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唯独感情不能将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好像在梦里又好像醒着,感觉到一只不安分的手缓慢地抚过我的眉心,沿着眼角、脸颊下划,在嘴唇处停下,摩挲,动作轻柔又带着点恶作剧的意味,这样的触碰让我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我微微张开了嘴,下一秒听到耳边传来一声低笑,然后,嘴唇被人覆住……

我从睡梦中醒来,室内一片昏暗,让我一时不知身在何处,直到看清身边看着我的人,昨晚的记忆复苏,脸上不禁一热。

他把我连人带被抱进怀里,拉起我的一只手亲吻,我手一颤。

“真敏感。”

“……很痒。”

“哪里很痒?”他说着顺势将我的一根手指含入口中,轻轻吮吸起来。

我一惊,想起昨晚,心慌意乱地抽回手。

席郗辰一叹,表情很是可惜,“对了,安桀,有人找你。”他淡笑着将床头柜上又在震动的手机递过来,并“体贴”地帮我按了通话键。

我接得措手不及。

“安桀,是我。”朴铮的声音,“起来了吧?”

抬眸看着眼前正含笑注视着我的人,我轻声回道:“嗯。”

“我打阿姨电话怎么关机啊?我有点事要请教她,她在你身边吗?让她听下电话吧。”

“小姨啊……”说不紧张是假的,只能含糊其辞道,“我在外面,马上就会回去,等会儿让她打给你行吗?”

腰上的手臂紧了紧,然后他的一只手伸进了被子里,我恳切地朝他摇头,但席郗辰却笑着用唇语说了句“不要”,游离在背后的手让我不知所措。

“一大早的就在外面?你干吗呢?运动?”

这话让我的脸一下红了。

我感觉到他的手往下探去。

“别……”我突然有点气虚。

“安桀,你在听吗?”

“我在,我等会儿让小姨打给你吧。先这样,再见。”我匆匆挂了电话,抓住那只滚烫的手。

“郗辰……不要闹了。”

席郗辰低低一笑,执起我的手,贴向他胸口,我一惊想要收回,却被他抢先一步牢牢按住,“安桀,我爱你。”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脉搏快节奏地跳动着。

之后我无可避免地又被他带入了一场性爱中,浮浮沉沉,带着一份悸动,向那源源不断的热源接近,妄图借此填充那份情欲中的空虚,犹如一滴坠落雪中的血滴,任由湿热的红晕慢慢染开。

当天下午回到小姨住处,竟意外见到了两年未见过面的母亲。

“回来了。”我的母亲林玉娟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得体大方。

“您怎么来了?”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走进去。

母亲看着我,没有太多的热情也没有明显的疏离,她开口道:“安桀,我想你跟我回国。”

“为什么?”这次我想问清楚一点再作决定。

母亲上来顺了顺我的头发,“妈希望你能陪我回去住段时间。妈有一两年没见你了吧?好像又变漂亮了点。”

“……我知道了。”我低头沉默一会儿,“您什么时候走,我跟您回去。”

“姐,你今晚住这里吗?”小姨不知何时已站在厨房门口。

“不,我回酒店,明天我再过来。”母亲说完又转向我,“安桀,你准备一下,如果明天太赶,我们可以推迟一天。”

“不会。”我说。

“好孩子。”母亲笑着说道。

母亲离开后,小姨过来跟我说:“安桀,不要让别人左右你的思想,即使是一些你想要珍视的人。你老是这样勉强自己,小姨看着实在不好受。”

我轻抱住小姨,“怎么办?我好想叫你一声妈妈。”

“傻孩子。”

“不,我是好孩子。”我苦笑,“既然要回去,那肯定要折过去见见朴铮的,这大概是唯一的安慰了吧。”

之后跟小姨吃中饭时,席郗辰打电话过来,“到了有一会儿了吧?在做什么?”

“吃饭。”

他停顿了一下,“我要回去一趟,下午的飞机。”

这么巧,他也要回国了?

小姨朝我看来,“怎么?才半天没见,就来查勤了。”

“嗯。”我回的是席郗辰。

“不问我什么时候回来?”那边没有听到期盼的回复,叹了一声,“安桀,我不在的时候无论你会不会想我,我注定是将想你到不能入眠。”

到这里,不可否认再差的心情也开始明朗了,“甜言蜜语吗?”

“不,再真实不过的事实。”

我笑道:“几点的飞机?你现在去吃点东西吧,飞机上的食物不好吃。”

他莞尔道:“一点。我没那么挑,其他方面我多少都能将就,唯独感情不行。”

“狐狸一样的男人。”我挂断电话时便听见小姨嘀咕了这么一句,“他知道你要回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