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恐怖的白发老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深雨发现,她绘画的速度似乎开始变快了。从产生预感,到勾勒线条,然后上色,时间比平时快了无数倍。而且预感越强烈,画得也就越快。

阿馨似乎也有些在意这个变化。

“画得好快啊,你,这是怎么了?深雨小姐?”

“我也不知道。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变化。我……”

密林深处,神谷小夜子和星辰正不断飞奔着。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星辰根本无法来得及理解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而神谷小夜子则是不时回过头去看后面,皇甫壑没有能够追上来。

这也难怪,天色那么暗,密林中树木又如此之多,要甩掉他们并不困难。

“你……”星辰喘着气说:“你究竟想怎么样?你……”

“好了。”她停下了脚步,看向星辰,说:“现在虽然情况比较麻烦,不过,没关系……”

然后,她拿着手机,对星辰说:“这幅画对你而言很重要吧?还有,你别想硬抢手机啊,别看我是个女孩子,我可是练过空手道的。”

星辰怒视着神谷小夜子,继续说道:“你想我告诉你那画是什么?”

“我大致知道这画是什么。不过我想知道这画需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发过来,还有就是你是和发彩信的人达成了怎样的协议。这些我都希望能够知道。”

星辰顿时开始考虑,要不要把一切告诉眼前的这个女人?

如果说了的话,会怎么样?目前看来,要隐瞒住预知画的事情会很困难,到时候,万一所有住户都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会变成怎样?

只怕所有人都会希望能够和深雨联系,大家都会拼尽一切来获取预知画!

说不说,也许都一样了。

同时,皇甫壑等四个人也在密林中搜寻那二人。可是,没有多久就跟丢了。

“那幅画到底是什么?神谷小夜子那么紧张?”吉天衍百思不得其解,询问皇甫壑:“皇甫先生,你知道些什么吗?”

皇甫壑哪里会知道,他也是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也不懂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这时候,他忽然大声说:“等一下,方,方有为呢?方有为去哪里了?”

他回过头,只看到了吉天衍和萧雪,方有为却不见了!

难道是因为跑得太快,而树林又七拐八绕,他跑丢了不成?

“不会吧……”皇甫壑立即取出手机,拨打了方有为事先告诉他的手机号码。

此刻,方有为完全在密林中迷路了。他看跟丢了大部队,此时已经是吓得魂不附体,听到电话铃声,立即取出来,说:“喂喂喂,皇,皇甫先生……”

“你现在在哪里!”皇甫壑对着手机说道:“你没有追上我们?”

“对不起……我的运动一直都是弱项……”

“你现在在哪里?”

“哪里,周围,都是树啊,看不出有什么分别……”

方有为身上没有指南针,根本无法辨明方向,现在是黑夜,也没有办法根据太阳的位置来进行方位判断。

在这么可怕的密林中,只有一个人的话……皇甫壑紧咬着牙关,说:“快,我们去找他!快!”

可是,吉天衍等人却不愿意。尤其是吉天衍,他则是说:“我,打算去找卞星辰他们。我总感觉那画,说不定是公寓的某个生路提示,不,也许是星辰获得的某个可以度过血字的特殊方法。他以前度过了两次血字,也许发生了公寓的什么秘密也说不定呢。”

“你呢?萧小姐?”皇甫壑看向萧雪,问:“你也不去找方有为?他现在落单着,是被鬼袭击的最佳人选啊!”

然而萧雪却摆着手说:“我……我不知道,别问我……”

皇甫壑对着手机另一头说:“方有为,你试着回头走走,看能不能到河岸边?”

“我……我根本分不清方向啊,皇甫先生,我该怎么办……”

电话那头的他,都急哭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这段话,犹如重锤一般敲击在皇甫壑的心头。

当初,母亲也是如此对他哭诉的:“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你要相信我,真的是鬼,真的有鬼存在于这个世上啊!”

皇甫壑紧紧捏着手机,下定了决心。

“待在原地别动!我来找你!”

不想再看到有人,被鬼杀死了……为了实现母亲的愿望,不,为了让母亲的冤魂能够得到救赎,他一直都为了这个目的而努力着,就是为了能够证明,这个世界的确存在着鬼。

证明……母亲没有说谎。

皇甫壑的父亲在他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的父亲是一名海员,在出海捕鱼的时候,遭遇到暴风雨,结果死在了大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