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凶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2007年7月4曰昨天又做了那个梦。

坠入海底的梦境。

和妈妈一样,我非常痛恨海。尤其是,因为父亲的尸体,一直沉在海底,始终没有找到,当我想到这一点,我就感觉很可怕。

死了的人是没有知觉的,但我还是会去想,当父亲的身体,在那冰冷海底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感觉呢?

深海的世界,也许是和地狱一般恐怖的地方吧。在那里有着陆地上难以想象的可怕生物,光是水压就可以将人瞬间压死,而且没有丝毫的光明存在。

而父亲的尸体就漂浮在那。

我做的就是那样的梦。没有光,没有希望,只能够在未知的黑暗世界中呼救,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带我走出那黑暗世界。

而且,我在海底看见了爸爸。

爸爸似乎一直都在呼唤我们,他的灵魂似乎一直都在海底。多年来,一直都痛苦着,一直都在诅咒着……那梦让我的心感觉很痛苦。

今天,我和妈妈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妈妈对我说:‘不是的,安娜。你爸爸并不是在什么海底,你爸爸的灵魂,在另外一个神圣高洁的地方。在那里,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爸爸。’

爸爸是在大海中死去的。和妈妈一起去海边游玩的时候,坠入海中死去的。

我就是在那时候开始,和妈妈一样开始害怕大海的。

但是,那么害怕大海的妈妈,为什么现在主动提出带我去坐船旅行呢?尤其是爸爸的死,该给了她很大阴影才对。

我一定要查出原因来。”

张红娜又翻到了下面一页。接下来,曰记的内容,开始变得越来越冗长。

“2007年7月5曰爸爸是在去年年末的时候死的。葬礼当时是阿姨帮妈妈一手艹办的,然而,一直没有从海里打捞出尸体来。

我记得,那个大胡子男人,他好像是叫莫俊,还有那个很冷冰冰的女人,是叫白莉莉。

他们也来出席过葬礼,说过类似的话。

但是,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我问过妈妈和这些人是什么关系,妈妈只是含糊地说,是新近认识的朋友。

印象中,妈妈是个很少交际和娱乐的人,她平时都待在家里也不外出,是个完全的家庭主妇。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她,会主动去外面交友。

我非常讨厌那两个人。尤其是那个叫白莉莉的女人,她总是抱着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这个女人让我感觉到很不舒服。

不过,当时碍于礼貌,我也只能和那两个人打了招呼。

但从头到尾,白莉莉看着我的眼神都是那么冰冷,她给我的感觉越来越不舒服,就好像是一只盘踞在我身边的毒蛇一般。冰冷,凶残,仿佛随时等待着要将人吞噬掉。

妈妈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而且,印象中,父亲去世前的一段时间,妈妈很频繁地外出,但她又同时断绝了和一些朋友的联络。

她当时是去见莫俊和白莉莉吗?

接着,葬礼开始后,面对爸爸的遗像,莫俊和白莉莉并不是鞠躬,而是开始念诵一些很古怪的话,根本就听不出任何意义来。

那是哪国文字?反正我可以肯定不是中文。

‘不要太难过了。’

念诵完毕后,莫俊忽然对一旁的妈妈说了一句话。

‘他现在应该在‘那里’了。’

莫俊的话,和妈妈今天的话联系起来,感觉这之间有很深刻的联系。虽然我不能够完全确定……‘那里’究竟是哪里?这和父亲的死有什么关系?

而且,她看起来似乎也打算和莫俊,白莉莉一起去坐船旅行的样子。这到底和爸爸的死有没有关系呢?是不是我想太多了呢?

今天,我早上起来后,就看到阿姨也来了。

阿姨的样子看起来也有些憔悴,似乎一直在熬夜,脸上的熊猫眼非常严重。

我记得,阿姨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人,她到底在忙些什么?会忙得那么累?

接着,她就对我和妈妈说了一件事情。她说,她已经从公司里面辞职了。这让我非常意外,阿姨是个好胜心很重的人,听妈妈说,她和妈妈从小一直都在较劲,对于工作相当热忱,也因为追求事业,四十多岁了还不结婚。她好不容易升任到公司的销售主管,怎么会说不干就不干了呢?

我隐隐感觉,这和莫俊,白莉莉有关系。

而妈妈对于她所说的事情却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似乎她早就知道阿姨会那样做。

她后来说的话也很奇怪:‘你做得对,姐姐。金钱是罪恶之源,我们不可以继续堕落下去。’

妈妈的话让我感觉到她有些不正常。阿姨也一样,她也变得不正常起来。

这似乎和莫俊,白莉莉都有很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