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做客~第31章 小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安桀从朴铮的房间看完宝宝出来。宝宝白白嫩嫩,异常可爱,但刚出生的孩子特别贪睡,没醒一会儿就趴回妈妈怀里酣睡了,安桀不好打扰,速速退出。

席郗辰在客厅跟年屹下西洋棋。朴铮去买酒了,回国来看孙子的林女士在厨房做晚饭。安桀左看看右瞧瞧,最后走到席郗辰旁边观看他们下棋。

国际象棋与中国象棋的玩法有同有异,安桀小时候跟学校的同学玩过五子棋、飞行棋,象棋倒是完全没有涉及过,不过看着看着懂了一些,颇觉有趣。

“郗辰,象走前面去,吃掉那个马。”

席郗辰侧头看了她一眼,说:“象不可直走。”

安桀抿嘴,过了两秒,“车――”

席郗辰这次没有回头,淡笑道:“车不可斜走。”

安桀很受打击,讪讪然地正想走开,垂在桌子下的手轻轻拉住了她的手。

“安桀喜欢玩象棋吗?”坐在对面的年屹开口。

安桀想了想,应该还称不上喜欢吧,她只是觉得新鲜。

“你可以让你老公教你,郗辰以前跟他爷爷住在美国时,可是得过美国的杰出棋手成就奖。”

“真的?”

年屹兴冲冲道:“当然,那时候席总才几岁?十二岁还是十三岁?”

席郗辰完全懒得回应这类话题,他低着头观摩棋局,桌子下的手轻轻揉捏着手中的纤手。

年屹边下边八卦,“安桀,我们公司有一位你老公的大学朋友,据他说你老公读大学的时候,可是最受女生欢迎的男人,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校草。”

“校草啊……”安桀偏头看席郗辰的侧脸,想要笑时桌下的手很适时地稍稍加重了点力道揉她的手。

年屹热心地补充内幕:“听说很多女孩子倒追他,那时候最厉害的要属外语系的系花某某某,足足追了他两年,席总愣是没给人家一丁点机会。王诚一直说可惜,说那某某某长得忒漂亮,郗辰,那系花是不是挺漂亮的?”

席郗辰认真下棋,淡然说:“没仔细看。”

年屹“啧”了一声,“后来还有国贸系一才女,也对席公子偏爱有加,但是,传言说席公子心里早有人了,才女再三理智权衡,选择知难而退。说起来我一直好奇,Elvis,那个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席郗辰拿起King,“将军,你输了。”然后他站起身,“原来你跟王诚在公司都那么空闲,我想我的假期再放长一点应该也没问题。”

年屹看回棋盘,悔之晚矣。

席郗辰笑了笑,搂住安桀向门口走去。

年屹回过神,“去哪呢你们?”

“我跟安桀下去散一下步。”停了停,席郗辰回头笑道,“对了,安桀高中念的是我大学的附属中学。”

傍晚时分,夕阳染红半边天,路上行人不多,安桀走在前面,席先生走在后面离她一步距离的地方,安桀回头说,席先生或答或微笑。他可以走近,很近,但,永远不会再比一步远。

第31章 小孩

夜幕拉下,朴家灯火明亮,一桌子人围坐在一起吃晚餐,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林女士对年屹赞赏有加,问东问西,打探家里情况盘问兴趣爱好,说到最后就是要给他介绍对象。

年屹连连推却,说这种事急不来。

“你看,这里的男士中你年龄最大,但目前没结婚的也就你,机遇人为,来来,说说喜欢什么样的姑娘,阿姨国内不少小姐妹家的闺女都很不错,给你牵下线?”

年屹苦笑,“真的,阿姨,我真不急。”

“妈,堂哥从小眼界就高,估计您挑的他看不上。”朴铮的太太笑着插话。

林女士无奈,“现在的年轻人,东挑西拣,差不多就行了。好吧,咱也不多管闲事了,年轻人啊赶紧找,别周围朋友的小孩都上学了,自己还单身。”

年屹一听,立即起身作揖,“谢老佛爷开恩。”引得全桌子人笑起来。

“郗辰,上次江泞市那边那块地还没跟你说谢谢――”朴铮说。

席郗辰微抬头,“我没帮什么忙。”看到安桀夹虾吃,他拿起湿巾擦拭一下手,自然地接过帮她剥虾皮。

朴铮哈哈一笑,“总之谢谢了。”豪迈地举起啤酒向席郗辰敬了敬。

一顿饭吃得笑声迭起,席郗辰倒是很少参与话题,他在外人面前一向低调淡然。

“安桀,什么时候生宝宝呀?”饭后聊天的时候,朴铮的太太问。

正抱着宝宝在逗他笑的安桀不由停了停,笑道:“郗辰好像不想要小孩。”

从厨房拿着水果盘出来的林女士惊讶,“咦,安桀,郗辰不想要孩子吗?”

安桀点头,“是啊。”她伸手跟宝宝握手,逗得宝宝一阵笑。

坐在不远处的席郗辰瞟过来一眼,笑了笑,转回头看新闻,一旁的年屹凑近他,“男人以事业为重,正常。”

林女士显然有些意见,放下水果盘,坐到安桀身边接过宝宝,“你们也不小了,别只顾着二人世界,是时候收收心了。”

“嗯。”安桀乖巧点头。

席郗辰轻叹,伸手抚了抚额头,他的老婆似乎越来越精明了。

回家的路上,安桀靠着窗沿看车外的夜景。

红灯处车子停下,席郗辰转头望着安桀的侧脸,片刻后轻唤她:“安桀。”

“嗯?”安桀回头,“什么?”

郗辰伸手抚了下她的脸颊,“真的那么想要小孩吗?”

安桀微愣,没回话。

郗辰温柔地看着她,“再过两年好吗?等你身体好一些,我们再生小孩?”

安桀叹息,“我的身体已经很好――”

“不行,现在不行。”席郗辰将她搂进怀里,轻声道,“安桀,我很胆小……真的不敢冒任何险。”

隔天早晨安桀接到一通电话,大致意思是让她下周一去他们广告公司就职,面试都不用,直接工作,她一直以为自己发出去的那些简历都已经石沉大海,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么好的消息。

安桀有点恍惚,围裙都没解下就匆忙跑上二楼,将正在书房看书的席郗辰抱个满怀。

席先生笑出来,“怎么了?这么开心。”

“我有工作了。”

席郗辰将她抱到腿上坐好,顺了顺她有些乱的长发,“是吗?这么好?面试过了?”

“不用面试。”安桀挺开心,她想要一份工作,差一点没关系,她不想自己一无所成。

“哦?这么好,哪家公司?”

安桀正要说,忽然心生警惕,“你想干吗?”

席先生笑容不变,“我只是想,我可以送你去上班,每天。”

安桀狐疑,“真的?”

“这么不信任我?”

“嗯。”安桀认真道,“其实你这人最坏了。”

席郗辰嘴角微微扬起,深刻的脸部轮廓充满男性魅力,“哦?我哪里坏?”

“问题就是哪里都坏。”

席郗辰叹气,捧住安桀的脸轻咬她的嘴唇。

安桀低笑,“干吗?”

“使坏。”插入发中的手加重力道不让她逃开,慢慢加深吮吻。

安桀低喘,白皙的皮肤渐渐沁出一层薄薄的细汗,“小孩……”

席郗辰一顿,随后闷笑出声,“安桀,你在报复吗?”说完抱着她起身直接往房间走。

安桀终于意识到危险,“喂……”

“不用担心,不会有小孩。”

“不是……现在是白天。”白天思淫欲,这位先生真的要往沉湎酒色上发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