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挑战令!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沈追和方子游两人都有些无奈,没想到这个濮阳子如此直接。一点面子都不给。

不过也正常,任谁听到这件事,恐怕都会忍不住问上两句。

见沈追和方子游两人一脸认真不似开玩笑的模样,濮阳子沉吟道:“青阳子,你不要怪本座多嘴,你青阳门如今虽然落魄但只要你这个宗主在,将来未必不能重整旗鼓。”

“大人为何独独劝我?”青阳子拱手问道。

濮阳子低声道:“如今名门正道的都已经偏离了当初的初衷,行事和魔道没什么两样。整个广陵洞天中,也就你青阳子一直秉持本心,所以我才多嘴两句。青阳子,你天赋不错,想要报仇,也不着急这一时。”

沈追微微诧异的看了两人一眼,没想到方子游这几十年的不争不抢,居然还略有清名,碰到了个好心相劝的正道高手。

“多谢道兄好意。”方子游拱了拱手道。“我师徒二人自有分寸。”

“唉,既然你非要如此,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濮阳子有些惋惜的看了方子游和沈追一眼,仿佛两人已经是死人一般。

“啪~”濮阳子往大厅后一招手,衣袖中一声脆响发了出来,尔后有一道光芒从大厅深处飞了出来,手中出现了一块猩红的令牌。

令牌上有丹鼎、卦爻、凤凰展翅,中间则是一个正在燃烧的大字——战!

宗门升格挑战令,由三大超级宗门背书,裁决城签发,只要不是被保护的宗门,都可以挑战,而且由于是低阶宗门向高阶宗门挑战,所以对方必须应战!

胜者获得对方的所有地盘和资源!

“青阳子,你可想好了,这块令牌你要是用了,你青阳门如今已是三流宗派,位居最底端。输了,可就连在银星洞天中的山门都没了。”濮阳子将令牌捏在手中,试图再劝。

“道友好意,青阳子心领了。”方子游拱手道。“成败胜负自有天定,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况且,不一定会输。”

“既然如此,拿去吧。”濮阳子将挑战令递了过来。一旁的沈追连忙上前接住。

令牌触手温热,质地如玉如铁,似乎有一丝淡淡的规则之力围绕。

“输入这块令牌中的神念,就是参战的人数。”

“一旦确定,无法更改。”

“确定之后,广陵洞天的规则化身便会降临,与此同时会询问乾元宗的宗主,将被挑战之事告知。同时确认对方的参战人数。”

“双方有三天时间准备,调兵遣将。”

“三天之后,便会全部挪移到挑战空间中。战斗的过程,双方的山门弟子都会受到临时性的保护,无需担忧。一旦结果出来,则保护撤销。”

“战果出来之后,规则化身会立刻带走胜者宗派的一成战利品,上缴给联盟。”

“规矩可都听明白了?”濮阳子例行公事的询问道。

沈追问道:“若是对方的宗主死了呢?”

濮阳子别有深意的看了沈追和方子游一眼,解释道:“若是宗主死,则规则化身自动询问乾元宗实力第二强的人,参战人数也由他做主。”

“没有尊者,就问最强的神通巅峰,倘若连神通巅峰也没有,那就神通九阶、八阶……以此类推。”

“明白了。”沈追点了点头。

“好自为之。”濮阳子拱了拱手,就顾自离开了。

“大人慢走。”沈追和方子游也回礼。

出了裁决所大厅之后,沈追和方子游对视一眼,顿时各自将一丝神念注入进去。

令牌上光芒一闪,顿时与两人之间产生一股玄奥的联系。

“成功了。”沈追松了口气。他最怕这广陵洞天的规则会发现自己的异常。

然而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宗门升格挑战,有些会暗中请高手的加入,所以对于来人的身份倒是不会多做盘问。”方子游解释道。

“嗯。”沈追点了点头。他的无相神功,出自上古宗派九幽神宗,可以说就是这九幽界域的老祖宗。这门功法本就是九幽神宗的顶尖秘法之一,而且沈追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层,他伪装成方良,乃是从神魂血肉层次完全一致,唯有极为核心的一丝生命印记不同,是属于沈追自己。

对于自己的伪装,沈追还是有自信的。

“开始吧。”沈追深吸了一口气。

“嗡~”方子游手掐法决,一道红光注入挑战令中,尔后令牌轻轻颤动,那令牌上古鼎、卦爻、凤凰如同活过来一般,在令牌上缓缓流动。

战字通红如血,这意味着挑战已经发出!

“等令牌上的战字冒出绿光,挪移便会开始。”方子游道。

“乾元宗,还有一部分人,是乾元子的死忠党,并不会听从圣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