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高中同学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简安桀?”

安桀闻声回头,一名拎着一只购物篮、穿着大方的女子正满脸不确定地看着她。安桀疑惑地说:“是,你是……”

“真的是你!”赵瑜激动地捂住了嘴,“我刚还不敢认,你变了好多,我是赵瑜,我们是高中同学,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安桀的确没多少印象了,但她还是礼貌地点了下头,“你好。”

“你的性格倒是没怎么变,还是一样冷酷。”

安桀不知该如何接这话,只说:“有什么事吗?”

赵瑜备受打击,“你这女人怎么还是那么讨厌呢?”之后她又指了指安桀推着的购物车,“你买这么多的东西啊,叶蔺呢?他陪你过来的吗?好小子,我也有好些年没见过他了。”

“不是。你有什么事吗?”

一句话问两次通常表示她已经不想应付,但赵瑜显然是粗神经的人,“说起来,你们结婚了没有?”

安桀叹息,“赵小姐――”

刚要说,一名男子走过来打断了她们的谈话:“阿瑜,你要的牛肉干。”

男子身穿夹克衫,长相端正,身高不算高,他看了眼安桀后问赵瑜:“你朋友吗?”

“高中同学,简安桀。”赵瑜介绍,“简安桀,这位是我老公,施远。”

然后……安桀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非要跟着她一块儿逛超市。

“叶蔺没跟你一起来吗?”

不想多解释,安桀淡淡应着声。逛到水果区,安桀挑了几盒草莓,结果却被一一放回了原位,“你钱多啊,包装好的水果很贵的,去那买散装,便宜多了。”

“没关系。”安桀低叹,手伸到一半又被赵瑜拉回。

“走走,我给你去挑,保准新鲜又便宜。”

“真的没有关系。”

“阿远,你帮她推车。”赵瑜当机立断,说完又忍不住上下打量安桀,“你身材怎么保持的?我结婚后就胖了好多,前段时间还在吃减肥药,但一点效果都没有,还白白浪费了我好几百块钱。”

安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推车被施远拖走……

“你现在在哪里工作?”

施远听着挺尴尬的,赵瑜的性子没多少人能受得了,亏得这高中同学好说话,没有直接走人。

安桀认命,“刚到一家广告公司上班。”

“哦,听起来不错,工资大概一年多少?”

“不怎么清楚。”停在芒果摊前想着要不要挑一些,不过郗辰不是很喜欢芒果的味道。

赵瑜做晕倒状,“工资怎么会不清楚?”

施远转移话题问:“简小姐,你买那么多东西,回头你一个人拎得动吗?”

“对啊,你有车吗?没车的话,等会儿我们送你回去吧。”赵瑜很客气地说,之后她又犹豫不决地问出心中一直纳闷的问题,“安桀,你跟叶蔺――结婚了没有?”她知道他们附中这对最让人艳羡的情侣分手过,但去年她又听说叶蔺要结婚了,对象在国外,那么除了简安桀还会是谁?

安桀含糊应了声,她其实没听清赵瑜在说什么,她在细心挑橙子。

“我就说嘛,莫家珍那女人就会乱说!你跟叶蔺多般配啊,叶蔺长得帅又会赚钱,你都不知道,他以前不是拍过广告吗?我们电信局就有女同事迷他,我说他是我同学,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的高中同学竟然是明星。”

安桀这次听到了,但没说什么。

“你不是要买苹果吗?”施远提醒老婆。

赵瑜叫了一声折回身后的苹果摊位。

“抱歉,她有些八卦。”

安桀摇头,很自然地答道:“人很好。”

不管是不是客套,这位简小姐似乎并没有如她表现得那般冷漠,“实在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了。”

“没事,谢谢。”安桀接过购物车,礼貌地道了别。

她绕过水果区,走到调料区时看到熟悉的身影正在挑选沙拉。

安桀走过去,车子推到旁边,头无力地抵在了修挺的背上,“我讨厌吃番茄酱。”

“买好水果了?”席郗辰拿起一罐玉米沙拉放进购物车里,轻笑着转身,“怎么了?”

“碰到一个同学。”

席先生将手上的棒球帽给她戴好,“然后?”

安桀忍不住笑了出来,“郗辰,我突然觉得我的高中过得还是挺不错的。”

“哦?哪一方面?”

“很多方面,比如友情,比如――我的初恋。”

某人很高贵地轻哼一声。

安桀想起一事,“席郗辰,你一年赚多少?”

“什么?”

“工资,我想做一下参考。”基本上,这个参照物是取得偏高了些。

在结账的时候再度碰到了赵瑜他们,安桀正靠在席郗辰背上等着他付款。

“简小姐。”施远拎着购物篮排到他们身后。

赵瑜收拾起惊讶打招呼:“嘿,安桀。”

安桀站直了身子,笑了笑,“你们买好东西了?”

“嗯。都是些零食,最近减肥减得有点想要自暴自弃。”

安桀思索片刻,“我不懂这方面,你可以问家珍,她比较有经验。”

赵瑜一听,马上摇头,“问莫家珍还不如我自己摸索呢,你都不知道,她最近吃得比我还胖。”赵瑜似乎很惯用“你都不知道”这句话。

“Sorry,帮不上什么忙。”

席郗辰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单据签了字,附在她耳边轻问:“需要给你时间吗?”

“不用。”其实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一下子让她对谁都热络还是有些困难,她转头向施远夫妇道别,“那再见了。”

赵瑜机械地摆了摆手,看着离开的那两道背影有些出神,简安桀身边的护花使者不是叶蔺而是另一名男子,什么状况?赵瑜长长叹出一口气,她刚才真的很想寻根问底,好奇心都到嗓子眼儿了,但是,更离谱的是,安桀身边的男人,不知为何让人连八卦的心思都不敢兴起。

“走啦,还看。”施远轻拍了下爱人的脑袋。

赵瑜喃喃道:“喂,你有没有觉得他有些眼熟?”

施远也不问“他”指谁,“不觉得。”

“跟你说真的呢。”

“说真的就是,你能不能偶尔一天不八卦?”

“不能,”赵瑜手摸下巴,语重心长道,“一看就是低调至极的成功人士……我隐约有种感觉,这男人比叶蔺更难搞。”

施远直接选择沉默,反正他老婆一个人也能胡思乱想得很起劲。

然后,五秒后,赵瑜惊叫:“啊,席……那什么,财经杂志上看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