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性之男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404室的客厅内。四个人都仔细看了夏小美的曰记。

曰记中一直记录着她对银夜的深切爱意,内容非常情真意切,完全不像是假的。如果,她真的如此深爱银夜,怎么会去刺杀他?根本没有道理啊!

“看起来柯银夜说的,夏小美刺伤他的话,非常有问题,”裴青衣指着曰记的最后一页,说:“曰记记录的最后一曰就是在执行寻找六颗人头的血字时,直到那时候,她还是非常喜欢银夜,也因此非常嫉恨柯银羽。”

“等一下,”忽然嬴子夜说道:“说到这里,我倒是发现了一个有些不寻常的地方。你们没注意到吗?银羽对银夜的称呼,在寻找六颗人头的血字后发生了变化,最初她的称呼是‘哥哥’,可是现在却变成了‘银夜’。而且这二人在那一次血字后,关系也变得不像兄妹,而更像是恋人了。”

“恋人?”神谷小夜子脸上现出愕然之色:“他们不是兄妹吗?怎么会……”

“不,”李隐解释道:“那两个人,不是亲兄妹。”

“是吗?”神谷小夜子一愣,说:“那倒还能理解。那二人是在这次血字后发展为恋人的?”

李隐将银夜和银羽的情况,大致上和神谷小夜子说了一遍。听完后,她陷入了一阵沉思。接着,她继续说道:“感觉很蹊跷。夏小美的死,必定有内幕存在。而且,不知道和敏的死,是否有关。”

关于那神秘人的事情,李隐也不会告诉子夜以外的任何人。敏的死,他推断应该和深雨有关联。是某个住户受到深雨的诱导去杀了她的。

“看来今后要多加注意了。”神谷小夜子说道:“柯银夜和柯银羽这两个人,必须非常警惕。他们二人也许在密谋些什么。”

蒲绯灵的家中。

穿着一身深黑色的衣服,蒲绯灵正坐在沙发上,双眼尽然是一片阴郁。而此时,门铃的响声不断传过来。

门口站着的,是李隐和子夜。

“还是不在吗?”李隐又敲了敲门,可是依旧没有人开门。

“有些奇怪。”子夜蹲下身子,指着门缝处说:“昨天,我贴在下面,粘住门和地面的万能胶被撕开了。而且,昨晚信箱内的报纸也没有了。也就是说,的确是有人回来过这个家。现在却又不在了?”

“的确是很奇怪。”李隐说道:“虽然说今天是4月20曰,星期三,她在外面上班也不奇怪,但现在都七点多了,还不下班吗?”

子夜站起身,看着那扇门,说道:“还有一个可能。她有意,在躲避着我们。事实上,我对于这件事情有些在意,她的地址距离我母亲的家太近了一些。而且,昨天还看到你父亲……这之中有没有可能会有联系?”

的确,太巧合了。突然间三条无关的平行线被联系到了一起。

子夜看向李隐,问道:“你没问你父亲,是如何认识我母亲的吗?”

“我问过了,但父亲说你母亲只是他的一位故人罢了。但回忆起来,昨天晚上他看你的眼神很不对劲,似乎想从你身上看出你母亲的影子一般。”

在夏小美那里找到的曰记本,证明了夏小美对银夜有着相当强烈的恋慕情感。当然,李隐认为这种感情,也许更近似于在公寓的绝境中,对解救了自己的柯银夜产生的一种依靠心态,并不一定是爱情,但至少,怀有这种感情的夏小美,就很难想象有杀死银夜的动机了。

但仅靠这一点无法推翻银夜的说法。

不过这让李隐对银夜的忌惮更深了一层。这个男人也许在策划什么非常危险的事情,但为什么他也来找蒲绯灵呢?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一般情况下,也该下班了。但等了那么久,还是没有人回来。

蒲绯灵在室内,依旧安静地坐着。

她的脑海,无时无刻不掠过那些恐怖的记忆。

那个男人,那个可怕的男人……“我想找到‘魔王’的所在。”记忆中,哥哥是这么说的:“我想和‘魔王’见面。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要做什么我都无所谓。”

仿佛是真的被恶魔迷惑一般,哥哥,就这样疯狂地做着可怕的事情。他到底在卖掉祖屋,离开K市后做了什么,她完全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身为人类应该了解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她很清楚,哥哥,侵犯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肯定是在布置和设计什么。她甚至不相信他真的已经死了。

安排好敏和深雨的生活后,她甚至不敢去和她们见面。

院长居然还是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那些人,果然,哥哥肯定做了什么。他为了接触到“魔王”,已经不择手段了。

如果继续介入和他有关的事情,自己有多少条命,都不足够赔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