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变成什么样都与你无关 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高挑的身形站在那里,他的表情在昏黄的光线下显得深沉难辨。

“简小姐。”声音是一贯的冷沉。

我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他究竟听到了多少,我没有吭声。

只是今天真的已经足够了,太疲惫的心态无力再应付更多,我想无视他直接走人――但显然这是我的奢想。

他走向我,“如果可以,请简小姐你跟我回简家。”低沉的嗓音停顿了一秒,他又加了句,“现在。”

现在?我皱眉,压下心中的烦躁,“席先生,你好像忘了我们约的是明天。”

他直直逼视着我,“现在,我想你应该有空。”

“席郗辰,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自以为是。”

他似若未闻,径直说道:“请吧。”

我有点生气了,这种情况任谁都会生气,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招惹我,这根本是没有必要的!

“明天上午我会过去。”我不再多作停留地转身朝公寓大门走去。

“你父亲明天去新加坡。”

我霎时停住了脚步!

他是什么意思?告诉我,被简家赶出来的简安桀已经没有随时随地回简家的资格了,还是想要告诉我,即使是见亲生父亲,也要看那位父亲有没有空见我?

时至今日,对于席郗辰,我不得不承认,怕他并且――恨他。是的,恨,六年前,他打我的时候,那一瞬间的刺痛,带给我的是挥之不去的羞辱以及一锤定音的罪名。

我回身看向他,脸上很平静,六年的历练毕竟让我练就了一些世俗和虚伪,不再如从前般软弱无能。

“如果是这样,那么麻烦你转告我父亲,今晚这点时间也不必浪费在我身上了。他明天要忙,我明天下午也会离开这里,不管这次是因为什么事情要见我,想来也不会重要到哪里去,就当我白来一趟。我想席先生你应该会很乐意帮我转达这种话吧?”

我刚说完,席郗辰就三两步跨到了我面前,我没料到男人的行动可以这般快速,一下子有点反应不及,而等我意识到该有的害怕想要退开时,手臂已经被他抓住。

“你什么意思?”他的眼神有些慑人。

如果说叶蔺的接近是让我慌张的,那么面对席郗辰的接近就是惊吓与害怕了。

我试图用手臂隔开他,却发现他抓得不紧,但是很牢。

“你放手!”

“放手?难道他碰你就可以?”他的眼中有着隐忍的愤怒,如果不是这般近距离的直视我绝不可能发现。虽然,我并不知道他的愤怒是所为何来,甚至觉得莫名其妙,毕竟这种局面下该生气的人是我才对!

“我想你没有资格管我的事情!”

他看着我,眼眸黑亮逼人。

再一次开口他的声音已经恢复冷静:“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那么简小姐你的意思是,你明天就会回法国?”

“差不多。”我明天下午去上海看母亲,后天一早飞法国,不过,我想我没必要跟他解释那么多。

“差不多?”他的语调回到傲慢,“那么简小姐,你今晚一定得回简家。”

“可笑!你拿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个‘一定’?”

“法律上,我算是你的兄长。”席郗辰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森冷了。

这太新鲜了!我忍住想要大笑的冲动,“别拿这种无聊的关系来压我!听着就让人恶心!”

“很好!我也是……”突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接下去要说的话,席郗辰从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我一眼,皱眉接起,“……对……好。”

下一刻他将手机递过来,“你父亲。”

我看着他,又看向那只全黑色的手机,良久才接过。

“安桀,是我拜托郗辰去接你的。你现在能过来吗?”父亲说话的语气生疏客套不似亲人。

事实上如果没有这通电话,前一刻我是真的决计不再回去了,失望多了人就会死心。可我到底不想白白回来一趟,既然来了,有些事还是解决掉好,为了以后的日子可以好过点。

收了线,我将手机递还给面前的人。我走到小区门口去拦出租车。

他跟上来,“你一定要这样吗?”

我侧过头看他,然后笑了,“你不是说过我怕你吗?我承认,我怕你。”

席郗辰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没再开口。

一辆车子停到我面前,我没有犹豫地坐了进去。

在车上我给朴铮打电话报备了下,便闭目养神起来,毕竟接下来要应付的事会让我筋疲力尽。

简家,我还是来了。

佣人开了门,这次倒没有将我拒之门外,而是客气地让我进去,说简先生在书房里。

我走到二楼书房门口,站了好久才敲门进去。明亮的灯光,一丝不苟的摆设,满柜子的书籍,都昭示着一位成功商人的严谨与威仪――站在窗边望着我的中年男人――我的父亲简震林。

“来了。”他的声音中透着不自然,“安桀,爸爸好几年都没见到你了……你长大了不少。这些年,我让你回家,你都不愿回来,这次找你母亲去说,你才总算肯回来见我一面。这几年,你过得很辛苦吧?”他走向我,慈祥地开口。

“还好。”

“你要喝点什么?茶还是果汁,我让林妈给你……”

“不用,谢谢。”在这里待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一盏茶的时间。

他被我的冷漠弄得无以为继,尴尬无言,直到有人来敲门,“简叔。”低沉的嗓音伴随着开门声而来。

“哦,郗辰,回来了啊。”简震林并没有问起我与他为何是前脚后脚回来的,他走到红木桌后方坐下,也招呼我们过去坐。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席郗辰与我擦身而过,走至桌前坐下。

简震林看着我,眼中一再示意我前去坐下,但我没有,我依旧站着,而且,站得很直。

半晌,他叹了一口气,眼中有着无奈,“安桀……”嘴唇动了动,似是在思虑,最终开口道,“安桀,我对不起你。”

我有些愣怔,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直接地道歉。

“你今天愿意回来,我真的感到很欣慰。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自责,都没有尽一点父亲应尽的义务,让你在外吃苦受累。”

这些话听着应该是感人肺腑的,但此时此刻,我能感到的却只有麻木。

“其实,您不必如此。”这些虚应、这些客套、这些感化人的言辞是真的不必用在我身上了,“您没有对不起我,至少,您给我钱花了。”

简震林的脸色有些难堪,试着开了几次口都没有发声,最后他说:“安桀,你是我唯一的女儿。”

这句话让我的胸口隐隐作痛,我终于忍不住讽刺道:“父亲,我知道,我是你的女儿,可是,你还有一个儿子不是吗?”

毫不意外地看到简震林错愕而窘迫的表情,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我没有想要来当恶人,只是一再地被伤害让我觉得很憋屈。

“你不该这么说话。”一道声音响起。

我笑了一笑,“我该说些什么不该说些什么,难道还要取得你的同意不成?席郗辰,你未免管得太多。”

他皱着眉站起身,有些不认同地看着我,“六年的时间的确让你改变了不少。”

我咬了下唇,转向父亲,“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我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

“安桀,其实郗辰……”

“我千里迢迢来这里不是为了来谈论他的。”我冷冷地打断父亲接下去可能有关于席郗辰的言论。

简震林叹息,朝席郗辰点了下头,而后者正以一种让我难以理解的深沉目光看着我。

之后,他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文件向我走来。我强迫自己站在原地等着他的接近。

席郗辰将文件递给我,我没有伸手接,只淡淡看了一眼,是一份房产转让协议书。

“我不需要。”我力持镇定。

“安桀,你不喜欢我们……”他似乎察觉到“我们”有些不妥,顿了下再开口,语气谨慎了些,“你不喜欢我和你沈姨他们住在这儿,我……他们可以马上搬去别处。”最后那句话说得断断续续。

他为什么要做到这地步?我没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安桀,这些年我一直很后悔,你去国外后,从没有主动跟我联系过……你是我唯一的女儿。”简震林说着,有点语无伦次。

这真的是我在商界叱咤风云的父亲?六年的时间让他苍老许多。

我终究还是留了下来,可憎的心软瓦解了那份决然。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时,我睁开了眼。昨晚睡得不好,但也睡着了。我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浅黄色的墙壁,床尾的墙上挂着我画的山水画,让我有种错觉像是回到了从前。直到手上传来暖意,我转头去看时,不由心下一惊,马上坐起身。

我眯起眼看着蜷缩在我旁边熟睡的小男孩。

这是什么情况?

我克制住心里的诧异和反感下了床,拿起手机走到窗边,深呼吸了两次,给朴铮打了电话。

那边一接通我就说:“机票要麻烦你帮我退了。”

“你打算在那里留几天?”

“我想不会超过一周的。我妈那边我会跟她说。”

“好吧,但他们要有一点对你不好,你就走,你别勉强自己。”