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细水长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人们都说结婚以后便不再谈情说爱了,改之为谈柴米油盐,然而席先生与简小姐的相处模式一直很浪漫,虽然两人有时也会为晚餐吃什么而争论一下,但恋爱的热度不减分毫,真要说什么变了的话,那就是婚姻让两人的感情由刻骨铭心转化成了细水长流的温馨。

大凡周末,席先生会拉着老婆睡懒觉,直到接近中午方才放人,回头早餐中餐一起吃。如果天气好,下午安桀会出门散散步或者骑着单车在附近转一圈,席郗辰通常有自己的事情。如果碰上下雨天,安桀便只能选择在书房看书,看书她是喜欢的,可又有些小脾气――如果席先生过来敲两次门以上,基本上她就没有耐性再看下去了――原因无从考证。当然,如果两人都来兴致,会驾车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散场的时候顺道将晚餐解决了,也省得回来讨论一天中最会起分歧的话题。

“你去买爆米花好不好?”因为不喜欢挤,所以散场他们是最慢出来的。

席郗辰奇怪,“你刚才不是已经吃过了?”

“问题是我没吃多少就没有了。”

席先生皱眉,“我不爱吃甜食。”

“好吧,可能是因为你今天买的是小份。”安桀问,“那你去还是你给我钱我自己去买?”

最后自然是席先生妥协,“你在这里等我,别乱走。”

后来安桀总结出一个经验,要让席郗辰做某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把请求句换成选择疑问句,其中一个选项由她做主语。

对于婚后的生活,可以说他们是过得越来越融洽了,除了安桀有时觉得席先生莫测高深,但有时又觉得他直白到让人害臊外,其他都很好。

高深方面,比如安桀问:“郗辰,你喜欢什么颜色?”

“你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所以基本上问不出什么,可是通过观察,她喜欢橙色席先生也真的比较偏爱橙色,如此一来,那句“你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就显得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

直白方面,安桀问:“你的童年是怎么过的?”

“念书,打球,夏天的时候会去游泳。”

“游泳?在那种――河里面吗?”

“我想,我一直是叫它游泳池的。”郗辰笑着看了看她,“你呢?”

“差不多吧,念书,画画。”安桀说,“寒暑假会跟母亲去上海住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外婆身体不好,一直待在医院里。”

“你高中的时候我看到过你画画。有一段时间我天天去附中的美术楼。”他轻轻地顺着她背部的发丝。

“真的吗?不可思议,我天天在那里的。”安桀抬头看着席先生,“你去看我吗?”

“后来不去了。”

“为什么?”

“就是不想去了。”

“哦。”

片刻后席先生轻笑着叹息,“我不想看到你对他那么在意,却――从不看我一眼。”

安桀坐起来,亲了一下席先生的嘴唇,安抚在某些方面有些自虐的他,“对不起。”

“我原谅你。”他说得理直气壮。

安桀好笑,“其实换一个角度来看,你知道我的时候,我却对你一无所知,不是也很不公平?”

“你是在安慰我吗?”

“显然是的。”安桀说着翻身下床,“好了,一天让我心疼一次就足够了,我要去画画,来吧,当我的模特,我会在这个期间内只看你。”

“需要我脱衣服吗?”席先生笑得好有深意。

“不用。”

“真的?”

“如果你不介意我拿相机拍下来的话。”应该可以卖点钱?

“想都别想。”席先生起身揽住她朝书房走去,“我的肉体只属于你一个人。”

安桀有些受不了,“我猜别人一定连想都不敢想清高的席郗辰会讲出这种话。”

席先生显然不在意别人怎么想,他循循善诱道:“下周末有空吗?”

“我想想――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有空的。你想约我?”

席郗辰的声音轻柔了几分,“跟我去看下玉嶙好吗?”

“我想起来了,我有事。”她的口气非常遗憾。

席郗辰好笑地捏了下她的脸,“你说有空的,不许出尔反尔。”

“我刚才说的是‘如果不出意外’,而我现在想起来周六市区有场我感兴趣的画展。”

“好吧,不过――”他在她耳边轻喃,性感的声音无比煽情,“你还有一周的时间考虑,我等着你改变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