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一夜,嘉芙和孟夫人同睡。她被母亲搂着,蜷在她温暖的怀里,就像回到了小时候的时光。

这几天发生的事,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就在今早,当裴家那婆子赶上来,请母亲回去重议婚事的时候,那一刻,她还以为一切又都回到了起点,心迅速地下沉,却没有想到,下一刻,母亲竟出言,拒绝了辛夫人的主动示好。

嘉芙了解自己的母亲。知书达理,温柔贤淑,熟读女训,父亲在世时,父亲是她的天,父亲没了后,在强势的祖母面前,她言听计从,从无半点质疑或是反抗,并且,从嘉芙有记忆开始,她也是被母亲这么要求着长大的。

她紧紧地抱着母亲:“娘,你今天拒了他们,回去万一祖母怪罪,我和你一起!”

“傻囡囡,关你什么事?你祖母要怪罪,让她怪我就是,娘不怕。我是看清了,这样的人家,门第再高,也不是你的好姻缘。让你就这样嫁进去,娘不放心。”

嘉芙鼻头微微发酸,将脸贴在母亲怀里,闭着眼睛,含含糊糊地道:“娘,你对我真好。”

孟夫人笑了,揉了揉女儿扑在枕上的那片柔软乌发,依稀似乎又闻到了她小时在自己怀中散出的那股子奶香味。

“娘这辈子,没别的了,就只盼着你和你哥哥两人好。只要你们都好好的,娘就心满意足了。”

母亲温柔却又不失力量的话语,陪伴了嘉芙一夜好眠。

从西山寺归来后,这么久了,这是她睡的最为安心的一个长觉。第二天睡足了醒来,已是日上三竿,身边不见了母亲。檀香说,太太一早起就忙着叫人收拾行装,预备这几日就要动身回泉州了。

嘉芙梳洗完,便去帮母亲做事。

这趟进京,原本计划至少要留居数月的,年也要在这里过,故来的时候,带足了一应的器物用具,光是装衣裳的箱笼,就有十几口之多,才前两天刚刚全部归置妥当,今天就要一一收起,管事张大和刘嬷嬷领着下人,各自分内外之事,忙忙碌碌,转眼过去了三天,辛夫人那边再没什么动静了。

在辛夫人看来,自己这边主动开口再提议婚,已是极大的纡尊降贵,却没想到被孟夫人给拒了,遭了这样的落脸一记,免不了有些含羞带愤,这几天都不大露脸了。只裴修祉来过一回,似乎还想努力挽回。

许是前些时日心力交瘁,加上忙碌,孟夫人昨日不慎染了风寒,知裴修祉来了,还是亲自接待了他,依旧说自家门第低微,高攀不上,泛泛叙话完毕,便将裴修祉客客气气地送走了。

刘嬷嬷事后在嘉芙跟前絮叨,说裴世子走的时候,看着失魂落魄的,模样倒是有些可怜。可惜了他,若没那么一个从中搅事的前头宋家丈母娘,光他本人,倒也不失是个俊才。

嘉芙听了,淡淡一笑。

是啊,要不是有过亲身经历,她又怎么可能会相信,那样一个平日对她爱极的丈夫,竟会两次,将她送给了别的男人。

权势之下,他裴修祉不过就是一个下跪的软骨头而已。

裴修祉那次去了后,便没再现身了,根据上门的裴家二夫人孟氏的说法,是他私下来甄家的事被辛夫人知道,遭了训斥,命他再不许过来。

孟氏这两天来的确实勤快,不但给养病的孟夫人带来各种小道消息,热心帮着理事,指点京里哪些值得买了带回去送人的土产特产,对嘉芙也是亲亲热热,芥蒂一概全无。

孟夫人一向与人为善,这回虽然被弄的冷了心肠,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孟氏主动转了态度,她自然不会拒人以千里之外,姐妹关系,面上看起来倒又恢复了从前的融洽。

明日,甄家人便要动身离京,傍晚,二夫人又笑吟吟地坐了马车来,这回是领了裴老夫人的命,带了给嘉芙的赏,说她这趟进京,本是为了给自己拜寿,却无端受了虚惊,这会儿要走了,给她压惊,路上顺风顺水,早日归家。

孟夫人对老夫人,是发自内心地感激,今日感到人终于爽利了些,就想着应当亲自带着一双儿女过去,给她老人家磕头拜别的,只是因了前些天的那事,就这么过去,恐怕尴尬,方才正在心里揣摩着这个事,正准备叫人先送个帖,探探口风,却没想到老夫人先叫自己姐姐来了,又是感激,又是惭愧,道:“姐姐回去了,帮我问一声,能不能叫我领了儿女过去给她老人家磕个头?”

二夫人笑道:“老夫人就知道,特意叫我告诉你,她心领了,叫你们不必多事又特意去磕什么头。明日要走,晚上事情必定不少,收拾好早些歇息,养足精神要紧。何况老夫人自己也有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