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催命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逃!分开逃!”

李隐大吼一声,就抓住子夜的手,选择了某个方向逃去!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办法带上深雨了。

所有人的反应都是相同的,看到那个逐渐变大的黑影时,每个人的反应都是逃!

而逃得最快的人,自然是上官眠,她几乎那黑影膨胀的同时,就已经选择了方向逃走!

对于这些住户而言,现在不是在执行血字指示,完全可以现在就回归公寓!但也正因为不是在执行血字,即使是银夜和银羽也没有办法瞬移回公寓。

对于李隐他们而言,必须要立即离开六号林区,逃回公寓去!

可是那么长的一段路,鬼魂不断追杀的话,真的可能平安回到公寓之中吗?对于李隐而言这不是血字指示,也就是说公寓不会对鬼施加限制。当初夏渊之所以被那别墅内的鬼瞬间杀死,就是因为他不是在血字执行期间,不会给予生路提示再杀人。

银夜自然是和银羽一起逃走,他此刻也是心急如焚,就这样直接被带入这个林中,身上没有任何准备的东西,在如此广阔的林区,没有地图和指南针,该怎么逃?可是,有指南针和地图的神谷小夜子在桥的另外一端,她早就已经逃入密林深处,不见踪影了。因此,只能漫无目的地瞎跑,先离开林区再回市区去!

而慕容蜃则是背起深雨,也选择了一个方向逃走!星辰则是死盯着他,就紧紧跟了上去!无论如何,深雨是关键,跟着她的话,也许有办法克制住这个鬼!

至于封煜显,则是选择跟着李隐和子夜的方向逃窜。

住户们各自选择道路逃窜,他们每个人都是无比惊恐和慌张,尤其是对于李隐等人而言,这种从未有过先例的可怕事情,让他们几乎都丧失了判断能力。此时,只能够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跑!

每个人,都是充满着对未知的无比恐惧!

此时,慕容蜃背着深雨,不断朝着林区深处奔去!而星辰则是时刻紧随其后,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跟丢眼前的两人!

跑了很久,慕容蜃也终于累了,速度开始慢下来,然后他一把将深雨放到一棵树下,回过头看着跑来的星辰,大喝道:“你,背包里面带着止血的药物吧?快拿出来!”

星辰也不希望深雨死掉,她现在是可以找到克制那个鬼的唯一关键。而且,他也并不知道,深雨已经不可能画出预知画了。

取出医药箱,慕容蜃立即开始对深雨右肩膀的断面进行止血,深雨此刻满脸都是汗珠,不断咬着牙忍耐。

“他……一直都变成我的右手……”

深雨这几句话几乎是从牙缝中说出来的,此时右肩膀处的痛楚令她的神经都陷入了崩溃边缘,她是强忍着不让自己昏迷的。

“慕容蜃,”星辰忽然死死盯着这个变态法医,问:“你认识深雨?你说她是你的‘收藏品’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慕容蜃捧着深雨的脸庞,说:“真没想到你的右手隐藏着如此美妙的东西啊,真后悔当初没多摸几下啊。”

“我在问你话!”他忽然一把扯住慕容蜃的衣领问:“我问你,你是怎么认识她的?你究竟是什么人!”“呵呵,这很重要吗?我们,现在都死定了啊,”慕容蜃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你,我,还有她……我们谁也逃不掉,都得死在这个地方。真是有趣啊……”

星辰怒吼道:“说!给我说清楚!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不说的话,我就杀了你!”

“杀?就像你杀死敏那样?”

这句话一出,星辰顿时感觉头脑猛地震了一下,身体都差点没有站稳。他的手渐渐松开,问:“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慕容蜃狞笑着,伸出食指点着星辰的胸口,说:“你用一条人命购买了预知画,这件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杀人的味道怎么样?是不是非常爽啊?”

“别说了!”深雨忽然开口了:“算我求你了,慕容蜃,别说了!”

这时候,一阵凛冽的风突然刮来!三人一下陷入了极度的寂静中。

深雨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前方,在前方几十米处,一团黑暗之中,一股熟悉的邪恶气息正在逼近!

“他……他来了……”

星辰此时也顾不上争执,他也注意着四周。此时体力已经消耗得非常大了,他不可能因为一阵风就再跑起来,需要再观察一下。

就好像是一种被什么邪恶的东西侵占了身体一样,似乎亘古以来一切的邪恶,都凝聚在那个鬼魂之中。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开始袭来。星辰慢慢扭转身体,然而,他立即就看到,一个被一身黑衣笼罩,脸上完全是一片黑色的男人就站在深雨背后的那棵树的后方!

然后,那个身影就没入了树的后面。

星辰感觉到什么似乎侵入了他的身体,还来不及反应,慕容蜃却是冲向了那棵树后面!

“看到了,那是最‘美丽’的邪恶啊!”

他的脸上甚至流出泪水来,奔向了那棵树的后方!

然后,当他的身体到了树的后面之后,便再也没有声音了!

星辰咬着牙,冲上去背起深雨,继续朝密林深处逃去!他根本管不了那个变态法医的死活了,现在对他而言,必须要保护好这个女人!她口口声声说“他”,明显知道这个鬼的来历!

也因此,他才选择拼命保护这个女人!

虽然曾经那么憎恨让自己手染鲜血,不得不对敏挥舞屠刀的女人,诅咒了她无数次,但她的预知画让自己多次逃出了白发老妇的魔影也是不争的事实。

而且,深入了解后,他也知道了深雨的痛苦。他曾经和那个孤儿院的很多孤儿交流过,和深雨同龄的一些人都已经成年,要么是在读大学,要么已经开始找工作了。

和那些人接触后,也听他们谈到了深雨。

也因此,了解到昔曰的深雨所遭受到的痛苦有多么强烈。尤其是,当他知道,敏对深雨造成的最大一击的时候……他了解了她的痛苦。这就和当初他失去右眼时的痛苦是相同的。

对她的恨意,也因此有所消减。

“你……”深雨本以为星辰会不管她,就这样逃走,因此也有些惊讶,说:“你,不恨我吗?还是说你希望我继续帮你画预知画?不可能了,没了那只手,我不可能再画出来了……”

星辰的脚步没有停下。无论如何,他也不想就这样丢下深雨。

“少给我废话!不想死就抓紧我!”

深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内心却是一暖。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在意她的生死,在意她的感受。

讽刺的是,这个男人却是她真正伤害过,真正犯下过罪孽的人。

她抓紧着星辰的脖子,并不时回过头去看。

后面只是一片树林,没有任何人影。

同一时间,上官眠的身体迅疾地移动着,周围的树影迅速掠过,她是所有人中移动得最快的,并且也在身上准备好了炸弹和毒针。

她已经利用这段时间,制作出了几个威力还算不错的炸弹,虽然还没有进行过实验。毒针萃取的是更加猛烈的蜘蛛毒素,她本身就带着许多毒蜘蛛进行着交配繁殖,所以不用担心毒针用完。

忽然,她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去,一道黑影在树影间掠过!

她立即朝着反方向跑去!

炸弹很珍贵,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使用。而且物理的武器对鬼魂的伤害非常有限,甚至可以说毫无作用。她不想浪费武器。

忽然她感觉到了有人接近,立即朝那个方向看去,却见到迎面走来的,正是皇甫壑!

皇甫壑见到上官眠也是一愣,他几乎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女,问:“上官眠?你,你为什么会来这?你不是没有接到血字指示吗?”

他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没有接到血字指示的住户来到这里,根本是没有办法理解的事情!

上官眠却是迅速掠过他身旁,说:“不想死,就逃!”

然后她就犹如一阵风跑向后方!

皇甫壑一阵惊疑,连忙也跟了上去。但他如何追得上上官眠?

就在这时候,忽然地面的草丛一阵响动,然后,皇甫壑就感觉到内心一紧,抬头看去,却是无数黑色的线条纵横交错,天空中,似乎出现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那些蜘蛛网遍布视线,然后,一个在黑暗中逐渐浮现出来的身影,从蜘蛛网的丝线下垂下来,开始逼近皇甫壑……此刻的皇甫壑,就犹如被捕食的虫子一般!

仔细看去才发现,天空中并不是蜘蛛网,而是……而是……浓密的头发!

那黑影不断下垂,渐渐接近了皇甫壑!

忽然一声枪响,眼前的黑影被重重震了一下,但也仅此而已。上官眠出现在后面,她手上拿着一把还在冒烟的沙漠之鹰。

“无效?”

她还来不及反应,一张黑色的面孔,从她后脑勺浮现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