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5章 斗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术前的准备工作,对梁学主任来说,其实是有些煎熬的。

因为是新开展的术式,手术室的准备和麻醉的准备,都要额外的多做一些备选,这就需要手术科和麻醉科的额外配合。除此以外,手术时间也必须设置的格外弹性,哪怕预计是6个小时的手术,可预约手术室还是直接预约了10个小时。

以达芬奇机器人的机时来说,6个小时的手术其实已经很久了,10个小时更是需要占用别的医生的手术时间。

再加上医院领导和其他科室医生的好奇,梁学主任甚至稍稍有些后悔。

太麻烦了,也太瞩目了。而搞技术的人,普遍都不太喜欢瞩目的环境。不仅仅是日常孤僻或社交恐惧的缘故,也是因为技术的容错率太低了,面对日常的出错,尤其是开发尝试新技术时的错误,技术人宁愿私下里承受。

就像是眼前的这台肝切除手术,论信心,梁学主任自然是有一些的。凌然在过去几天里表现出来的对达芬奇机器人的掌控,凌然这些年表现出来的对肝切除的掌握,都是梁主任的信心来源。

可就概率来说,再有自信的想法,本身是不能改变世界的。

想想那些在直播中爆炸的火箭,做设计和做检查的人,哪一个不是信心满满的情况下,才宣布点火的,可结果依然有失败者在不断的提醒着大家脆弱的神经。

梁学主任也无法预料手术的最终结果,这在有越来越多人关注的情况下,让他不免焦虑。

然而,当手术开始,梁学主任排解不去的焦虑,却是如泉水一般,静静的流走了。

凌然一如既往的先阅读影像片,再重新确认病人是本人以后,就亲自穿着手术服,将机器人手臂部件插入病人腹部。这个步骤,在前面的好几个手术里,都是由助手来进行的,今天则是由凌然自己操作,也是为了保证位置更加的准确。

或者,也是带着一些仪式感。

凌然轻轻的呼了口气出来,接着向旁边的梁学主任等人一笑,道:“我们进操作间吧。吕文斌,你留在手术室里。”

“好嘞。”吕文斌立即答应下来。做中肝叶这么复杂的手术,留在手术室里辅助的助理医生,是需要帮忙更换辅助工具,进行清洁或者修正的。

如果手术中出现意外情况,他则是次一级的保险阀,既可以维持机器臂的状态,也可以第一时间中转开腹,做诸如止血之类的操作,从而坚持到凌然等人入内。

作为凌治疗组里最资深的医生,已经在断指再植乃至于断肢再植中闯出些微天地的吕文斌,在止血方面是有不俗的技艺的。

至少,普通的达芬奇治疗组,是用不起吕文斌这个级别的医生的。

凌然一马当先,出了手术室,返回操作间,全程再无拖泥带水,再没有迟疑等待。

梁学主任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走,越走越觉得信心满满起来,仿佛凌然有股轻易感染人的力量。

事实上,凌然本身总归是一点的不安的。

肝切除手术是非常复杂的手术,做再多次这样的手术,他依然不敢有所放松。旁人看着凌然举重若轻,轻松自如的样子,并不意味着凌然自己真的如此。

他只不过是在熟能生巧的角度上,更加放松而努力的做手术罢了。

同样的,中肝叶手术被誉为禁区中的禁区,哪怕是开放式手术,依然值得凌然认真对待。如今一下子升级成达芬奇机器人的手术,由此面对的困难自不必说。

不过,凌然从小就知道信心的力量。

他在小学的时候,就经常发现,自己早晨穿的衣服和鞋,到了晚上的时候,就有同学跟风穿着了,而他穿的最多的衣服,很快就会成为校园内乃至街区附近的爆款,以至于经常会有衣服店的员工,跑到学校里来偷拍凌然,因此被抓进派出所的都有数人。

而在各种团体活动中,凌然更是能够明显的感受到情绪的传播。

当他努力的时候,团队就会变的努力;当他兴奋和开心的时候,团队就会变的兴奋和开心;同样的,当他意志消沉的时候,团队也会变的意志消沉。

这不仅是在游戏中,在体育运动中,推而广之到生活中,凌然的影响力随处不在。

正因为如此,凌然在重要时刻,都会控制自己的情绪,释放出积极的信号出来。

今天亦不例外。

比起从无到有的练习中肝叶手术的吴孟超等人,已经能够熟练进行开放式手术的凌然,技术的负担要小的多。不过,身边人就并非如此了。

凌然自知需要扛起更大的责任来,但他不仅不介意,反而斗志昂扬。

与此同时,云利的直播系统,也是同时将手术画面和手术室的画面,都放了出去。

梁学自己,内心里是不太乐意放直播出去的,尤其是在他本人的作用不突出的情况下。不过,泰武中心医院也不是他的一言堂,为了手术准备而吸引来的医院领导,就挺愿意看看直播的,梁学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好在直播并没有做什么宣传,只是在云利的系统中看得到罢了,甚至连一点内部宣传都没有的样子。梁学多少能安心一些。他倒不怕出什么大乱子,这台手术的保底就是中转开腹,这也是达芬奇手术大部分的保底情况,对于领域内的医生来说,三五不时的,总会遇到中转开腹的,机器人手术的成熟度,终究还是达不到腹腔镜的程度。

至于说底被击穿,这种情况就比较少见了,梁学倒是不太担心。假设真的出现中转开腹都是失败的情况,那对他们这个级别的医生来说,就是真的出现意外,控制不住了,可以说是非战之错,只能是无可奈何之事。

与此同时,田柒也在会议室里打开了一台IPAD,只放手术室的画面,不放手术的画面。

她对集团研究部做的直播系统最满意的一点就是这个,即使自己工作很忙,三五不时的就要跑出来开会,但是,打开IPAD就能看到凌然在做手术的身影,还是很令人安心。

更可以给予自己强大的信心,让自己变的斗志昂扬起来。

再看一眼屏幕,田柒微微抬头,看向会议桌的另一头,目光也变的锐利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