒是最为吻合。

就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最可怕的情况发生了。后面的鬼影,已经完全逼近了车尾箱,渐渐有赶超的势头!

无法再继续加速了,目前的速度是极限了。

神谷小夜子又是将方向盘转到旁边,换了一个方向开去!可是,这丝毫没有办法拉大距离的差距。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根本没有选择了!

“你想知道他们的具体年龄吗?”雅臣突然说道:“知道了年龄我们就可以得救吗?我知道的,那七个人被害时的年龄。因为美代当初出于好奇去详细搜集了资料,所以我记得很清楚!长谷川拓造是二十六岁,他妻子佳世是二十二岁,弟弟敬之是二十五岁,妹妹早苗是二十一岁,女仆阿葵也是二十二岁。至于阿诚和阿近,分别是二十三岁和二十四岁。”

“你确定?”神谷小夜子加重声调问:“你确定没有记错吗?”

“确定,因为美代那时候几乎一直和我谈这个怪谈的事情,她是个好奇心强烈到极点的人,而且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你,你有办法吗?神谷小姐?”

神谷小夜子的年龄,是二十一岁。如果,神原雅臣没有记错的话,那么她的年龄正好和长谷川早苗完全吻合!

随着越来越逼近,那几个鬼影,也是逐步看清楚了。最后面的,是那个穿着黑色和服,拿着刀的鬼,而在前面追逐的几个鬼,则一共有四个。

总共有五个鬼。正好,和车上的人数一样。

而在那里面,也是可以清楚看到,这五个鬼中,明显有三个是女鬼!此刻,面目腐烂得程度越来越严重,导致那三个女鬼在黑夜显得愈发恐怖!

“我们该怎么办?”隋文彬此刻已经是闭上眼睛抱头痛哭,他已经是彻底绝望了!

而吴宣临也是摇了摇头,他现在也不对生存下来抱有任何希望了。

唯有裴青衣,还是将希冀的目光投向神谷小夜子,此时此刻,她就是他们心中最后的一线希望!尽管,是一线极为微渺的希望……终于,最可怕的一刻还是来临了!

一直抱着头的隋文彬,忽然将头渐渐抬起了。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的瞳孔却变成一片浑浊,而身上的衣服,竟然也变成了一件男式和服!

一双手立即向着驾驶座的神谷小夜子抓来!

汽车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最后,终于彻底停下!而每个人都是立即打开车门冲出!四个人连忙要逃入前方的树林,可是,身后追逐的鬼影却是异常迅速!

而穿着白色和服的女鬼,终于扑上来,一把将裴青衣推倒在地!而吴宣临则是脚别了一下,掉在地上,不断朝后挪去。然而眼前的鬼,速度却是犹如黑豹一般迅速,刹那的迟疑就是死亡!

而另外一个披头散发,衣衫破烂的女鬼,也是朝着神谷小夜子冲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雅臣却是挡在了小夜子面前,在他的瞳孔中,那扑过来的鬼影,显得越来越骇人……七个人,是个无法解开的循环诅咒。

长谷川家的这七个人,死去后始终徘徊着,无法得到一丝一毫的安息。如果要解脱的话,只要找一个人来替代,成为这七个人的循环诅咒的一环。

所以,叶神村才会不断出现神隐的村民。

而被选为替身的鬼,则必须要去寻找新的替身。如果没有合适的替身,那么,一切就会在徒劳中持续下去。

神原晴美焦急地等待着哥哥,已经快要午夜零点了,但是,哥哥还是没有回来。她这时候,在家中徘徊不定,显得相当急促。

突然间,一只乌鸦从窗户外飞过,停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

在这大暮黑岭,乌鸦可以说是到处可见。

雅臣和神谷小夜子,此刻逃到了林子深处。他们二人险死还生终于甩脱了那几个鬼,简直就是奇迹了。在千钧一发的时候,雅臣抱住神谷小夜子逃入了树林深处,才得以获得解救。

可是,也没有更多希望了。

现在,也无法回叶神村去。这个地方,距离那座铁索桥也是越来越近了。现在,怎么看,都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了。

在树林内,二人汗流浃背地倒在灌木丛后面,惊恐地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现在……或许还有一个办法。”神谷小夜子突然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神隐的村民中,江神彰的弟弟江神正,他的年龄是二十三岁,而江神彰神隐当时的年龄正好是二十六岁,和你一样……但是,江神正却没有遭遇神隐。按照你的说法,阿诚的年龄和江神正是一样的,为什么他没有出事呢?村子里面的年轻人,本来数量就相当少。”

“这个……”雅臣一时没明白,而接着神谷小夜子又说了一句:“我想,也许是因为二人是兄弟的身份。长谷川拓造和阿诚是没有血缘的,所以有血缘的兄弟是不能作为替身的。反过来说的话……如果是夫妻之类的,会不会就不能够作为兄妹的替身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年龄和长谷川拓造吻合,而你的年龄和长谷川早苗吻合。我们是吻合这对兄妹的……”

说到这里,忽然雅臣说不下去了。

难道她想……“对。”

神谷小夜子拉开衣襟,说:“我们……做吧!在这里马上做,如果我们之间发生了兄妹绝对不可以做的事情,也许……就无法被作为兄妹的替身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