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博弈,心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也正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皇甫壑对于神谷小夜子的话没有怀疑,因为他感觉到,那彩信中的油画,也许和母亲当初看到的血手一样,都是某种恐怖现象的预兆!

这世界上或许真有这种力量存在着!

神谷小夜子和星辰此刻也朝着林区深处赶去,二人暂时是不会去接近宛天河了。不过,宛天河并非直线流域,即使通过穿越密林也有办法到达宛天河的桥边。

“大致可以确定,预知画是真的。”神谷小夜子对手机另外一头的皇甫壑说:“根据你的说法,的确在画中那个地方看到了血迹。而且,方有为应该也的确死了。嗯……既然如此的话,这油画是可以相信的。”

“画的作者是谁?”皇甫壑用耳机连接着手机,方便跑步,同时又问:“和卞星辰有什么关系?”

“这个嘛,”她看着旁边的星辰,说:“我基本上知道。”

要找到那个蒲深雨。她,是可以画出血字预知画的能人,而这一能力是对公寓住户的最大救赎!

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找出她来!

“我先挂了。要节约用电啊。”

挂了手机后,神谷小夜子继续拿着星辰的手机看,暂时还没来新短信。而虽然距离已经很远,但还是没办法放心。

目前大家都分散开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白发老妇,似乎真可以感知他们的位置,否则那么大的林区哪来那么容易找到他们。只是受到公寓的限制,不能随便杀住户吧。

但限制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削弱,这段时间,就是留给住户思考生路的!

“停下吧……”神谷小夜子感觉体力消耗得很大了,也就先停下脚步,说:“虽然不知道这个鬼有没有瞬移能力,但毕竟距离我们还是比较远的。方有为刚死,我们应该还有公寓的限制保护着。”

“嗯,应该吧……”

星辰此时也感觉身体犹如要散架一般,早就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而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接下来,白发老妇没有再出现。深雨的画也没有再寄过来。

朝阳升起,白天的光芒,将恐惧渐渐驱散了。

皇甫壑依旧是独自一人。即使打电话给吉天衍和萧雪,二人也不愿意和他见面,因为看了血字解析表后,多次提及不要轻信电话,二人担心打来电话的是鬼,根本不愿意相信皇甫壑。

在这偌大的林区,只怕很难再见面了。

不过分开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独得了地狱契约碎片,也没人知道。

早上六点半。皇甫壑又一次来到了宛天河的一个木桥边。

从背包内取出了铁铲,然后开始挖了起来。挖的同时他也不断注意着四周,丝毫不敢大意。

预知画的事情,还没人联系公寓那边。理由很简单,没有人希望将这个秘密和他人共享。如果真的有预知画存在,谁都希望尽早找到那位预知画的作者。

并且……独自获得那个人的画。

没有人希望和他人共享画是非常正常的。一方面是担心那位作者的预感能力有限,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减少变数。大家都在争夺地狱契约,即使有了预知画,地狱契约依旧是很多人希望作为底牌的一个重要道具。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预知画作者和住户达成协议,利用假预知画将自己弄入绝境,来夺取地狱契约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点,是李隐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将这个秘密外泄的最根本原因。

更何况,目前加入的住户中,有越来越多古怪的人,像上官眠那样居然携带炸弹的高手,慕容蜃那样变态的法医,不知根底的情报贩子,可以制作出人皮面具的女人,研究灵异现象的外国人……这些人人心叵测,所以实在不得不防。

皇甫壑,也考虑到了这一点。

神谷小夜子之前打来电话,似乎只是希望利用自己,确定预知画的真伪。也就是说……她其实并不在意自己的死活。对她而言,或许多几个人被鬼杀死,让这个秘密的知情人多被埋葬一些更好。

“神谷小夜子……”他一边挖着土,一边说:“你够狠!不过,现在已经被你验证了预知画的真伪,接下来我也不会轻易相信你的话了。因为你肯定希望我死。那么,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获取那个手机,那是活下去的最佳机会!如果我可以找到地狱契约碎片,那么我就握有了和你谈判的筹码,你也肯定希望获得契约碎片吧?毕竟,能够活下去的保障,是越多越好的。”

一旦获得了地狱契约碎片,他就能够通过这一点,来和神谷小夜子谈判了。因为那样一来,她肯定不会希望自己死掉,就可以和自己分享预知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