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回家吧,席先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去芬兰的前一天,我在书房看书,听到客厅有声音,出去竟然看到席郗辰身边站着许久未见的简玉嶙,我微微皱了皱眉,又转身回了书房。

须臾,席郗辰推门进来,放了一杯蜂蜜水在我旁边,“再看半小时,然后睡午觉。”他接着转身对着门口的人说:“进来吧,但不许太吵姐姐。”

我揉了揉眉心,“你可以带他出去。”

“我要回公司一趟。”他淡笑着俯身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喂!”

“我马上就回来。”他说着就走了出去。

对着面前的小孩我诚恳地提出意见:“我建议你到外面玩。”

“姐姐……”

“不然,现在就让司机来接你回去。”

最终是我看我的,他玩他的,倒也不太难受。

“姐姐。”简玉嶙从外面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我给姐姐看照片好不好?以前偷偷发现的,嘿嘿……”他献宝似的拿出一本相册。

“哥哥放在很高的地方,我搬了凳子才拿到的。”他踮起脚,伸手比了比高度。

我看他捧着册子吃力,不得不接过。

我随手翻开,一张张照片让我跌入了回忆中。

人不多的广场上,路边简易的咖啡座,我穿着一件灰色的毛衣坐在那里,目光忧伤地望着大道上的人来人往。

“姐姐,照片后面写着字,但是玉嶙看不懂……”

我将照片翻过,上面的确留着几排潇洒俊逸的钢笔字。

“三月十七日,晴,她在协和广场坐了一下午,我不知道怎么样去提醒她应该吃药了,她的感冒一直没有好。她的头痛片医生不再开给她,她现在自作主张地在服用安眠药……她身上的每一件事都让我担心不已。我无数次地幻想,我走到她面前,对她说,我叫席郗辰。然后她认识我。我照顾她。”

我放下第一张看第二张照片,我抱着膝盖蹲在尼斯美术馆门口的檐廊下,穿着一件黑色的简单连衣裙,长长的下摆垂到地面上已经被雨水浸湿,我一点都不在意,眼睛一直望着下着雨的天空。

“五月十八日,雨,我开始讨厌起这边的天气,她没有带伞,她从来不懂得如何照顾自己。昨天她的右手被美工刀划伤,从手腕延伸到拇指,伤口很深,这一段时间里她的行为很偏激……我担心,却无能为力,我希望那些伤口是在自己身上,至少这样……我会少痛一点。”

第三张,蛋糕店门口我拿着一把雨伞和一盒蛋糕,伸着手挽留屋檐上落下来的雨水,眼里是明显的寂寞。

“九月二十四日,雨,她的生日。走到她的面前帮她撑伞,送她回宿舍,然后,对她说:生日快乐。这种场景我无数次地幻想,却终究只能透过厚厚的雨幕对她说:‘生日快乐,简安桀。’”

第四张,颜料洒了一地,我的眼泪从眼角流下,那一幅只画了开头的油画被撕碎扔在地上,懊恼、委屈、悲伤在我这张脸上显露无遗,那么绝望那么痛恨。

“一月三日,阴。”

后面没有字,只有一条钢笔狠狠滑过的痕迹。

……

“怎么了,玉嶙走后就一直在发呆?”席郗辰沐浴出来,擦干头发,躺上床将我抱起,我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头主动靠过去,很近很近。

他做的事真的是很多,的确也不应该这么吃惊了,只是――

“郗辰……”

“嗯?”

“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我主动吻上他的唇,“那些照片送我可以吗?”

他顿了一下,明白过来,笑容里有些赧然,伸手把我搂进怀里,“它们是我最珍贵的日记。”

“你是要跟我谈条件?”

他笑了,“既然你这么说,你想用什么来换?我看看够不够分量。”

“我。够不够?”

他的手臂紧了一紧,“这可是你说的,如果――”

我吻了吻他,“没有如果。”

我想他的神情是有些感动的。

“对了,”我突然想到,于是笑道,“我还看过你那期采访,电视台的采访。”

“……”

我评价道:“衣冠楚楚,谈笑得体――假得可以。”

他俊眉一拧,冷静沉着灰飞烟灭,伸手覆住了额头,千载难逢的竟然还有些脸红,“你竟然有看……真够丢脸的。”

我大笑地倒在他身上,我曾经在一本杂志上读到过一段话:“当男人被打动时,他身上会发生一件有趣的变化,他的焦虑系统让他有些神经过敏,不要忽视表示他喜欢你的微妙细节,比如咬嘴唇,或用手按额头。”

后来,我将这段话抄下来放在他的书桌上,不知道他看了之后是什么想法?

走前跟亲朋好友吃了顿饭,朴铮、家珍、家珍新交的男友以及我。席郗辰那天中午有饭局没去。林小迪也已回台湾。饭中大家随意聊了一些话题,也算尽兴,那天朴铮只跟我私下说了一句话。

出来时,朴铮有事先走,莫家珍小两口要送我。

“不用了,真的。”我笑笑婉拒了他们的好意,向马路对面走去,不忘向身后的人挥摆了下手,“那么,再见了。”

他站在路边,背靠着车门,自然而优雅,那双漆黑迷人的眼眸里有种显而易见的笑意,望着我,等着我走近,然后伸出手……

我将手放进他的手心,温暖的感觉踏实而安定,有种简单的幸福。

“如果你觉得这样幸福,那么哥也就真心地祝福你。”朴铮之前说的那句话就在耳边,而我回他的是:我很好,没有比现在更好过。

我先去芬兰,因为席郗辰国内还有事要忙,一时脱不开身。

这年感恩节,我去街上买画笔,不明不白收了一堆别人塞来的糖果。回来的路上,我随意而快乐地将糖果分给有缘在这一刻相遇的小孩。热闹的人群,欢快的节日,慌乱中有人塞给我一束花,我笑着,摇头拒绝。

手机铃声响起,我低头看了下号码,淡笑着接起。

“节日快乐。”低沉好听的嗓音异常温柔。

“嗯。也祝你节日快乐。”

“你在哪里?”

“街道上。”

“那么,请在那里等我。”

我回头,在距离我二十米的地方,是那道我熟悉的从容挺拔的身形,他英俊的脸色带着笑,穿过人群,向我一步一步走来。

然后,一束白色百合晃入我的眼帘,我微愣,随即将其抱入怀中。

他拉起我的右手,十指缠入,“去哪儿?我的小姐。”

“回家吧,席先生。”我说。

何所夏凉

每个人的生命中

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人,

一同经历风雨,

然后看见彩虹,

天长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