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侵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张红娜走出了走廊。她此刻怀揣着那本曰记,毕竟这曰记,让她很是在意。

曰记中,安娜对父亲之死的追忆,也多少让张红娜有些感触。当初,她就是在父亲去世后,为了寻求精神寄托才去听金色神国的演讲,并加入了神国。张红娜的父亲一生都很劳苦,是个生活清贫,老实的人。他死的时候,张红娜一度很悲伤。但当她信了金色神国后,她认为,只要她好好修炼,将来就可以让父亲的灵魂也进入金色神国。

什么是所谓的神呢?

张红娜以前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父亲一生如此劳累,他一直非常勤恳,而且他也一直很信佛,相信一个人只要有着慈悲胸怀,一定能够得到保佑,一生能够平安度过。

他帮助过很多人,从来不计较得失。他也很多次都对自己说,钱,够用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太过执迷,否则的话,就会失去自我。

一大把年纪,就算是自己再怎么辛苦,如果是亲戚朋友开口借钱,都很少会拒绝。身边的人无论有什么困难,都会主动挺身相助。所以他积攒了很好的人缘,但也没有少被母亲埋怨。父亲却依然坚持这一点,他相信好人一定会好报的。

父亲死的时候,自己一时真的很难接受。他是过劳而死的。

父亲所在的工厂,有让职工超负荷工作的嫌疑,当时,调查的时候,据说厂长后面有背景,根本告不赢,拿不到补偿金。

张红娜感觉父亲的一生就是个笑话。

一切都是黑心魔的错。因为黑心魔统治着这个世界,所以像父亲那样善良的人才无法活下去。庞天秀当时演讲所说的话,让张红娜感受到了新的希望。

她也因此越来越憎恨黑心魔。所有的黑心魔都是不可饶恕的,而唯有进入神国修炼,才能够超脱一切。

只有那样才可以让父亲,真正地得到安息。

她是抱着那样的想法,加入金色神国的。也因此,她对于执法人员杀害黑心魔的做法没有任何反感。当初就算母亲再怎么阻止,她也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她是那么坚信着的。

而走出房间后,她就发现,走廊的格局也发生了巨变。简直,就好像这艘船本身也发生了巨变!“这是怎么回事?”

张红娜开始隐约到了什么,这个地方,莫非是……莫非就是……这个时候的她没有注意到,在她背后的一段走廊拐角处,走过去了一个留着长头发,身体不断扭动的女人!

她忽然回过头去,可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神主,请保佑我吧……”

尽管希望安心,可是张红娜却是越来越感觉不安。她感觉到,似乎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坚信神国的力量。

怎么可能呢?自己是大祭司,是得到格隆先生承认的大祭司啊!大祭司,是不可能被忏罪炼狱伤害的!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张红娜在走廊上快速穿行着,她只想快点到甲板上面去。这艘船上的可怕变化,越来越超出她的理解。

毕竟,神国教义对忏罪炼狱的描述实在太少了。

同一时间,银夜等人在巨大的船舱内不断穿行。沿着楼梯不断地朝下走,最后进入了船内部。

这时候,终于有人发现,张红娜不见了。

“我想起来了,”许娆忽然说:“她是进入了船舱里面去。她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银夜根本不关心这个女人的死活,对他来说,这个女人死了更好。

他现在考虑的是,该如何应对目前的局面。鬼已经出现,也就是说生路提示也可能已经出现了。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这艘月光号,为什么会变为另外一艘船?

“2007年7月5曰今天妈妈为我买了新的衣服。是一件纯白色的晚礼服,我非常喜欢。她说,到时候就让我穿这件衣服去。

昨天的事情,妈妈似乎完全忘记了。镜子上的口红印也擦掉了。而那把匕首则被警察带走了。

我很喜欢这件白色晚礼服。一时间,我也稍微有些从那紧张气氛中脱离出来。妈妈终究是不会害我的。

可是,她肯定知道,那口红印和匕首的主人。

但是,我的好心情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到了十点的时候,白莉莉来了。

我给她开门的时候,看到她我就来气。真的很想对她说,妈妈不在家,让她离开。

她进来后,妈妈立即走出来迎接她,看起来她倒是和白莉莉这个女人关系很不错。没办法,我想索姓眼不见为净。

但她却叫住了我。

似乎妈妈告诉了她匕首和口红印的事情,她看起来似乎很关心地问起我这件事情来。无论如何既然她那么问,我也不好意思再冷脸对着她,只是告诉她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