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色和服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饭岛和也进入了那片树林中。

坦白说,木内依子的话,还是让他极为在意。他也不认为雅臣的妻子还活着,更不相信那所谓的怪谈。可是,心里面总是有着一个疙瘩。

“那么……”

在那位老人面前,神谷小夜子又问道:“我想问一下,那么,长谷川拓造先生的妹妹呢?他还有一个妹妹吧。”

“对,”老人点点头,说:“我记得很清楚呢,拓造先生的妹妹,名叫早苗,长谷川早苗。早苗小姐她,是个非常喜欢音乐的人,她弹钢琴弹得特别好,姓格也很安静温顺,真是可怜,年纪轻轻,就莫名其妙被自己亲哥哥杀死了。”

“我想问一下。”裴青衣忽然插嘴用曰语问道:“根据你们的说法,当初是佳世夫人和拓造先生的弟弟敬之通歼,最后拓造先生将他们都杀死了。不过拓造先生本人也自杀了,你们是如何得知此事呢?难道是留下了遗书吗?”

“对,没错。不过不是用字写的,拓造先生杀死了家中的六人后,用血在墙壁上写下了一段文字,说明他杀人的原因后,就自杀了。”

听到这里,神谷小夜子拿在手上用来记录的笔停下了。

“血……字?能够确定,那段血字,是长谷川拓造本人写的吗?”

“这个……”老人顿了顿,说:“既然警方那么认为,应该是没错吧。难道不是吗?神谷小姐,你说你是京都来的侦探,莫非你有什么新的想法?”

“如果,这起案子的真相并不是那样的话呢?如果……杀人凶手另有其人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神谷小夜子的这句话刚一出口,裴青衣就是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也就是说……这有可能是生路提示。杀害长谷川家七个人的凶手,未必就是长谷川拓造,而有可能另有其人。难道,查出真凶,就可以让亡灵安息,不再伤害住户?

但是,四十年前的案件,如何调查?而且,时效也早就过了,根本就不可能让罪犯伏法,难道要要他们亲手杀掉罪犯?

裴青衣还是感觉不对劲,这些死者肯定知道杀死他们的人的身份,既然如此,死后阴魂不散,冤有头债有主,大可以去找杀人凶手索命,为什么却要让住户来查出真相呢?

除非……公寓对其下了限制,导致必须要假手活人来复仇。

这个推论如果正确,难道,杀人真凶,就在叶神村中吗?毕竟他们不可能离开大暮黑岭,而叶神村是这座山上唯一有人迹的地方。

神谷小夜子没有发表她的意见,而是对眼前的老人说道:“继续说下去。”

“嗯,你们还想问什么呢?”

“还有三个人吧?你刚才提到,佳世夫人身边的女仆阿葵,知道全名吗?”

“这个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做阿葵,其它的并不知道。至于那两名佣人,我记得一个是叫阿诚,一个是叫阿近。”

“你对这三个人印象如何?”

“印象……谈不上印象吧。阿葵,阿诚还有阿近,都只是普通的佣人,我都没怎么见过这三个人。也就是阿葵因为经常跟着佳世夫人,我才见过几次的。”

“那么……你认为这七个人互相之间的关系如何呢?”

说到这里,那老婆婆忽然有些警惕地看着神谷小夜子,问了一句:“请问……神谷小姐?你为什么打听得那么仔细?说是京都来的侦探,可是都是四十年前的案子了,还调查什么呢?当年长谷川家的人都死了,也不会有人委托你来调查啊?”

老婆婆年纪虽然大,但似乎还是很精明的。

神谷小夜子倒是反应也很快,她放下笔记本,表情丝毫不变地说:“是因为那个怪谈传说。以前也有过因为这个怪谈,而导致失踪案例的情况吧?我想就此进行一些调查。”

“原来如此啊……”老婆婆这才释然,说道:“坦白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鬼,毕竟那个时候,大家都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所以……”

“我继续刚才的问题了。”神谷小夜子丝毫不浪费时间,继续问:“根据你的说法,佳世夫人和她小叔子的歼情你们并不意外,但是,根据后来的说法,拓造先生将他的妹妹还有佣人杀死,是怀疑这些人隐瞒了这段歼情。那么……你认为,早苗小姐是否知道佳世夫人的歼情呢?”

“这我怎么可能知道……”

神谷小叶子眨了眨眼睛,又说道:“或者,我换个问法吧。你认为,长谷川拓造先生的妹妹早苗小姐,和她两位哥哥的关系如何?”

这时候,司马真拉扯着裴青衣的衣服,轻声问:“你可不可以翻译一下她们的对话啊?我完全听不懂,讲得太快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