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温柔的禁锢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某天下午,安桀打扫卫生,打扫到席先生的书房,然后很巧地在掸灰尘的时候不小心碰下一本时尚杂志,接着又非常巧地在时尚杂志里掉出来一封信。

“××公司入职通知书。”

这天晚上,席先生睡客房。

当然,席先生有自己的官方说法,他原本是想给太太惊喜的,结果被当事人事先发现。

如果换成是别人,席先生认真的说辞加上那种天生沉稳的气质,基本无人怀疑,但是,安桀完全不信!

隔天一早,安桀拿着通知信去那家公司报到,结果那边的人事人员说:“因为你迟迟没有回复,而打你电话则是一位男士接的,他说我们打错了,所以我们聘请了别人,抱歉。”

安桀深呼吸,心里恨恨地想:席郗辰,你就继续睡客房吧!

此时,正拿着杯果汁走到客厅的席先生不由打了个喷嚏。

“有人在骂你。”

“也许有人在想我。”席郗辰将果汁递给坐在沙发上的人。

“哈,了不起,会开玩笑了。”年屹接过,看着手上的果汁,表情有趣,“你们家都这么――健康?”

席郗辰不置可否,“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年屹打量房子里的摆设,“换了地方也不跟人说一声,隐士似的,所以我只好自己厚着脸皮寻来坐坐了。”

席郗辰坐入单人沙发里,随手拿起旁边的食谱翻看。

“装修得还真有艺术味儿,按你家那位的喜好弄的吧?跟你之前住的那套房子比还真是天差地别。”

席先生漫不经心地“嗯”了声,心想晚饭吃西餐还是中餐?上次那桌菜没得到某人好评。

“话说回来,”年屹问,“怎么不见你老婆?不会是把她藏在楼上,连见个客人都不让吧?”说完还真往楼上望了望。

“出去工作了。”席郗辰说。

“工作?”年屹不可置信地笑了,“新鲜了,你竟然会让她出去工作。”

“她想要工作,我自然是支持她的。”挺真诚的语气。

“呵。”年屹摇头,“我倒更相信你把她藏在楼上。”

席郗辰笑笑,放下食谱,“最近公司怎么样?”

“目前一切OK。”说到这里,年屹头疼道,“你这婚假到底要休到什么时候?哪有CEO这么搞的?那些股东都要起疑心了。”

“没有异心就行。”席郗辰冷淡道。

“你们有趣哈,你休假,你老婆倒出去工作了。”

席郗辰微笑,站起身说:“要不要来一杯咖啡?”

“我以为你们家只有果汁呢,原来是有咖啡的。郗辰,老实说,你疼老婆真是疼得有些过火啊。”

席郗辰挑眉,“何以见得?”

“何以见得?这个问题我喜欢。”年屹跟着席先生走到吧台处,“你们家是不是连吸烟都不允许的?”

“吸烟对身体不好。”

“我看是你老婆对烟味过敏吧。”年屹的表情相当玩味,“瞧瞧这房子,完全是为惯用左手的人设计的,书籍,茶杯,连这些小东西的摆放位置都精细到一律摆在左手边,啧啧,真是不得了。”

席郗辰抬头,“你不做记者真的可惜了。”

年屹哈哈大笑。

在煮咖啡的空当,年屹扫过席郗辰身后的红色柜子,里面有排列整齐的各类咖啡豆,还有咖啡杯。

“你虽然烟酒不碰倒是非常好咖啡啊。”

“还好。”

门铃声响起,席郗辰一笑,将手中煮好的咖啡倒了一杯递给年屹,走去开门。

“今天热闹,又有客人。”年屹道。

客人?呵,当然,是现在一定气得恨不能咬死他的“客人”。

席郗辰走到玄关,刚开门,外面的人拳头就愤愤地打在了他的肩上,“席郗辰!”

席先生笑着抓住那只还要打下来的右手,“乖,手会疼。”

“都怪你。”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他说着吻了下她的额头。

“我去洗手。”她将外套塞到席先生怀里,“我们需要谈一谈。”

席郗辰温柔一笑,“可以。”

“安桀,回来了。”

安桀刚换上拖鞋,抬头就看到屋里站着的年屹。她回头瞪了一眼席先生,有人在怎么不早说?

席先生从容地道:“他来看看我们。”

安桀朝年屹点了下头,“你好。”

年屹笑道:“好久不见了,最近倒是老跟你哥出去吃饭。”

“朴铮吗?”安桀一听也扬起笑,“他好吗?”

“好,我堂妹怀了孕,你哥现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真的?”安桀回头对席郗辰道,“我要让宝宝叫我姐姐。”

席先生问:“然后叫我叔叔?”

安桀点头,“好主意。”

安桀早上刷牙,发现牙膏用完了,于是用了席先生的牙膏。

“薄荷味。”安桀拧眉,“真凉。”

席郗辰走出淋浴间,拿起摆放在一旁的浴巾围在腰上,擦拭了下头发后,他走过来双手按在洗手台上,将她圈在自己和洗手台之间,“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睡不着,一到七点就睡不着。”

“不好的习惯。”席郗辰侧头亲了一下她的耳朵。

“痒。”安桀笑着躲了躲。漱完口,她掬水洗脸。

“安桀。”

“嗯?”安桀抬起头,两人的视线在镜子里相遇。

席郗辰微微笑着,“今天我们不出门了好不好?”

安桀一跳,“不,不行,我没有力气了。”

席郗辰一顿,低沉的笑声逸出,止也止不住。

“席郗辰!”

结果是安桀坚决今天要出门,于是两人驾车去了市区的超市。

“纸巾、香皂、牙膏、毛巾……”

席先生推着推车,安桀走在前面,手上拿着一张便条纸,上面写满了要买的东西。

“郗辰,哪一种牌子的纸巾好?”

“最贵的吧。”

安桀想:这方面似乎不该问他。她按照自己的眼光选好了纸巾,“接下来是――”

“香皂在那边。”

安桀回过头,“哪里?”

席先生指了指前一刻某人要走的反方向。

“哦,我知道。”她转身就走。

席先生笑了笑,跟过去。他的小姐还在生气呢。

“安桀。”

“嗯?”

“我爱你。”

前面的人顿住脚步,事实上是周围有不少人都停住了脚步,笑着看着他们。

“哇,帅哥追美女耶。”也不知是哪位看官发出的一声赞叹。

安桀一愣,回身拉住席郗辰,快速走出日用品区。

“安桀。”

没有回应。

席郗辰无奈地笑道:“安桀,我――”

“我知道了!”安桀终于回头,瞪着席郗辰,这人真是完全不怕丢脸的。

席郗辰俯身靠到她耳边,笑容明显,“安桀,我只是想说,如果你还生气,回去我让你绑在床上,好不好?”

“……”

两人逛完超市出来。在麦当劳门口,安桀停步,她突然想吃甜筒了。

“今天几号?”席郗辰问。

“23或者24。”安桀也想起自己的经期是月底,“没关系的,还有好几天。”

“不行。”席郗辰提供其他选择,“提拉米苏好不好?”

“不行。”

两人僵持三秒,席先生轻轻一叹:“好吧。”然后又补充说,“不过,我没有带现金,你要不要刷卡?”

买一支甜筒刷卡?刷两元五角?麦当劳可以刷卡吗?安桀无力道:“走吧,回家吧,我忽然觉得有些累。”精神折磨。

席郗辰微笑,“真的不要?”

绝对是精神折磨。

“安桀。”

“在那里,心是无畏的,头也抬得高昂;在那里,话是从真理的深处说出;在那里,理智的清泉没有沉没在积习的荒漠之中……”(泰戈尔诗选)

走在后面的席先生闷咳一声:“安桀,我只是想说,你走错方向了,我们的车停在那边。”

安桀发誓以后绝对不跟席先生一道出来逛超市。而且,要发奋图强慢慢掌握家里的经济大权,至少可以在某种时刻非常利落地掏出两元五角。

同一时间,席先生想的是什么材质的绳子解起来比较容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