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交锋、博弈!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错,正是本王!”夏无道微笑道,此刻他完全不复夏靖的模样,龙行虎步,飘离结界百米,落在沈追的前方。

此刻他的模样,与夏靖有着五分相似,但却是一副中年男子的模样,紫金王冠,九爪龙袍,脚踏凤凰靴,气度森严,如威如狱。

看到这一幕,沈追心头一沉

谁能够想得到,这并非夏靖,而是梁王夏无道?

需知,他之前看到的,可确确实实就是夏靖啊!

哪里出了问题?破妄之眼看错了?

就在沈追沉思时,一道断喝传来。

“沈追,既然知道是本王,为何不拜!”梁王突然收敛笑容,低喝道。

庞大的气势,真神的一个眼神,就让沈追感觉如临冰窖,这一瞬间,就下意识的想要跪伏在地。

双腿打颤……

差距实在太大了,沈追的膝盖都慢慢弯曲了下去。

然而,就在即将跪下去的那一刻。

“轰~”一股坚韧的意志爆发,沈追的骨骼咔咔作响,紫金秘纹骨上的玄奥符文漂浮,沈追整个人如同烈日一般发光,突然又盯着如山般的压力,慢慢的撑住了。

“想让我跪你,做梦!”沈追咬紧牙关,眼睛通红,居然一步一步的站直了身子,平视着梁王。

“嗯?”夏无道眼中出现一丝诧异的光芒。

“将在外军令有所从有所不从,王爷,请恕属下密令在身无法行礼!”沈追咬牙道。

“你撞见了孤的秘密,我留你不得。不过如果你跪下来磕头认错,宣誓效忠,孤或许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沈追,你一路冒险跟随,无非是赵兴给你下了命令。你这样的人才,死在这里着实可惜了。但只要你投靠孤,封侯拜相,赵兴能给你的,孤一样能够给你,甚至……更多!”夏无道傲然道。

沈追摇了摇头。

“你不怕死?”夏无道淡淡道。但那股威压却更浓。“你的生死,现在掌控在孤的手中!”

“怕。”沈追回答得十分干脆。

“哦?那是赵兴开出了什么样的条件,让你连孤的招揽都拒绝了。”

“有些选择,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沈追看向夏无道的身形,眼中慢慢有了一丝异样。

不等夏无道继续开口,沈追却立马反问了。

“王爷,既然属下生死已经在你的掌控之中,那么王爷可否对我这个将死之人,解惑一二。”

夏无道看了一眼沈追,淡淡的挥了挥手道:“孤的多年谋划无人知晓,让你死个明白也未尝不可……你问——”

话音未落,沈追的眼中却爆发出一道金光,气势陡然爆发!

“咻~”一道金剑突然出现在夏无道的额头之前。

金剑的速度何等之快,距离如此之近,而且夏无道根本没想到沈追此刻还能反击,居然在这一瞬间,根本都没反应过来!

“嗤~”金剑毫无阻拦的刺破夏无道的头颅。

嗡~夏无道的脸上浮现一丝惊讶之色,身体如水幕一般,缓缓的消散。

“呼~”威压一收,夏无道身上所有的气势,顿时消失无形,沈追呼吸一松,顿时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一轻。

周围的一切如玻璃一般退散……

咔咔,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破。

“你!”原本的梁王夏无道消失不见,只剩下结界处那暗淡的长明灯、血引罗盘,以及双手按在结界上一动不动的夏靖背影。

在夏靖的背后,有一个淡淡的血洞,他的肩头,更是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血肉在缓慢愈合……

果然如此!沈追眼中爆发出道道精光。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夏靖一动不动,传来的却是夏无道的声音,语气十分平淡。“孤的,就是尊者都看不破,哪里出现了破绽?”

“启禀王爷。”沈追拱了拱手道。“我并未看出王爷的破绽。”

“哦?难不成你是随意猜测?”

“也不是,王爷乃是顶尖真神,哪怕如今只是一道神念切割体,附于夏靖的身上,施展的道法也不是我能够看透的。”

“不是道法上的破绽,那就是孤所说的那些话了。”夏无道叹道。“但这哪里不对?”

“孤先以幻术施展真神威压,在你一开始攻击时,就完全屏蔽掉了你对外界的真实认知。”

“你的圣言神通,刀法招数所造成的真实效果,在你出招的第一瞬间,就完全是孤呈现给你看的!”

“之后孤造就一道本尊容貌出来与你谈话,也同样自认为完美无缺。先是威逼于你,再抛出橄榄枝……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都会思考怎么选择,是生、还是死,或是逃跑,或是臣服。”

沈追摇了摇头道。“我刚才说了,王爷的道法没有任何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