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此去经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席郗辰有些意外林玉娟的出现,他在门口站了两秒后,迎岳母进客厅。

“喝点什么?”席郗辰将手中的文件放到餐桌上。

“安桀呢?”

席郗辰看对方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下,没有要喝东西的打算,不过基于礼貌他还是给她倒了一杯纯净水。

“她在楼上。”

林玉娟要起身,席郗辰道:“她刚睡着,我想您应该不介意等等再上去。”

林玉娟看了他一眼,“她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您不必担心。”

“她孩子都没了,我能不担心吗?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照顾她的?”

席郗辰此时已经走到吧台后面煮咖啡,听到这他只是笑了一笑,并未作答。

林玉娟从来就不喜欢这个晚辈,且不说他是沈晴渝的外甥,光他目中无人的态度,就足以让她排斥这个女婿。偏偏自己的女儿喜欢他。

“医生怎么说的?还能生孩子吗?”

席郗辰正不疾不徐地将咖啡粉倒入热水中,动作有些漫不经心。

林玉娟皱起眉头,“我知道你年纪轻轻功成名就,心高气傲无可厚非,但我是你的长辈,你好歹应该尊重一下。”

席郗辰微笑道:“你是安桀的母亲,我自然尊重你。”

林玉娟听不出他口气是真心还是敷衍,“前段时间你让她出去工作?”

席郗辰点头。

“你明知道她身体不好,怎么还让她出门工作?”

“是我顾虑不周。”

“我希望你既然娶了我女儿,就应该――”

席郗辰突然打断她的话,淡笑着问:“你想要多少钱?”

“什么意思?”林玉娟面无表情,声音里却有种被人一语点破的无措。

“没有什么意思,你是我长辈,我孝敬你是应该的。”浅笑未离开过他的嘴角,“最主要是我不是很喜欢别人谈论我太太。”

别人?林玉娟强迫自己压下愠意,“安桀是我女儿――”

“我知道,所以,我在这里招待您。”

林玉娟真是没有见过这么不可一世的人,恼怒地起身,“你这个晚辈我还真是喜欢不了!”

“是吗?我无所谓。”他淡然道。

“郗辰?”

席郗辰侧过身,此时安桀正从二楼走下来,轻皱着眉。席先生微愣,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火气未下的林玉娟,心中暗恼不已!

“安桀――”席先生的语气温和,只有他自己清楚心里其实有些紧张。

安桀走到客厅,林玉娟已经上前,“身体好点了吧?”

“嗯。”

“怎么这么不小心?以后可要多加注意了。”

安桀微微颔首,然后她认真地说道:“母亲,我希望您尊重我爱的人。”

林玉娟走后,席郗辰拉着安桀到旁边的植物园散步。

“虽然我并不在意你母亲对我是什么评价,但是,看到你维护我又是另一回事了。”说到这里席先生叹了一口气,“安桀,你要收买一个叫席郗辰的人真的是易如反掌。”

安桀无奈地摇了摇头,“乱说什么?”

席郗辰拉起她的手亲了下,“我还以为,你会生气。”

“你干吗这么没有自信?你可是席郗辰。”

席先生低叹,“你可是简安桀。”

安桀没了工作之后,又变回了整日游手好闲的状态,奇怪的是席郗辰也是异常悠闲,此人上午十点才去上班,有的时候甚至同她吃了中饭才出门,而下午五点以前绝对回家,安桀就想不通了,作为一家企业的领头人,他怎么能有空成这样?

这天傍晚两人去外面吃饭,看了一场电影,从电影院出来安桀又看到了那家麦当劳,以前席郗辰就不怎么允许她碰冷饮,出了那事后就更加管得滴水不漏了。

“郗辰――”

“嗯?”

“没事,我随便叫叫。”

“嗯。”

“郗辰,你觉不觉得有些热啊?”

“不觉得。”

“哎,我也不觉得。”

对爱人了如指掌的席先生忍不住咳了一声,“要吃甜筒吗?”

“好呀!”下一秒,安桀怀疑地看着他,“逗我的吧?”

“不,我怎么舍得逗你。我那么爱你。”席先生说得一本正经。

安桀无语,微微一笑,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席郗辰一愣,心神荡漾。

四年前的夏天,安桀曾回国过一次,虽然只短短逗留了三天,但是要见的人都见了。她去了以前的学校,在经常跟叶蔺坐着聊天的地方坐了一天。

隔天朴铮载着她在简家外面停了一小时,傍晚时见到简震林的车开进车库,见到他下车进了家门。安桀关上车窗时,旁边的人忍不住问:“真的不进去?”

安桀摇头,她本来就只是来看看而已。

在他们车子开出小区时,一辆白色宝马迎面开来,朴铮打着方向盘与它错身而过,随后朴铮笑着问她,“有没有看到车里的人?”

“什么?”

“席郗辰,我想你应该也不记得了。”

安桀皱了下眉头,“是不记得了。”

随朴铮回到他的住处,那一天她吃过晚饭就睡下了,迷迷糊糊听到手机振动,摸过来接通后她“喂”了一声,却没有回音,之后忘了挂断就这么放在耳旁又睡着了,早上起来时发现电话竟还通着。她按掉后,又回过头看了眼号码,确定是不认识的。

下午两点的飞机,朴铮带她去了早上预定好的餐馆用午餐。刚坐下,朴铮就往某处看去,“咦?”

“怎么?有认识的人?”

“席郗辰。”

安桀手上的筷子停了,顺着朴铮的目光望过去,那一桌坐着两男两女,而侧对着这边的那道身影,在她看来是有点熟悉的,而这份熟悉感让她有些不舒服。

“还好吗?”朴铮见她的脸色突然不好起来。

安桀摇了一下头,没有说什么,但情绪确实不好了,即使不是面对面,那种没来由的排斥感还是隐隐冒了上来,“朴铮,我们换个地方吧。”她起身就要走,由于太急切,跟路过的人相撞了一下。安桀身体一失衡,手臂磕到了桌角,立刻传来一阵刺痛。

“安桀!”朴铮立即过来扶住她,撩高她袖子一看,果然擦破了皮。

而另一位当事人似乎也赶时间,朝安桀点了下头就要走,朴铮一把拉住了他,“至少说句对不起吧,先生!”

“朴铮,我没事,走吧。”撞的刚好是右手,真是倒霉,安桀咬了咬唇,因为痛得实在有些厉害了。

“她都说没事了,你可以放手了吗?”

“李彦,怎么回事?撞了人都不知道要道歉了?”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走过来,口气颇严厉。

而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男人立即恭敬道:“梁总,对不起,我迟到了!”

有不少人已经看向这边,而安桀发现那中年男人正是先前跟席郗辰坐一桌的人。她下意识拧紧了眉,正要拉朴铮,结果身后侧有人轻扶住了她的手臂,一块手帕按在了她沁着血的右手肘上。

“你需要去医院。”

安桀瞬间变了脸色,而四周也莫名地安静了下来。等她缓过神来,她缓缓推开那人的手,“别碰我。”沾了血的白色手帕掉在了地上,“不要碰我。”她轻轻地又说了一次。

“郗辰?”

“……嗯?”

“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应。”安桀抬头看他。

席郗辰只是又收紧了一些手臂,没有吭声。

安桀推推他,“这里人很多。”

“安桀――”他叫了她一声,却久久没有说话,现在简安桀就在他怀里,属于他,“安桀,说一声我爱你。”

被钳制得动弹不得的人只能好脾气地答:“我爱你。”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