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等你 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病房里,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空气里有消毒水的味道,这一切都让我熟悉,只是这一次,躺在病床上的不是我。

我站在床边,昏睡中的人显得憔悴而无害,面部线条柔和,平日里的孤傲已不见,有的只是一脸苍白。

我低头看向他被纱布厚厚缠着的右手。

“打开地面石板的开关损坏了,除非一直有人按着,否则就会关上。”在后来的救援中,我才知道他后面没有说的话。

“病人胸腔内有少量出血,右手尾指肌腱断裂,手背严重损伤,手掌伤口更深,需要缝合手术。”

从医生那了解到的消息又让我沉默很久,我们掉下去的时候他护着我,自己摔得很重,却一直没有说。

真真假假,一环接一环,小心翼翼地打着手中的牌,利用、欺骗、动之以情,最后连自己的生命都算计在内。如果我真的不管不顾任由他去,他是不是也不后悔自己就这样葬送在那里?

这么精明的人,处理起感情来却是生涩到几乎笨拙。

他的眼睛缓缓睁开,看到我时脸上有些意外,“安桀……”开口的嗓音沙哑艰涩,他说完伸手过来握住了我的手腕。

“我去叫医生。”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以对。

“等等,”他略显艰难地坐起,如深潭般的眼眸未移开分毫,“我没事,你别走。”

我被他看得不自在,偏了偏头,“席郗辰,我不会为了感激你而去接受一份爱情。”

“我知道。”他说,“只是,我以为你不会回来。”

“你的苦肉计演得很成功。”我微微嘲讽,之前经历的一切现在想来都还有点心惊,如果没有想通他的伤痛不是作假,如果我没有他所说的足够“心软”……当警察、医护人员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握着手机的手一直在颤抖。

“是因为……内疚?”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要试探我。”

他苦笑一声,“安桀,我真的做什么都没有用了吗?”兴许是受伤的关系,让他看起来有点脆弱。

“席郗辰,你回国吧,不要再来了。”不见就不会去想太多,包括爱也好恨也罢,就像我对叶蔺,一寸相思一寸灰,当相思耗光,爱也就只剩下灰烬。

“我做不到。”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随后将我的手拉到嘴边印了一吻,那种轻柔的触感不由让我一阵心慌,“你已经宽恕我了对不对?”

“我不是神,宽恕不了任何人。”

他把额头靠在我的手上,喃喃道:“你是……”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现在这样已经足够了。”

我不知道席郗辰竟然也这么容易满足,这样的他,对我来说很陌生。

“你休息吧。”挣脱开他的手,我拿起地上的背包,向门口走去。

“安桀,”他叫住我,“我希望你知道,我不会做任何让你难过的事。还有……对不起。”

我没有答,开门走了出去,最后那句对不起晚了六年,现在听起来却已经云淡风轻。

我回了学校,梁艾文对于我衣服上沾了不少泥土回到寝室没有提出丝毫疑问,我们向来少有牵扯。除了之前在“西装王子”这件事情上。

我洗了澡,躺在床上后又不由想起席郗辰。地道里犹如脱离现实世界的一次经历,我想这一生都很难轻易忘记了。

但我想,也只是不忘而已。

之前收到小姨的信息,问我毕业后要不要去芬兰她那边工作定居。我跟我母亲并不亲近,尤其在她离婚后,而我跟我小姨反而比较亲,可能是因为我跟她有很多的相似点,就像我们都喜欢绘画,有相同的人生观,只求得一人心,不离不弃相守百年。只可惜小姨一生爱的两人都英年早逝,她的第一任丈夫在建筑工地出意外去世,第二任,也就是朴铮的父亲,因为肺癌而离开人世。小姨没有子嗣,朴铮是她的继子,我是唯一跟她有血缘关系的后辈,所以她对我极为照顾,甚至连我的学费,除去来法国第一年我用了简震林的钱,后面都是靠自己申请的助学金以及小姨的资助过来的,生活上更不必说。

以前我跟小姨说我不喜欢国外的生活,现在我已明白,人不管在哪里生活,海边抑或沙漠,陪在身边的人是谁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会去芬兰,只因那里有我最亲的亲人在。

次日一早我去图书馆修改毕业作品,我没打算再去医院探望席郗辰,其实事情发展到眼下这样已经出乎我所料。

但中午我回宿舍打算将冬装和部分书籍先整理寄去芬兰的时候,又翻到了那件西装,现在我已经能确定,这衣服是席郗辰的,他护照上的英文名叫Elv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