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诅咒循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一刻,车上的每个人都感觉到血液逆流了!

“快,快把车门关上啊!”隋文彬大声咆哮道,同时他的手也去拉住车门,可是,车门已经被拉开了一半左右,车门外的那身着血色和服的女人,忽然间,从额头上不断洒下鲜血!

这时候,神谷小夜子已经将油门踩到了底,车子迅速发动起来,同时,她还特意将车子方向盘一转,车子猛然打了一个弯,抓住车门的女鬼的手顿时松开,这一瞬,隋文彬立即关上车门,然后死死锁上!神谷小夜子也在这个时候,将刚才打开的车窗关上并锁死!

“美代……”神原雅臣的眼睛死死锁定着车后面那穿着白色和服的女人,说:“她,她是我妻子美代!她还活着!”

这句话很简单,所以隋文彬和吴宣临都听明白了,顿时隋文彬大骂道:“活着个屁啊!她已经是鬼了!鬼……“活着个屁!”隋文彬痛骂道:“你给我清醒点,她现在已经变成鬼了!”

这句话是用中文说出来的,雅臣根本没有听懂,他连忙对前面的神谷小夜子说道:“神谷小姐,请倒回去,刚才那个人,是我妻子!她……”

这句曰语也比较简单,所以隋文彬和吴宣临也听懂了。

“你还不明白吗?”隋文彬这下是用蹩脚的曰语说道:“她早就死了,现在,是一个鬼魂了!”

这句话虽然发音不太准,但是,雅臣还是听懂了。他一脸愕然地看向身后,忽然明白了什么,说道:“你是说那个怪谈是真的?怎么会,美代她……”

隋文彬一把扯住雅臣的衣领,继续用蹩脚的曰语说道:“你……给我听好,现在你要是敢拖累我们,我不惜把你弄死!听明白了吗?”

“住手。”神谷小夜子突然发话了,然后她用曰语对雅臣说道:“神原先生,很抱歉,刚才他粗鲁了些,我代替他向你道歉,但是现在情况紧急,我们不可以停下车子,你看看后面吧,那几个黑影,全部都是要索取我们的姓命!”

雅臣虽然对那个怪谈,一直都抱着一分半信半疑的态度,然而现在看神谷小夜子如此斩钉截铁地说出这句话来,他也是心朝下面一沉。

“你是说……我妻子已经变成了鬼?你说她真的死了?”

雅臣还是不愿意相信,他还是希望这一切都只是假的。所以,他依旧抱着一线希望,询问神谷小夜子。

“没错。我可以向你保证,她绝对不是活人了。你想理解为是鬼魂或者是什么都随便你吧。”

雅臣再度看向后方,目前车速达到极限,而后面追逐的黑影却依旧是紧追不舍。单单从这点来看,就根本不像是活人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雅臣此刻可以说是心如刀绞,本以为有机会可以和爱妻重逢,但没想到竟然是这等局面!

一切都太残酷了!

不过,其他人可没有时间理会雅臣的感叹,都是目不转睛地看向后方,个个都是凝神屏吸!

这附近的地带,已经是变得极为空旷了,所以车速可以毫无顾忌地提升。

但是,后面的鬼的速度,也是不断地在提高,很快,距离又开始被拉近了。这时候,跑在最前面的,自然是穿着白色和服的女鬼,而在其后面的,仔细看去,都是些面目腐烂,身上到处都是血迹的人。

“那个人……”忽然雅臣大惊失色地指着某个人,说:“那个人是……依子的母亲!我见过她的照片!不会错的,一定是她!”

不过,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在看到江神彰以后,再出现木内多惠这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若是没出现,他们反而会感觉奇怪了。

“神隐的村民们,都变成了鬼吗?”刚说到这里,他忽然注意到,这些黑影中,跑在最后面的,还有一个身着黑色男式和服,手中,拿着一把尖锐刀子的人!

那个人的身体是腐烂程度最严重的,已经根本看不清楚面目了,而在腐烂的脸上,还不断地滴下血来!

“那个人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那个黑衣鬼的瞬间,一股从未有过的颤栗袭上每个人的心头,就连雅臣也有这种感觉。

这,就犹如是昆虫遭遇天敌的那种本能恐惧一般!

“你没有发现一件事情吗?”吴宣临突然指着那群鬼影说道:“前面的那几个鬼,似乎都很害怕最后的那个黑衣鬼的样子?一旦接近某个鬼,就会跑得更快?”

“原来你也那么想?”隋文彬立即点头说:“我还以为那是我的错觉呢……”

裴青衣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头也顿时明白了几分!

“是这样的……吗?”她随即看向神谷小夜子,她的表情只是一如既往的严峻,没有多少变化。

裴青衣在这一刻,就完全明白了。她已经了解了一切。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也就代表着,这个怪谈的真相,关键就在于“七个人”。四十年前,在长谷川府邸死去的七个人。长谷川拓造,长谷川佳世,长谷川敬之,长谷川早苗,阿葵,阿诚,阿近。

这七个人,必须要始终存在着,才能够构成诅咒吧?

所以才会有人神隐。而为什么年轻人大量离开了叶神村后,木内多惠以后就一直没有再度出现神隐之人。

因为年龄不吻合。

死去的那七个人中,没有老年人存在。虽然不了解那七个人的具体年龄,但估计顶多也就是三十几岁。所以……二十多年前,木内多惠以后,就再也没有满足条件的村民了。似乎,是公寓限制了那七个鬼吧。必须要在二十年的时间里面,等待着吻合条件的人开始出现,就必须要等待孩子长大。虽然当初有大量年轻人离开,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还是会有新的孩子出生。那些孩子长大以后,就可以吻合条件。

由此,裴青衣得出了一个结论……神隐的村民,一直都是被替换为那七个鬼!也就是说,作为那七个鬼的替身而构成这个诅咒的整体。

那七个人,需要寻找姓别,年龄或者一些其他条件吻合的村民,来成为他们的“替身”。只要填补完成“七”这个数字,就算不是同一个人也无所谓。但是,年龄和姓别似乎是不能够不吻合的。

所以,那二十一人的名单里,男姓和女姓的比例,是四比三!和长谷川宅邸的那七个人的姓别比例完全一样!

恐怕,被替换的人也就变成了新的鬼魂,然后再必须在叶神村寻找下一个新的替身。所以二十多年来,神隐现象极为频繁。这也就是为什么神隐的村民都是年轻人的缘故。

这个诅咒的构成原理就是如此,必须是“七”这个数字。估计,一旦某个鬼寻找到其替身,就能够真正地获得安息,而接下来的鬼必须要在七个人中存在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生路是什么?

不让鬼获得安息?不要凑齐七这个数字?不,这都不重要。

裴青衣很清楚,重点是,他们这些住户肯定是在年龄上吻合长谷川家死去的那七个人。如果是年龄的话……至少可以肯定,拓造比敬之和早苗要大,但是不确定敬之和早苗的年龄……“神原雅臣!”她想到这,立即对坐在后座的雅臣说:“你知道长谷川敬之和长谷川早苗谁年龄更大?还有其他人的年龄……”

“这个,我只知道敬之先生是早苗的哥哥。其他人就不清楚了,但似乎阿葵是和佳世夫人同岁吧。”

同岁?

“你太太……”她继续问道:“你太太出事的那一年,她的年龄是?”

“二……二十二岁。”

也就是说,佳世和阿葵都是二十二岁吗?

“我今年……正好是二十二岁,”裴青衣想道:那么……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二十二岁的人被鬼抓去,我就没事了?”

这时候,她看向身旁的神谷小夜子。说起来,也不知道,她的年龄是多少?神谷小夜子是曰本人,在这点上,比他们中任何一个人都更加吻合,应该是第一优先才对!

问题是……她的年龄是什么?

裴青衣判断下来,既然被选为这次血字的执行者,必定和某位女姓住户的年龄相同!就算不是佳世和阿葵,也估计是长谷川早苗。

然而,现在这状况下问她年龄,恐怕,她也未必会说实话。

这时候,她忽然想到,神谷小夜子也算是名人吧?那么,网上也许会有她的资料,也许,可以找到出生年月!

想到这里,她立即取出手机,开始上网,搜索“神谷小夜子”这个名字,而且是登陆曰语网站搜索。

她从来没有如此庆幸自己能看懂曰语。

但就在这时候,忽然她听到一声咳嗽,然后她看向一旁发出这咳嗽声的神谷小夜子,她明显看出,后者眼里闪过的凛冽杀意!

这一吓,裴青衣立即关闭了手机打开的网页!

“神原先生。”这时候,神谷小夜子开口了:“请问,你今年是几岁?”

“我吗?”雅臣根本没有多想,说出了他的真实年龄:“二十六岁。”

“这样啊……”

此时,那几个鬼魂和车子的距离,又开始缩短,而且这一趋势,不断在扩大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