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两位道友是疯了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乾元子是归元老祖当着沈追斩杀的,原本他不用死,但却对归元老祖的临时改变注意极为不满,说同为二流宗派,归元宗根本没资格替圣使做决定,话里话外,一副和归元老祖平起平坐的意思。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价值在争吵中逐渐流失,也完全没有察觉到太上圣使和归元宗对乾元子本人的不满。从石门外那一次争吵就有所预兆。

可惜……

乾元子完全没有意识到,甚至在看到沈追的那一刻,还欲要向沈追动手……

逼得归元老祖亲手杀了他。

沈追认为,乾元子完全是在自取其死,作为一个傀儡,在刚刚获得了一点成就之后就变得膨胀。

嚣张、没本事,不听话,他三样全占了。

所以当归元老祖一口将乾元子吞下去时,沈追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归元老祖和苍松是杀鸡给猴看也好,是真的厌烦乾元子也罢,其实对沈追起到的作用都不大,他的根不在这,也并非宗派联盟的人。

对归元老祖和苍松,沈追都只打算暂时的虚与委蛇。

但是对沈心兰就不行了,人虽然被带出来了,不过怎么打消她的疑虑,还需要开诚布公的谈一次才行。

想了想,沈追让老方控制鹰隼战船,而自己则是走进了战船内部。

战船静室,门外。

“仙子,是我。”沈追轻轻的敲了敲门。

“道兄请进。”门内的声音有些清冷。

沈追开门进去,便正好看向沈心兰那充满失望和警惕的目光。

“仙子,还请仙子谅解在下之前的唐突。”

“道兄不必如此,你我都心知肚明这只是一场交易,我在青阳门的作用,就是监视你罢了。”

“只要你不做出有害宗派的事来,青阳门如何行事,我一律不管,也不会妨碍道兄的前途。”沈心兰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义姐,是我。”沈追摇身一变,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沈、沈追……是你。”沈心兰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他是沈追,证明先前在答题的表现只是伪装,故意为之。

然而,比起一个毫无感情的夫婿方良来说,一个素未谋面的义弟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起来,方良虽然之前表现得无礼了点,可是沈心兰心中对于这位能够搏杀尊者的年轻天才还是有一丝敬佩的,那是长期处于宗派界弱肉强食理念中,产生的弱者对强者的崇拜。

如果真是方良,到底还是九幽界域的人,可是现在变成了沈追,是大周朝廷的神威将军!

两人一下子就成了对立面。

“你现在暴露,不怕我告密么?“沈心兰盯着沈追道。

“义姐不会。”沈追摇头道。“你若是想告密,早在先前我第一次见你时,就应该说了,你心中……有疑惑。”

“我的确是有些好奇自己的身世,好奇师父他们在瞒我什么,但这不代表我会站在你那一边。”

“这是因为你还没有恢复,你跟我回大周,我会让军中强者恢复你的记忆。”

“我怎知不会是另一段虚假的记忆?”

“我不会害你,你是我的义姐。”

“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师父和宗主不是照样将我当成利益交换的工具?更何况你我才相见数次。”

沈追沉默,沈心兰现在对谁都是失望的,换位思考,他自己也无法轻易的相信一个才见过几次的陌生人。

“义姐——”

“不要这样叫我!”沈心兰皱眉道。

“好吧……仙子被宗门当成利益交换的牺牲品,难道没有一点想法?”

“你难道不是在利用我?”沈心兰嘲讽道。“神威将军,你来九幽界域,想必也不止是所谓的寻亲吧。”

“让我来猜猜看。”沈心兰眼神闪过一丝讥讽。“方子游应该就是你武安军的人。青阳门多年以来一直拒绝太上教的拉拢,与世无争,你一来,便全部大变样,是因为方子游无法反抗来自军中的命令对不对?”

“你这样的级别,能接触的权限不低,既然有一个青阳门,难说不会有第二个别的门派。”

“我如今在你手中,你却不急着把我带走,相反,有长期停留在此的打算。我猜,你应该肩负着某种任务。”

“你如此大张旗鼓,不会是用来刺杀,你要接收乾元宗,证明你想扩充势力……若是真正的方良,这样扩充势力自然是有野望,可是身为神威将军,你这样做只有一个理由……”

“朝廷要对宗派界用兵!而你则是接应的力量!太上教看重你的潜力,你也在利用我,利用归元宗和太上教,借此为大周办事,在九幽界域内形成一股随时作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