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暴露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沿着宛天河,六个人又跑了很长一段路,才敢停下来。

之所以沿着河跑,也是为了便于到达邻近的木桥,可以从地面中挖出契约碎片。毕竟,宛天河的流域没有太多支流。

神谷小夜子不断看着河对岸以及后方,虽然没有鬼出现,但这不代表身边就没有鬼在。何况,如果星辰的话属实,也许鬼就在地下。

在这幽静漆黑的夜空下,每个人都是感觉到浑身寒意丛生。毕竟其中四个人都是首次执行血字指示,萧雪甚至都几乎要吓哭出来。

而事实上最紧张的人,是卞星辰。那个身穿寿衣,满脸是血的白发老妇,也许现在也在接近着他们!他祈祷着深雨能够尽快再画出新的预知画来!

“我们接下来要小心,”神谷小夜子定下心神,说:“公寓一般只有给出了生路提示才会展开杀戮,也就是说,也许生路提示已经被赋予了。我们仔细回想一下之前经历的事情,也许可以找到生路线索。”

虽然话是那么说,但大家不管怎么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公寓给了什么提示。而且,这次血字指示一共两天的时间,才刚进入六号林区,居然就开始了第一轮的攻击?

“会不会是我们接近了桥?”皇甫壑提出了这个设想:“例如,我们接近了桥,经过一定时间后,鬼就会从泥土中伸出手来。你们认为有没有这个可能呢?”

“嗯,有可能。”神谷小夜子也有些赞同:“也许我们在那里挖到一定时间,就有可能触发死路。”

听到这里,大家都内心一颤。那么不是代表着去木桥边挖契约就是自寻死路?

“要不要联系一下李隐楼长?”萧雪忽然说道:“也许楼长能够有他的见解。我们……”

“不,暂时还不需要。”神谷小夜子摇了摇头:“目前线索还不足,我们不能事事都只考虑依赖李隐楼长。”

一阵风从树林中吹来,顿时大家都打了一个寒噤。

不用任何人催促,大家又开始走了起来。当然也并没有飞奔,毕竟节省体力,等鬼真的出来了才能够逃走。

星辰估计了一下逃走的距离,虽然不知道那个鬼老妇要花费多长时间追上来,而且现在是血字指示刚开始,可能不会立即展开杀戮,但本能的恐惧还是促使他不断提速,并始终注意身后。

六个人中,神谷小夜子和皇甫壑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星辰则是只看着手机等候深雨的短信,方有为和萧雪只是跟着大队伍,吉天衍则是不时摸着他的胡须。

大家都各怀心事。除了害怕鬼以外,也有人在考虑另外一个问题。

会不会有人已经取得了地狱契约碎片?

搜身这种事情是不能发生的,因为这对每个人都是不利的,何况对方也不会乖乖配合。更重要的是,现在鬼随时可能接近他们,内讧是不利的。

这也是大家默许拿到碎片私藏的原因。

沿着宛天河又走了一段路,也没有出现鬼的样子,大家渐渐有些放松下来。而星辰则是一直盯着手机。他也不知道深雨是否接到了预知在画画?画完了会不会发过来?

“你看手机的次数是不是太频繁了?”忽然神谷小夜子凑到星辰身边,说:“看时间的话,你手上的表就够了吧。”

星辰吓了一跳,他都没注意到她是跑到自己身边来的。

“嗯,我,我习惯用手机来看时间……”

“你一分钟平均要看手机三次。真奇怪啊,有那个必要吗?”

星辰听得后背发凉,这个女人的洞察力也太可怕了吧?她不去注意鬼,注意自己一分钟看几次手机?

“卞先生。”她忽然继续说道:“算起来你是我们中执行血字次数最多的人了,这是你第三次执行血字指示。你有没有什么经验?”

经验?

哪里谈得上经验。第一次血字,是因为阿相救他才侥幸逃生,第二次血字,是撞大运恰好戴上了生路头盔。可以说,他能活到现在,说是奇迹也不为过。

这也就是他不惜杀掉敏,也要换来预知画的原因。和这种永无止境的恐怖相比,杀人带来的罪恶感,实在是微不足道了。

“神谷小姐,我,没有什么经验。前两次血字,我能够活下来……”

“是因为幸运吗?”神谷小夜子观察着星辰的眼神,她通过窃听已经知道,星辰了解预知画的存在。

和李隐一样,她并没有完全相信星辰的解释。她其实更偏向于认为,星辰和深雨有过更进一步的交集。

但李隐没有进一步逼问他。恐怕理由就在于,想通过这一次血字指示,来对星辰进行试探吧。如果星辰可以最先发现生路并活下来,那他的嫌疑就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