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们在一起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阳光由窗纱中穿透射入,我坐起身环顾四周,黑、白、蓝为主的简约装修,我想起昨天席郗辰带我来的是一幢位于市中心的高层公寓,之后我在他给我放水洗澡的时候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下床走进浴室,看到里面准备齐全的洗漱用品和女生衣物,不由笑了。这次我没把行李从上海带过来,想速战速决的,然而事情却总是比我想得要多。

等我穿戴整齐向房门口走去,手刚放上把手,隐约听到客厅里传来交谈声。

“今天,那孩子应该会回简家……”

“你简叔找了林玉娟出马,她妈妈的话她到底还是听的。”

“郗辰,你要不要也回去一趟?”

片刻的静默后,是席郗辰的声音,“我会过去。”

我转身回到床上,没过多久又想睡了。昏昏沉沉间我感觉一旁的床陷下去一些,身后的人将我拥入怀中,“起来吃早餐。”

“不饿。”

“吃一点,胃会舒服。”

我还是闭着眼,淡声问:“她知道我睡在这里吗?睡在你的床上?”

感觉他身体僵了下,我回身伸手环上他的颈项,席郗辰微愕,低头吻住我。

临近中午时我离开了席郗辰的住处,我不要他送,自己坐出租车走,他也没有问我要去哪里。

我到了简家,时节入秋,院子里的花草都已经枯黄,没有生气地耷拉着。

这里我本来发誓再也不踏足,从拉开铁门走到屋檐下的每一步我都默念一句“以后再不为难自己”。

我按了门铃,用人来开门,看到我没有一点惊讶,领我进去。

客厅里,有简震林、沈晴渝以及一些不认识的人。

简震林看到我,由沈晴渝搀扶着手臂站起来,一向严肃的脸上满是笑容,“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我暗暗握了握拳,阻止自己在人前示弱,只是,不争气的胃从踏入那扇铁门开始就一直抽搐着,早上喝下的白粥现在看来也抵不了多少作用了。

沈晴渝朝我招手,“安桀,别站在那里,过来啊,今天算是巧,你的几位世伯都过来看你爸爸。”

“小姑娘都长成亭亭少女了,我是宁伯伯,还记得吗?”

我沉默不语,沈晴渝笑说:“我们家安桀这几年一直在国外读书,怕是早不记得您老了。”

“这一代的年轻人都喜欢往外面跑,一样,我家那兔崽子在美国待了三年,一年回一次,回来连叫声爸都生疏了。”

“宁公子那可是有为青年哪。”沈晴渝夸奖。

“有为什么,现在毕业了,整天无所事事,二十八岁了还一点都不着调。要我说你们郗辰才真得我心,我那不肖子要有郗辰一半能干,叫我少活几年我都甘愿。”

另一位长者也连连点头,“郗辰是我见过最有远见和魄力的年轻人。”

这时又有门铃声,我心里清楚是谁。

席郗辰走到我身边,朝里面的人微微颔首。

沈晴渝笑说:“郗辰来了,两位伯伯刚才还在夸你呢。”

简震林看着我,眼中有歉疚,“安桀,过来给伯伯们打声招呼吧。”

“简先生。”终于,我开口,“重复的把戏一再玩难道你不觉得腻味吗?”

“安桀!”沈晴渝没料到我会这么说,惊叫出声,不过下一刻又马上缓下口气来,“怎么可以这么跟你爸爸说话?”

“晴渝。”简震林拍了拍沈晴渝的肩,“是我们对不起她,我们对不起她……”

“震林,小沈,你看你们,连跟孩子都要这么较真。安桀,宁伯伯给你当靠山,别怕啊。”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么麻烦简先生告诉我母亲我已经来过。”

我正要转身,沈晴渝气恼的声音传来,“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

“她好不容易才回来,晴渝,你就忍忍。”简震林说。

忍?对我是忍那又何必叫我回来。忍?呵,我对你们又何尝不是?

“小沈,我可是很喜欢这孩子的,你别为难她。”

“宁老!唉,罢了罢了,反正我这后妈在她眼里注定是坏人。林妈,开饭吧!”

开饭?我想,我应该没必要再留下来了。只是还没等我转身,身边的人就抓住了我的手,十指交缠。

“你们……”沈晴渝最先反应过来。

“我们在一起。”席郗辰的声音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听不出什么,只是紧拉着的手宣示着一份明显的占有,“她要来这里,我不会阻止。但她要走时,我会带她离开。”

沈晴渝的脸色有些尴尬,“郗辰……你、你在乱说什么?她是你妹妹!”

“血缘上并没有关系。”

简震林也错愕不已,“郗辰,你跟安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