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挑拨离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沈追第一次传音的时候,长孙孤连头都没回。

这很正常。

尸傀宗,是一流宗派,而且是广陵洞天排名前三的大宗门。

长孙孤本身是尊者五阶强者,辈分、地位,权势,都不是沈追一个小小的神通境能够比拟的。

虽然青阳门最近势头正劲,但在长孙孤眼中,沈追不过是靠着太上圣使苍松的庇佑,认了个义父,才有这种地位。

至于收服尊者级仆从什么的,长孙孤也并未放在眼里——这完全可以假手他人。

归根究底,双方地位实力差距都甚大,长孙孤不想理会沈追,再正常不过。

但他不想理沈追,沈追却不能放弃。

“长孙前辈,晚辈方良,有要事禀告前辈,和长孙兄之死有关!”

这一次,长孙孤终于是忍不住了,他回过头来,冷冷的盯着沈追。“说。”

沈追见长孙孤果然上钩,心中不禁冷笑几声。修道之人也脱离不了七情六欲,这长孙孤,最是疼爱长孙囚。

需知像长孙孤这样的强者,一生子嗣众多,然而漫长岁月过去,就只剩下一个儿子也修炼到了尊者,可以一直相伴下去,自然是感情极深。

长孙囚无端身死,至今都未找到凶手,眼下突然听到有进展,哪里还顾得上面子不面子?

“嗖~”沈追也是胆大,立刻就跳到了长孙孤的骷髅战船上。

“前辈,长孙兄乃是我青年一辈之翘楚,在广陵洞天之中,颇有名望,乃是天之骄子。

晚辈对他杨穆已久,如今见他莫名身死道消,凶手却逍遥自在,简直让我等痛心疾首。”沈追一脸痛惜道。

“你知道凶手是谁?少说废话,方良,到底是谁杀了我儿!”长孙孤冷道。

“是天绝宗梅青。”沈追随口胡诌。

“梅青?”长孙孤眉头一皱。此事苍松圣使曾去出面询问,然而最后天绝宗只是否认,没有得到个结果。因为苍松根本连人都没见到,只是问了个话。

“是梅青主谋,梦无伤为帮凶。”沈追声音低沉。“……单单派人问话,询问当然不会问出什么来,可是只要抓住那梅青和梦无伤,就有机会搜魂证明!”

“你可有佐证。”

“有。”沈追点了点头。

“哦?”长孙孤突然神情一冷,尊者气势猛然爆发出来,眼中有一股绿光一闪而过,沈追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不过很快就被血源神甲化解。“那你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个时候说,方良,你到底有何居心!”

面对质询,沈追并不慌乱。

“前辈见谅,我青阳门崛起不易,整个门派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师父这一个尊者。”沈追苦笑道。“在下不过区区神通境,当时哪敢得罪两大一流宗派,胡乱指证?”

“梅青和梦无伤两人,连长孙兄都可以轻轻松松的杀害,更何况是我?”

“贪生怕死乃人之本性,晚辈如果当时说,恐怕就性命不保!”

沈追明白,想要骗过长孙孤这种老家伙,至少逻辑上得没什么毛病。

“那你为何现在又肯说了。”长孙孤语气冰冷,似乎并不为沈追这番话劝动。

“今时不同往日,首先在下有了自保之力,达到神通巅峰。不惧一般尊者!”

“其次,圣使已成了我义父,又有二十名尊者仆从附身,谁敢动我?”

“尸傀宗和青阳门,同为太上教效力,我也不忍看长孙兄无故惨死,当然要将此事,告知给长孙前辈!”沈追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以免日后自己也遭此毒手。”

长孙孤的神情仍旧寒冷,但气势却慢慢收了起来,他挥了挥手,周边出现一道屏障,低喝道:“方良,你知道些什么,那就现在说吧。你是如何断定,囚儿之死,是梅青和梦无伤所为?”

“好叫前辈知晓。”沈追拱了拱手。“当日在青阳大殿上,我遭到大周武将刺杀,之后众目睽睽之下,有三人皆是帮了我。正是梦无伤,梅青,和长孙兄。”

“之后,梅青、梦无伤,分别都对我抛出了橄榄枝。言明,两大宗派,想要招揽我青阳门!”

长孙孤点了点头,他早就查过当日在大殿之上的一些人,在常书桓失去战力之后,的确沈追和四人都是在有说有笑,只不过交谈内容却不得而知。

梅青和梦无伤是什么人?能和当时仅仅是神通七阶的沈追有说有笑,那证明,对方的确有拉拢之意。

“长孙兄知道我早是圣使的人,所以当时并未拉拢。但梦无伤和梅青,却是十分热络。”

“而之后,梦无伤和梅青先行离去,只剩下长孙囚和我在大殿上。”

“这有什么问题?”长孙孤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