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无法停止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深雨此刻正泡在浴缸内。

她感觉身体似乎被抽空了一般,灵魂似乎也不在体内了。

我生存在这世界上的意义是什么呢?究竟,我该为谁而活呢?我对这个世界而言,果真是一个不被任何人接纳的“罪人”吗?

突然,她睁开了双眼。

“是他吗?”

“那个我画不出来的黑影,是让我诞生到这世界上的男人吗?是那个,犯下人类禁忌罪恶的男人吗?”

那个男人,是出于什么心态,让自己出生呢?又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呢?

他是带给自己所有痛苦的根源,但如果没有那个男人,她也就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是一个悖论,所以,憎恨他,否定他,就等于否定自己的存在。

李隐选择牺牲掉三次血字指示来救回嬴子夜的时候,让深雨长期以来的坚持陷入了崩溃。

这世界上真有人能够爱一个人,爱到这种地步吗?

敏憎恨着她,这世上的人都把她视为异端而歧视,厌恶,或者是嘲讽。即使有同情她的人,也只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获得自我满足罢了。

真正地认同她,赞赏她,将她视为一个正常人来看待的,仅仅只有慕容蜃一个人。

仅仅只有那个人而已……深雨,突然很希望,可以见一见她的亲生父亲。他是否需要自己呢?是否爱自己呢?让她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是否后悔呢?

但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她记得,他的名字,叫做蒲靡灵。这是敏告诉她的。

不过,即使他已经死了,至少,也希望了解,那个男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她从敏生前的话语,大致上可以判断出一件事情来。

她的父亲,是希望她可以出生的。甚至,对于她能够出生,感到非常高兴。

他并没有憎恶自己,而是盼望着自己出生的人。也就是说,他也许,是这个世界上,真正地爱过自己的人。

她希望可以了解,自己父亲的过去。和他有关的所有事情,她都希望可以知道。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是唯一爱过自己的人,唯一期望过她的出生的人,那么……阿馨服侍她穿上衣服后,她坐上轮椅,来到了镜子前面。

其实她的双腿如果继续治疗,还是有希望可以站起来的。慕容蜃也帮她检查过几次,说过接受正规治疗还有重新走路的希望,只是耗费的金钱自然不是小数目。

不过,深雨并不在意是否能够再站起来了。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似乎明白到了什么。

“李隐……那个男人,真的就那么爱着嬴子夜吗?如果爱一个人,爱到了可以忘却一切的地步,真的可以付出那么大的牺牲吗?那么,也有人会对我付出这样的爱吗?”

深雨,很希望可以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爱或者恨,不过是镜子的两面罢了。”

这是她非常喜欢的一本小说,《子弹飞过》中的台词。那名作者,描述了战火纷飞的时代,人和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那本书的作者,就是李隐。即使在住进这个公寓的时候,他也没有停止写作。到后来写作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李隐在公寓中寻求精神寄托的所在。因此他当初去幽水村甚至把笔记本电脑带去,有时间就更新几章。

李隐这个男人,让深雨开始考虑,去认真寻求自己的生存价值。只要,真的存在爱过她的人,她愿意为了那个人活下去。

即使那个人已经死了也没有关系。

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这时候,门铃响了。女佣阿馨去开了门,进来的,是慕容蜃。他随意地来到客厅内,阿馨推着深雨坐的轮椅出来。

“新的血字指示发布了。”慕容蜃开门见山地说:“这一次,第四张地狱契约碎片下落发布了,地点,就在飞云区第六号林区。”

“这样啊。”深雨淡淡地说:“还有呢?”

“卞星辰,接到了血字指示。根据你和他的约定,你要画出这次血字的画了。怎样?你,想救他,还是杀了他?”

“杀不杀他都一样了,李隐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接下来,你没事也尽量别来见我了。”

深雨的口气显得很平淡,一点感情波动也没有。

“你……”慕容蜃露出一丝阴笑:“打算杀掉李隐吗?还是……继续观察他?”

“别提李隐的事情了。我现在有新的计划。我,想去见见我姑姑。生下我的男人的妹妹。我想去见她,她应该知道一些,关于我父亲的事情。我想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看待我的。为什么要让我出生,为什么令我存在……我都希望可以知道。也许那样,我就可以找到我活下去的意义所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