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这样你会不会有一点心疼 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二次敲1507那扇门,开门的依然不是他,而是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

席郗辰坐在沙发上,正在翻文件,白色的棉布衬衣配着一副银边眼镜,有种说不出的温和与儒雅。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

“席总,有人找。”

席郗辰抬起头,看到我就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朝我走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先跟那位男士说:“这企划案没问题,可以实施,你回去跟他们开会说吧。”

那男人点了点头,拿了茶几上的文件就走了。

我把买来的那束百合插入房间的花瓶里,我想:我毕竟是来看望病人的。

“生病工作似乎不好。”

席郗辰一愣,眼中的笑意更浓,“你的这句话我可否认为是关心?”

“……”

席郗辰轻叹一声:“我知道你现在只是在试着接受我,是我太过急切……”他看着我,眼神直接,“但是,安桀,我的心一直都很贪的。”他苦笑一声,“如今怕是连我自己也控制不住了。”

“你要我怎么做?”我叹道,我忘了之前说过他有时候像小孩,而小孩最擅长得寸进尺与耍赖。我是从来不知道高高在上的席郗辰竟然也有这样一面,事实上这样的他我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席郗辰的笑容弥漫开,撩起我垂在腰侧的长发,“不,你知道,你什么都不必做,我不会勉强你,也不会试图颠覆你的生活、你的观念,事实上现在这样的你,已经是对我的恩赐,只是,人的贪念都是无止境的,尤其是这样东西他想了太久太久……”他抬起头,那种凝望大胆到放肆,我突然有点紧张起来,不自觉挺直了身子回视他,“我只是希望在我付出的时候,你别推开,不要让我觉得自己是在演独角戏。”

他低头看到我的手,“手受伤了?为什么?”他拉起我的左手,微微皱起了眉,注视着我手背外侧稍显深的伤口,想要碰触但没有碰上去。

我试图挣脱未果,也只能随他去,“买花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以前叶蔺总喜欢送我花,但凡节日他都不会错过,后来我到了法国,自己竟也养成了买花的习惯。而手上的伤口就是今天去相熟的花店时被玻璃瓶划的,当时并没有注意到那只花瓶上有缺口。

席郗辰望了眼窗前桌上的那束新鲜百合,若有所想。

之后他带我去酒店餐厅吃饭。他偶尔掩嘴咳嗽一声,在敞亮的餐厅刚坐下,我便让服务生倒一杯温水。实在看不惯他这么咳。

“感冒药你有吃吗?”

“昨晚吃了,今天还没。”他回答。

我们点完菜后,服务生走开时说了一句:“你们这一对情人可真漂亮。”法国人浪漫,说话更是无所忌惮。我希望他没听懂,但显然我总是低估他。

席郗辰看着我,嘴角扬起一抹淡笑。

我现在有点怀疑他所说的“只会一点法语”的真实度。

他好像能看穿我一般,“我真的只会一点法语,我能听懂一些,但说和写基本不行。”他说着目光更柔和了,“他说我们是情人,你没有反对。”

我只是觉得跟陌生人不需要多解释什么,误会也好事实也罢,反正不过只是一面之缘。但他却像抓住了什么关键,“安桀,我很高兴。”

我在桌下无意识地折叠着餐巾,“嗯。”

“我们现在在一起,是吗?”

他所说的在一起是字面意思的话,我不反驳。但我知道他不是……“席郗辰,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这么患得患失了?”

“因为是你,所以我才会患得患失。”他拉住我放在桌上的手,眼睛黑亮,“安桀,我们已经开始了是不是?至少,我认为你已经允许我开始了。”

我有点心慌,手抽动了一下,但没抽出,“你不觉得……太快了一点吗?”

“不觉得。”

“我可以说你是在强人所难吗?”我不由叹笑。

他抓着我的手放到唇边,闭上了眼睛轻言叹喟:“我真的……很想你,很想你。”

我像是受了什么牵引,一动不动地任由他轻吻我的手,不知过了多久,到最后连自己是如何回答他的也记不大清楚了。我只记得隐约听到他说:“以后别买花了。虽然你的所有东西我都想要珍惜,但是花,请让我来送给你。”

午饭后我要回校,他要送我回去,我反对,他还有点烧,说话的声音也都是虚的。而他好像真的很了解我,没有坚持送。

我刚进宿舍就见梁艾文跟另外一女生Audrey坐在床上聊天,Audrey在讲一个德国男人的无趣,“他都不跟我做爱。”

“一个德国男人严谨,但放在一起就成一群疯子了,两次世界大战还不是他们发动的?”梁艾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